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开在株洲街头巷尾的小店,承载了全家人的梦想和生计

微信广告合作/0731-22593768、13873325511新闻热线/0731-2882911包子姐到现在仍记得很清楚,今年2月24日,签订了复工责任书后,她做的第一件事是连发…

微信广告合作/0731-22593768、13873325511
新闻热线/0731-2882911包子姐到现在仍记得很清楚,今年2月24日,签订了复工责任书后,她做的第一件事是连发三条微信朋友圈,告诉老顾客们,小店营业了。
包子姐真名汪源,经营的夫妻档理发店“剪吧”位于芦淞区建湘路,20多平方米的偏僻小门面里,老板主理发,老板娘主杂务,已经开了8年。
在因疫情停摆的日子里,生性豪爽的包子姐第一次感觉有点慌:一家人的吃穿用度,房贷车贷,女儿上学,小店是唯一的收入来源。
重新开门营业,意味着,终于熬出头了。
如今,旧日的繁忙已经归来,复苏的小店再次点亮街头。
卖早餐的路口包子铺,街头转角处的小超市,楼下的小饭馆……每一间街头小店背后,都是一家人的希望。
圆方路的永吉老坛泡菜,管永行和母亲在这里经营了七年(本组图片/记者谢慧 摄)
艰难与坚持
凌晨3点,株洲天元区新闻路的德园大汤包包子铺二楼隔间,35岁的姜超武和妻子准时从床上爬起。旁边的小房间内,12岁的女儿和7岁的儿子仍在酣睡。和面、擀皮、做馅、煮粥……早上六点开门之前,他们必须把所有的准备工作做好,等待顾客上门。忙碌完一上午后,夫妻俩一人守店,一人休息。从2008年学做包子开始,除了过年、生病等特殊原因,12年,4380天里,姜超武几乎天天如此。2019年,包子铺只歇业了一天。不仅仅是姜超武的包子店,遍布株洲大街小巷的上万家小店,也陆续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姜超武夫妇开的包子铺湘山路舒心美食坊老板娘舒艳萍,要赶在市场开门前,在家里把稀饭、凉面小吃等准备好,带过去摆到店里的柜台上。2012年,舒艳萍从株百辞职,在某建材市场内经营一个香烟槟榔副食杂货柜。刚起步不懂进货,她每样商品只敢拿一两份,每天奔波进货。顾客有需求,就要想尽办法满足,舒艳萍的业务从副食商品、早餐等不断拓展,一项项从零开始,人也越来越忙。一眨眼,已经8年,当初两平方米的小柜台,现在已经扩张到一个70多平方米的小卖部。今年40岁的管永行住在何家坳小学附近,冬春淡季,他每天早上跑步4公里左右,到自己位于圆方路的老坛泡菜店。这是一天之中,他唯一的休憩时间。店门一开,准备食材、制作泡菜、接待客人……万般琐碎,一直忙到晚上9点是常态。无数个日日夜夜,几乎没有波澜的生活,虽有疲惫,但仍坚持。在你我身边,就集合着无数这样的个体户,小店主。
舒艳萍的“舒心美食坊”开在家装商场里
生活与梦想
再小的梦想,也值得尊重。劳心又劳身,忙得脚不沾地的时候,管永行会想起以前的打工生活。开店之前,他曾在广东进过鞋厂、电子厂,每天加班到很晚,工资也才两三千元一月。2009年,结婚生子后,生活压力陡增,管永行回到株洲。第一次开店,筹集启动资金,找遍了亲戚朋友,可谓孤注一掷。幸运的是,生活总是眷顾勤奋之人,在经过香锅店、馅饼店的尝试后,60平方米的泡菜店已逐步走上正轨。虽不富裕,但小康梦想已经实现。不过,店里人手不够,管永行依然不敢让妻子从一家待遇普通的企业辞职过来帮忙。“就像这次疫情一样,店里歇业,但家里总还有个依靠。”从宁乡来株洲闯荡,踩着三轮车卖包子起步,到开一家包子铺,按每天做300个包子计算,12年里,姜超武和妻子做了130多万个包子。
上午10点前是姜超武夫妇最忙的时候小包子,大梦想。2019年,姜超武买了车,2020年,在珠江北路附近买了一套130多平方米的精装房。两个小孩也从老家来到株洲上学。现在,姜超武的叔叔、妹妹以及两个堂哥,也都在株洲开包子铺。家佳用2元特价店的老板娘黄普阳,开店的初衷是陪着女儿一起成长。女儿读小学时,她从企业辞职,在学校边上开了一家小服装店。女儿在景炎读初中后,她关了服装店,又在景炎对面开了一家2元特价店。店里营业时间较久,因为心疼黄普阳,丈夫每天下午5点下班后,都会来替妻子守店。去年,夫妻俩结婚20多年后,才第一次共同出门旅游。补课、学钢琴、到云南读大学……10多年来,小店里赚的钱,几乎全部花在了女儿身上,现在,女儿即将大学毕业。“所有的辛苦都值得了。”黄普阳说。普通人的奋斗方式各有不同,但悲欢基本相通。每条街,每间小小商铺,每个为生活打拼的人,他们的喜怒哀乐,他们的奋斗拼搏、变化成长,共同汇入真实的社会。
为了女儿上学,黄普阳两次把店子开到学校门口
“蚂蚁”与“大象”
株洲人的每天,是怎样生活的?每天早起出门上班,家住香草园的王笠习惯在德味园大汤包买一份简单的早点,或者到对门的攸县烧汤粉嗦上一碗米粉。午饭要省时间,在湘山路某大型市场上班的曾浩和同事一起最常去的,不是大酒楼或网红店,而是街边落座就上菜的快餐店,顺便到一旁的舒心美食坊买瓶红茶,一包槟榔。晚上下班回家,大家终于不用匆忙赶路,慢悠悠地晃过街道,到理发店剪个头发,路边的水果店、蛋糕店、生鲜小超市,每一间都不会让你空手而回……作为著名的工业城市,株洲经济“大象”很多:轨道交通产值已过千亿,航空装备业、新能源汽车等飞速发展,中国动力谷正引起世界瞩目。但“蚂蚁”也不可或缺。从体量、营收、利润来看,与各类“500强”相比,小店是名副其实的“蚂蚁”,但每家小店背后,都是一家人生活的保障,一群人习惯的日常。
黄普阳在店里一个个渺小而又繁忙的小店,密密麻麻地分布在株洲的每一根“神经”上,串联着那些真实的、平凡不起眼的、我们每个人的生活。支付宝和网商银行发布的《2019中国小店经济温度图谱》显示,中国小店数量约为1亿家,包含网店、街边小店、路边小摊等,带动3亿人就业。人社部劳科院研究表明,最近5年来,个体经济吸纳新增就业占比68.5%,已成为稳定就业的主力军。根据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结果,至2018年末,株洲有个体工商户271366个,从业人员达650509人。以此计算,约占株洲常住人口的16.2%。
建湘路上的“剪吧”是阿伟夫妇开的理发店,阿伟和妻子同时还是民谣乐队里的歌手
活力与生机
小店可以做大生意,小店更是大民生。去年12月30日,“小店经济”一词正式进入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提出,要发展“小店经济”,创造更多就业机会,促进形成一批人气旺、特色强、有文化底蕴的步行街。在猝不及防的疫情之下,“小店经济”表现出了强劲的韧性与活力。无数小店把业务从线下搬到线上,提供送货上门等服务,无法出门的顾客更方便地买到了日常所需,很多小店则得以挺过那段艰难的时间。德园大汤包在疫情期间,在做好防疫的情况下坚持营业,为周边上班族解决了早餐烦恼。“剪吧”理发店在复工复产后,通过预约等方式为顾客服务,人气迅速恢复。爱好民谣的包子姐夫妇,闲暇的时候,又在店里弹起了吉他。
来阿伟这里理发的都是老顾客市场人气尚未完全恢复,舒心美食坊营业额有所下降,但“最危险”的时候已经过去。舒艳萍坚信,“就跟刚开店的时候一样,扛过这段时间,自会春暖花开。”近日,美团研究院发布的《中国小店韧性报告》显示,2020年2月,小店营业额曾出现断崖式下跌,不过困难只是暂时的,3月起逐步恢复,到5月,大部分小店都实现了复苏。为应对疫情对消费市场的冲击,株洲紧扣“抗疫情,促消费”的主题,积极开展激活消费市场、促进消费升级等系列活动,促进消费回补,释放消费潜力。据统计,今年1至4月株洲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99.9亿元,其中4月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0.6%,增速居全省第1位,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幅扭负为正。支付宝最近发布的首份《中国小店经济五一报告》也显示,在消费券发放和五一小长假的双重刺激下,全国有800万个小店的收入已全面超过去年同期,其中500多万个小店单日收入是去年五一的两倍以上。点滴汇成大海,和“高大上”一样,大国小店,是株洲经济的生机和新潜力。来源 | 株洲晚报记者 | 周蒿编辑 | 董介审核 | 匡志毅
*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转载,侵权必究!往期推荐
1.你家孩子被”摇中”了吗?株洲民办学校派位结果出炉,名单来了!
2.醴陵一男子嫖娼遇查,从8楼翻窗逃走致坠亡,家属索赔70万余元…3.株洲中小学7月放暑假,孩子谁来管?家长们别发愁,看看这里!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