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三十被父亲骂“没出息” 正月里他负气出走再没回

    “那年,因为被父亲骂‘没出息’,弟弟离家外出,再没主动回来过,也不和家人联系。”1月7日,家住株洲县渌口镇的姚翠英找到晚报,希望帮助她寻找出走20多年的弟弟姚六香。1992年年三十晚上,家住株洲县仙井乡高泉村26岁的姚六香,和往常一样打牌打到很晚。父亲姚武富终于爆发了,骂儿子没出息,“家里刚刚建了新房,还欠了几万块钱债。只知道打牌,不晓得存钱,媳妇还没娶”。

    姚武富说,当时儿子一直低头没有说话,可到了正月二十,他带上身份证和随身衣物突然就出去了。20多年来,只有一次被姐夫找到带回家住了3天,其余时间再没回过家,也从来没和家里联系。这些年,姚武富独自还清家里的债务,还数十次到株洲各个地方寻找儿子,却都没有结果。

    前些年,姚武富执意搬进白关镇的雷公庙里,做了守庙人,一个人吃饭生活虽然孤独,但他觉得总比一个人守着空荡荡的家要好。更重要的是,他想通过这个方式“还愿祈福”,图个心安。如今老人已经72岁了,身体大不如从前,去年上半年还被检查出心脏病和冠心病。他说自己常常想儿子想得哭,“那天骂了他(儿子)他也没做声,当时也没觉得有什么,谁知道他这么气呢,这么多年都不肯回家。”

    母亲早在姚六香1岁多的时候就去世了,他是被父亲、姐姐和外婆拉扯大的,姐弟俩相差4岁,感情很好。弟弟出走一直是姚翠英的一块心病,有时朋友和她开玩笑说,弟弟说不定已经成家,孩子都大了,她就回应:“要是真是那样我就放心了。” 姚翠英说,弟弟其实是个不错的油漆工,活干得很好,人也老实,只是爱打牌。

    2003年农历三月初三,姚翠英的丈夫在清水塘湘天桥附近,碰见了10年不见的姚六香,劝说了很久,他才愿意去姐姐家看看,“弟弟在我家住了一天,我给他做了他爱吃的地菜煮蛋,那天不少邻居朋友都来看了他”。 姚翠英这时才了解到,10年了弟弟还没成家,一直做油漆活儿,东家有房就住东家,没房就和其他人合伙租住,没有固定住所,也没攒下什么钱。第二天清晨,父亲姚武富来了,把儿子带回老家住了两晚,而后他又走了,只说了句:“我要出去带点钱回来。”她推测弟弟是没存什么钱,所以不好意思回家。

    姚六香的户口本一直还在家里,姐姐姚翠英帮弟弟交了医保,也打算一直交下去。“人就在株洲市区,但怎么也找不到”

    2000年,姚翠英家的同村人在红旗广场附近碰见姚六香,得知他在白石港附近打工;2007年,有姚武富同村人在白石港附近看到姚六香,叫了他很多声也不答应;2013年,有人说四年前姚六香租过他家房子,在做油漆电杆的活儿……近些年,姚翠英收到了各种关于弟弟下落的线索,她和家人多次到清水塘、白石港附近找寻弟弟,附近的每个村庄都去过,向多位油漆工打听消息,但还是没找到弟弟。

    姚翠英很肯定弟弟就在株洲市区,估计就是石峰区范围内。她想告诉弟弟:“现在家里负担轻了很多,账还清了,日子也好起来了,只希望你能回家团圆,尤其是爸爸,年纪大了,特别希望你回来陪陪他。”如果您发现了与姚六香有关的线索,请拨打晚报热线0731-28829110联系我们,为72岁的姚武富老人圆一个心愿。记得王宝强唱的一首歌,“有钱没钱,回家过年,本来我想衣锦把家还”。也许,很多人抱着荣归故里的心态。在外混得好的,衣锦还乡,自不必说;而有些朋友可能出门在外,一年也没存下什么钱,自觉脸面不好看,怕人笑话,不好意思回家。其实,有这种想法的朋友大错特错了。我们的父母生养了我们,两位老人永远不会嫌弃我们的,在他们心中只求我们平安,快乐。

来源:株洲网
作者:株洲在线
发布时间:2014-01-10 17:18:41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关于株洲在线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建议您使用1024×768 分辨率、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8.0浏览器以获得本站的最佳浏览效果
免责声明:站内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若无意中侵犯你的权利请来信说明,本站查明后将及时删除!
Powered by 湘ICP备020126889号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 2002-2013 zzlv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