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兴你腐败不兴我腐败?

济源市委书记掌掴政府秘书长一事舆情持续发酵,我本不想“掺和”这事,因为我感觉里面的“内容”不少,而且时隔2月有余,又值河南“两会”期间,此时此刻突然爆出这么一颗“大瓜”,似乎不仅仅是一个耳光的问题。
果然,“举报”之后,各方反应不一。官方媒体当然高大上,站在全局角度批“一霸手”、谈政治生态、论格局形象等等;上级机关说要“调查”,至今没有具体消息出来;当事双方说法不一,似乎都在回避淡化;举报人的电话打不通,而且还删了帖子;举报人的单位还“戏精”上线,先弄了一个“停职”投石问路,见情况不妙,马上又否认,不知道谁的脑袋被驴踢了。
但是,21日晚饭间,有朋友问我对此事的看法,希望我写写这事,说是喜欢看我的时评,非常令人感动!作为一名新媒体的新人,没有比得到大家的认可和鼓励更高兴的事了。所以,虽然时间确实太紧,但我还是决定加班赶制一篇,勉为其难简单说几句。
我正在写的时候,传来最新的消息,张战伟被免职了!
1月21日晚间,新闻出来了:济源召开领导干部会议,宣布省委决定:史秉锐同志任济源产城融合示范区党工委委员、书记,中共济源市委委员、常委、书记;免去张战伟同志的济源产城融合示范区党工委书记、委员,中共济源市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
前期的信息已经铺天盖地了,各种文章都有不同角度的披露或论述,我就不赘述了。但好像有一些“内幕”消息传出来,我感觉应该说一说。
我认为最有价值的东西,是秘书长翟伟栋的一句话:就兴你腐败不兴我腐败?
据说就是这句话惹恼了市委书记张战伟,抬手就是一个大耳光!
我认为,这件事的是非曲直并不复杂,也没有严重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不管是警方还是上级,就事论事处理不会有多大问题。
但是,表面的处理往往会掩盖真正的问题,容易埋下隐患,造成未来某一时刻的更大“暴雷”。这种例子就不需要具体指出了吧,回想一下各地的“大事件”,那一个不是早有端倪?
好了,我的意思是:要调查一下“就兴你腐败不兴我腐败?”这句话的含义!
为什么?有必要吗?——当然有必要,而且这才是济源市委市政府大院的实质问题!因为当地人都说济源党政不和,才出现打耳光事件。2018年,石迎军到济源任市长,年富力强,又是北大毕业,攻读经济;而书记张战伟已经近58岁,距离退休近在咫尺,任期将满,马上又要换届。书记市长不和,济源的干部不知道该站谁的队,开展工作很难。书记和市长经常不能同时出现在一些场合,凡书记参加的活动绝对不能提管委会、市政府和市长,凡市长参加的活动绝不提党工委、党委和市委书记,两人的斗争已经公开和白热化。
据说后来有人把问题反映给省里边,省里来人调查时,翟伟栋说了有利于石迎军的话,因此省里想换张战伟,导致张战伟对石迎军、翟伟栋私底下搞这些小动作很不满意。曾有省领导专门到济源传达上级的话:两位主政官员因为不合让秘书长多次承担责任,这样的行为严重影响当地的政治生态。
后来,张战伟曾试图免掉翟伟栋。原因是市委大院里有一块电子显示屏,但书记对显示屏上的有些细节不太满意,于是就要求调整,但翟伟栋置若罔闻。
那天在食堂吃早饭,不听招呼的政府秘书长自然成了书记的出气筒。
这才有了那句“就兴你腐败不兴我腐败?”那么,张战伟是真的“腐败”还是翟伟栋凭空臆想?这难道不需要调查一下吗?
有济源人说,张战伟长期在省纪委工作,没有基层工作经验,工作方法有很大的问题,但张战伟人不错,经济上也很干净,在济源不收钱。这话听起来有很多的“意思”,虽然不能据此证明什么,但至少这是“民意”的一部分。一是张战伟“很干净”,“不收钱”,是不是有人不干净?有人就收钱?二是,张战伟不收钱,收不收其他东西?翟伟栋凭什么说他腐败?三是,翟伟栋说的那句话是临时起意还是早有此意?是否真的认为张战伟腐败了,所以自己也跟着腐败了?四是,翟伟栋深耕济源官场多年,是否知道还有人是腐败的?自己有没有“入乡随俗”了?如果是,他又是如何腐败的?如果真像翟伟栋所说,你腐败我也腐败,那济源官场的问题就不仅仅是换个市委书记这么简单的了,不查清楚,换个人,就能换好政治生态?也许吧。但就怕,群众不相信;而群众的眼睛,往往还贼亮。
鹰眼观察:
形而上学,是与辩证法相对立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其特点是用孤立、静止、片面、表面的观点来看世界,认为一切事物都彼此孤立,永远不变;即使有变化,也只是数量的增减和场所的变更;而这种变化的原因,不在事物内部而在事物外部。
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其实就是形而上学的思维模式。
要彻底解决问题,就必须从长计议,从根挖起,否则还会死灰复燃。
除非,谁都不想“惹是生非”。
点个在看,分享各群
交流、投稿请加微信(15953227201)
本文公开资料及图片均来源于网络和媒体,版权归原作者。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