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随笔| 倪好好:《我的2020》

我的2020
六年级 倪好好
从2020的第一天数起,不知不觉就这样又悄悄过去了365天。本来觉得一年时间过得很慢,结果到头了才发觉这一天天的时光流逝,居然比翻日历还要快!
这感觉很像赛跑,感觉还没有从起点出发却已经到达终点。但这一段“赛跑”的历程不简单,虽然也有些人毫不费力地一跃而过,可不少人还是跌跌撞撞地前行。不求速度多快,只要你稳了步伐、平安走过。跌倒了,就要赶快爬起来继续上路。我的历程,就如同这样。
先来说说2020我的怨念。我们都知道今年因为某冠疫情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不平凡的一年。2020的上半年我们被疫情夺取了自由,我当时和所有人都一样,渴望出去嗨上几天,渴望与朋友们欢聚,宅在家中的我牙根简直恨得痒。但是令我欣慰自豪的是,在这种危机下,国家没有手足无措,而是很快找出解决方法,全国上下人民团结一致,管控防护很快就让疫情不再快速蔓延。
不仅如此,2020年是我小学毕业的一年(对我来说很重要)。以往学校的小升初仪式万分隆重,连小学部的学弟学妹也要来观摩。我虽然也有“舞台恐惧症”,但是我还是很享受万人瞩目的那种感觉的。本来两眼放光地期待着、盼望着,换来的却是“由于疫情原因小升初仪式简单举行”的消息(不过不用跳华尔兹了)。这就很像海伦·凯勒的老师安妮小时候一次圣诞节发生的“摔娃娃”的故事(没看过的自己读去),只不过我并没有像安妮那样发脾气而已。
对于2020的碎碎念就到这里为止了,接下来是2020我的成长变化。首先就是我终于、终于、终于在整理分类这一方面进了一点步。这要归功于我妈给我报名的编程班。一开始我挺反感编程,害怕自己学不会,害怕那些杂乱的代码覆盖我的大脑。结果三年前我妈的决定是对的,我现在开始学习python阶段,它让我的大脑更加清晰,也学会了自动分类。在我给我妈讲这些列表啊、元组啊、pygame啊……她都一知半解地听完,但是仍为我学会整理而感到欣慰。
然后就是“手上的变化”。说起来好像很少人知道我的专属图标——大胖脸。实际上从三年级开始我就在研究它了。我知道我的画风现在可能难以令同龄人接受,因为那种画风就像是5、6岁小孩画的,2019年我的画风确实还不成熟,但20年我也确实有了进步(我之前在英语演讲上讲过),用专业话来说就是:线条不抖了,学会上色了,也学会怎么“指绘”了(不得不说hsj的柳叶笔是真的好用!)。我真的是很爱很爱我的画风,也希望某量同学尽量不要拿它开心,对我来说这等于在不尊重我。
我的思维也进步了。回想以前令人堪忧的解题速度,我还是觉得现在的龟速比较好一点。当然,不止思解题速度,我觉得我的脑子在20年愈发灵活了。我脑中好像触发了某个机关,机关一打开大脑就像齿轮一样咔嚓咔嚓的开始转动,顺便又带动了思维。
20年我的成长和变化太多太多了,准确说我就算是细翻回忆也有可能漏掉什么,所以这个话题就截止到这。20年有成长必有遗憾、必有收获。2020年我有一个遗憾,那次是在学校里下了科学课后很口渴,拿着水壶不顾一切就冲向饮水机,结果把剩下的水全倒在饮水机上。旁边刚擦完饮水机的阿姨生气地拿着抹布喊我:“你干什么!”我不知道怎么面对阿姨,就没有理会。那好像是几个月前的事了,但是我一直记得。要是时光可以倒流多好,这样就可以跟阿姨道个歉。可是现在没办法了,已经过了这么久,我是个脸盲,又不知道阿姨的名字。过去的只能让他过去,我只能保证以后再也不会犯同样的错。
20年我真的收获好多,有友谊、有知识……收获最多的大概是感情。妹妹快六岁了,也有些叛逆,总是喜怒无常的。但相比之前一直陪着她玩的我,现在的我好像更爱她了。虽然她很可能下一秒对你的态度翻天覆地,回忆着她和你待过的时光总是感到甜蜜(说实话,我挺享受的,就是她只朝老妈撒娇TAT)。不仅是妹妹,我比以前更能理解我的老妈,她也比以前更理解我了。她总是会主动让我对她倾诉,可是有时我没有啥想要倾诉的就有点尴尬了。当然,我能理解她是想多了解我、多替我分担一点。
我写到这里的时候,距离2021年还差30分钟整,也该为30分钟后2021年作规划了。21年的第二周我将迎接我初中的第二次考试。第一次考试中已经熟悉了“初中式考试”,就没有理由考砸再给自己找借口了。Flag第一条:一定要考好(虽然这好像对自己说了无数遍)!在上文中我说过我学会了分类,那么不仅脑中分类要会,手上分类更是不可或缺的。Flag第二条:学好手上分类(现在正在进步了)!作为一个美少女中学生,要保持周围干净整洁,这就需要我做好家务。Flag第三条:让做家务的水平再提高!
写到这里已是深夜,回头看看充实的2020,再看看不得不迎来的2021,心中万千感慨,又想挽留2020,又想欢迎2021 。但是我不可能把每一个想说的字从口中倾倒出来。最后复杂的心情只能汇成一句话:
再见2020,你好2021!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