考博

考博对我来说就简单多了。如果说考研是证明自己,考博完全是喜欢不了这份工作。我们那的趋向是硕士毕业都往深圳广州做中学老师,因为待遇好。过五关斩六将去了后发现钱的确不少,但天天起得比鸡早,干到晚上十一点,一周上六天,还记得一位女同事上早自习,走路都好像在飘。那时初登讲台没经验老是生气,后半夜睡不着就看《四书章句集注》磨炼心神。寻思这份工作完全没时间看书,且对读书的热爱还没有熄灭,就决定再拼一把。考博的复习简单多了,英语首当其冲,便买了一本考博英语每天做题,做题时间是晚上十二点到一点最多到一点半,不然第二天早上起不来。坚持了三个月觉着有了把握,再把专业课适当看了看,感觉一切都差不多了,便选学校。北大、复旦、南大,北大有点心动,听说英语考听力,而且想报的老师心中早已有了合适的学生,于是果断放弃。复旦没有喜欢的老师,不考虑。只有南大是心里最喜欢的学校,因为那时特别崇拜已故去的高华教授。考试的那天是周末。找了个理由请好假,买了一张晚上九点半的飞机票直飞南京。本以为顺风顺水,原来才知道深圳分关内关外,出租车分颜色,关内不跑关外,关外不允许跑关内,只好高价坐了一辆黑的,汗涔涔冲向机场,结果飞机莫名其妙晚点,十二点才起飞,到南京已是凌晨两点半。我想这下了机场又得被宰一次才能到鼓楼,便坐上一辆正规的士,跟司机闲聊他听说我是专门从深圳跑到这来考博,大出我意外的是他居然说很佩服我这种人,不但没宰我,还适当少要了一点车费,简直是始料未及。平生所得尊重未有过此者。最让我铭感五内的是好友阿力在宾馆已经等了我大半夜,他帮我弄好了相关事项,省去了我不少麻烦。第二天考试,上午专业课考试三个小时,只有两三道题,都是要作小论文。我把考研的方法如法炮制,发的白纸写得满满的,心想这下总该可以了吧。考完出来走在校门外的人行道上还在默想刚才的考试经过。我发现从进去到出来我都极为冷静,从未有过这样的冷静,想了想是因为我根本就不怕了。想着想着感觉肚子很饿,随便一看发现学校附近充满了烟火气,便走进一家港式茶餐厅,以为会吃到熟悉的味道,谁曾想吃到了最不正宗的茶餐厅,以后多次去鼓楼,从未再进去过,奇怪这家店为什么还能开下去。第三天复试在仙林,初次见面就很喜欢这地儿,那天还特意穿得很郑重,导师去了新加坡,面试我的是倪老师,问了我几个问题:为什么考博,胡适的《文学改良刍议》最初发表在什么刊物,为什么报考南大,谈谈鲁迅的作品。胡适的题答错了,完全想不起来是《留美学生季报》,报考南大我又提到了高华。出来感觉很不好,虽然很镇定,但心里一直在回忆刚才的情景,而且看到后来的同门汤兄一副轻松的样子,我心想他肯定有戏。心中不安又碰到一位面目紧张的仁兄问我复试情况,一交谈才得知这位兄台考北大考了三次,这回都是第四次考博了,我看他年纪不小了便问何以为生,他说帮人当枪手写论文。等他走开了,汤兄跟我说,他刚才把每个出来的人都问了一遍。我想这位兄台比我还没戏。我寻思想多了也是白想,就这样吧。于是坐上半夜的飞机回去了。回到宿舍,打开门窗,凉风袭来,滚烫的脸慢慢凉下来,准备洗洗,明天上课。发现一股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霉味漂浮在空气中。我仔细一看原来是周五走之前炖的饭没有收拾,臭了。简直是哭笑不得。每天机械的工作已经让我的脑子里没有位置想复试结果这件事。我有个习惯就是喜欢沿着操场转圈,那次刚好下了点雨,天晴后白云特别白,忽然想到好歹这复试结果也该出来了吧。晚上跟同事去茶餐厅吃饭回来,看到导师给我发来邮件:“朱洪涛同学:你好!我已经决定正式录取你,名单已经上报学校,等待批准、公示。祝福!沈卫威” 。时间是2013年4月24日晚上7点55分。我,考上了。以前总听人讲,考博要关系,而我发现先前我跟导师只有为数不多的几次邮件联系后,就去考了,让我相信一清如水是真的。
往期回顾: 考研我的书推荐: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