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冬之色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我们
写在冬季
2020-11-14
修德养才
待起始
冬之色
文/香袭书卷
对冬的深情告白,从立冬那天开始。随着渐入的冬境,一切的事物都与冬天有了关联。送别秋的果实累累,留在冬天的事物,都带着或深或浅的冬意。
芦花白
“春绿,夏红,秋黄,冬白。”一片芦苇进入眼帘,让我脱口而出。冬白,应该是最诗意的吧。一场白雪纷扬,一丛芦花绽放,一纸真情表白。白,是基础色。以白为底色,可以绘制出任何一种想要的色调。
风吹芦花白,是一场浪漫的相遇。山坡上,水塘里,田野中,在初冬随处可见它的身影。摇晃着满脑袋的诗情,芦花把冬天据为己有。一袭白袖青衫,活在自己的清欢里。
初冬,清欢。因为刚与秋天告别,冬天虽有相逢的喜悦,但是依旧有着深深地牵挂。它时常回忆起秋天的色彩斑斓,于是,泼墨于天地间,仍然保持着红叶漫天,黄叶满地。只是,悄悄地,它把芦花浓墨重彩地推出,旷野里便开出了一片片美丽的芦花。
立冬后的一个暖和日子,远郊的水塘里,芦花站成一道漂亮的风景。停车,小憩,观望,拍照。就是这么肤浅,我的喜欢流于表面。对于喜欢的东西,我觉得最简单的表达方式最合适。
远景,拉近,手中的相机与芦苇融入一体。像是那个从诗经中走来的女子,明知道世事艰险,却还是满心诗情地深入其中。芦花看似娇弱,骨子里却有着耐寒与清高。独立于天地之间,把一腔心事全部掩埋,留给人们的背影,是柔美与温和。
风来,与之相亲。雨来,与之相拥。冬来,与之同欢。正是这种柔软的的姿态,让它在风中自在洒脱。一个人无欲无求,就拥有面对世事的坚韧与勇敢。一株植物,不奢求被栽在花园里受宠,就接受了风雨的挑战。

红薯干
这个季节是红薯最好吃的时节,那天在乡间,坡地上的老乡正在挖红薯,一堆堆刚从地里爬出来的红薯,泛出泥土的气息,带着深红的皮肤,裸露在土地上。躺在黄泥土上的红薯,一个个娇憨可爱。
大小不一,不规则的造型,让每个红薯都有着自己的独特的模样。长的,圆的,胖的,瘦的,地上的红薯像极了宫廷里的宫女,有着千姿百态的美。捡起一个拿在手中,是实在的,沉甸甸的。
有年冬天,与友人们逛街。卖烤红薯的小推车上,飘出香味,忍不住诱惑,向着小推车走去。人手一个,轮到最后的友人,递给他,硬是不接。他说:“小时候没吃的,天天吃红薯,吃得够够的,现在看见红薯都没有食欲。”
曾经,这一个个小小的红薯,填饱了许多人的肚皮。现在城市里的孩子们,贪念着红薯的香甜,总是觉得红薯是个稀罕物。红薯从记忆中走过,无论是喜欢还是厌倦,它一如既往地露出友好的笑脸。
乡间院落里,晒着的红薯干勾起了我的回忆。小时候的冬天,父亲出差会从外地带回来一麻袋的红薯干,放在屋子里。我们在外面玩一会,就回家拿一块吃。那时的零食并不丰盛,红薯干成了童年里最深刻的记忆。
隔壁邻舍的孩子们,充满羡慕的目光,让我至今想起来就要会心一笑。零食不多的年代,红薯干成了我炫耀童年的资本。偶尔,和谁要好,就会从家里多拿一块给她吃。
红薯干是很容易做的,家家户户到了冬天都会晾晒一些。把红薯洗干净,然后切成片或者长条形状,放在锅里整上十分钟,拿出来放在铁丝网上晾晒。冬天的阳光,照在红薯干上,有股暖意洋洋。

橘子黄
送走了秋天的石榴,红枣,以及许多果实。我一直说秋天是多情的,它是包罗外在的万千景象。冬天是专一的,它专注于自己的内在修炼。
冬天专情于桔子,橘子,柚子,柑子,橙子,这些有着相同特质的事物。橘子黄时,冬天的气息愈加浓了。酸酸的,甜甜的,一口下去,满嘴汁液。
在万物皆藏的时节,好像只有这些果子能够耐得住风寒,留在冬天。也难怪这些果子的味道夹杂着酸甜,经过风霜的事物,懂得生活的滋味。
街头巷尾,一车一车的橘子,把城市装扮得更加美丽。夹杂着牛肉面的烟火气,我时常沉醉在其中。漫步巷弄,各种食物挑动着味觉,而橘子则用它的色彩,让视觉充满愉悦。
橘子黄时,乡民笑了。老乡告诉我:“现在种植果树好,收购的老板们会包下我们的果园,自己采摘。”互联网的方便,让偏僻的乡村果实,都能顺畅地摆在城市的超市里。有了销路,老百姓的干劲更大了。
橘园里生出的情事,在光阴里被叙说。美丽的橘子,像极了姑娘的脸庞,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一口。美丽的事物,再经过风霜的磨砺,透出成熟与迷人的气象。
口中的酸甜还在,余香就把它放在橘子皮上。我把橘子皮放在与自己亲近的地方,有着时光的药香。治愈我们的,是这些美丽的事物。

自修身
冬天,煮茶温酒,话桑麻。一室的暖意中,茶壶中冒出悠悠的往事。说一段难忘的过去,喝一盅浓郁的红茶。不知道是茶如人生,还是人生如茶,总之,一切尽在一壶茶中。
冬之色,有着外在的美丽,也有着内心的修行。在冬天,修德养才待起始。这样的时节,适合勇敢与挑战。唯有不惧风寒,才能看见来年的花开。
我们在冬天深藏,是为了修得内在的德才兼备。初冬的寒气渐入,我们抵御风寒的能力在增长。这是一个专一的季节,它专注于内在的修炼。
红日晚霞里,我们走在季节的末端。一轮熟透了的红日,照在芦花白色的头颅上。手中的红薯干,橘子,散发出岁月弥久的酸与甜,一壶红茶,在炉子上翻滚,冒出的香气,经久不散。
冬之色,在外,在内。
写在冬季
推荐阅读:
散文:与万物交好
散文:迎接冬天
散文:冬日所遇
散文:冬日可爱
散文:立冬
散文集:《生生不息》
《生生不息》散文集《生生不息》,由中国书籍出版社出版。作者:香袭书卷。有喜欢的读者朋友们可以通过添加微信的方式直接购买,单本售价:58元。
微信:z523704792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文章原创,感谢分享!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