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一声朋友你会懂

一声朋友你会懂
文/翟慎晔
上周末,有朋友在《淄博晚报》撰文“一声朋友你会懂”。读后,很感慨,也很感动。
20年前,喜欢剪报的她,因为《淄博日报》上的一篇《妈》的文章,喜欢上一位作者,她期待有一天能与该文作者不期而遇,为此,她一直默默地关注着这位作者,用她自己的方式,通过报刊来捕捉作者的点点滴滴……不觉间,20年过去了,当年还是花季的她,现如今已人到中年。她知道这位作者的工作单位,她每天上下班就从作者单位的门口路过,想找到作者,应该不是一件很难的事,但是,她没有这么做,她相信缘分,她要等老天来安排。
缘分这东西,有时候真就很奇特。2015年3月28日,理工大校园,樱花开盛的时节,与友到理工大校园赏花,路过音乐广场时,从未谋过面的她,居然凭感觉和报纸上的一张照片印象,一眼认出了我。她上前问道:“请问,您是不是翟老师翟慎晔?”我说:“是,我是翟慎晔。”她很自然地拉起我的手说:“翟老师,喜欢您的文章已有很多年了,您有一篇文章,是写您婆婆的,题目是《妈》,发表在1995年的《淄博日报》上,那篇文章,我一直留存着。”
开始,以为她是青作协的,因为那天刚好青作协在理工大校园有一场”与春天有约“诗歌朗诵会。如此一说,我明白了。我把手中的相机交给身边的朋友,请朋友为我俩合个影。分手时,她留了我的手机号,正如她说的”整个过程也就两三分钟,如行云流水“。
当天下午,收到她的短信“今天上午与您在理工大相遇,偶然而又必然。此刻,书桌上展开的剪报里,是您的文章《妈》,20年的光阴,报纸早已泛黄,喜欢您的这颗心,依然不变……因为喜欢您的文字,所以记住了刊登在晚报上的您的照片。要是哪天您有空,欢迎来我家作客。”短信后边,附有她家的地址。
有人说,相遇是美好的,相见是有缘的。回想与她的相遇经过,有些不可思议。之前,我不知道她,也不知道她在关注我,我们俩也没见过面,可她却能在茫茫人海中,一眼认出了我。更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她竟然还保留着我20年前的文章,如果不是自己亲历,怎么可能会相信。
“其实,一直就想和您认识。想找您并不难,我每天上下班就经过您单位,完全可以到您单位找您,可是我不想这么做,我相信,如果我们有缘,迟早有一天会遇见,这一天,我等了20年……”20年,20年的时间在一个人的人生历程中会改变多少?而她喜欢这位作者的文字却始终没变。上天不负有心人,在这个春天,在美丽的大学校园,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就那么凑巧地让我们遇上了。
这些年,因为文字,认识了不少陌生的熟悉的喜欢文字的朋友,也由此走到了想去的彼岸……说实话,文字于我,只不过是一份记录。真情,才是我所期望拥有的。与朋友遇见在春天的校园,是多么的美好。感恩这个春天,感恩这份遇见。回来后,我签名送她两本书,我的散文随笔《爱在永远》和护士文集《天使心语》。她说,她要用她的回报方式为我亲手蒸一锅胶东大馒头。
一周后,她打电话要我去拿馒头,果真是用她的方式,送了我一年的,12个大馒头。

她说:“对于一个作者来说,什么事是最引以为荣的?是又获了一次奖,还是又出了一本书?在我看来,有陌生的读者记住你并珍藏你的文章,每次翻开,心底涌起的,总是始终如一的感动和共鸣,这才是幸福中的幸福。如果有一天,岁月让我们不期而遇,我要紧握你们的手。因为我相信,一声朋友你会懂。“
第一次相见的人,彼此若不是因为文字,不是因为听到内心的声音,又怎么能够仅凭这一面,便懂得!
2015.05
朋友将她20多年前的剪报拿给我看,打开的一页正是我1995年刊发在《淄博日报》副刊的文章《妈》。

翟慎晔,网络笔名一一静卧泥土,淄博市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散文家学会会员,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淄博晚报》专栏作家。现任淄博市现代诗歌学会副主席,淄博市青年作家协会副秘书长,《淄博医药》编辑。文章散见各类报刊及杂志,编辑出版护士文集《天使心语》、散文随笔《爱在永远》。
往期回放
医疗剧《到爱的距离》观后感
征文‖不变的情怀
六月,写给自己的纪念
电影《七十七天》观后感
也说电影《冈仁波齐》
生时,要为死时做准备
梦幻雪乡,冬天里的童话
游记‖尘世之外,佛国色达
游记‖雪域高原,梦幻西藏
游记‖醉美荔波小七孔
游记‖云山雾绕梵净山
博文‖悠悠岁月梦如昨
浅秋絮语,花开一夏
一梦江南,震泽古镇
那年中秋在银滩
父亲、母亲、家
也说追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由“医生抢救时剪坏病人衣服遭索赔”想到的
游记‖金秋,醉美的遇见
不能忘却的记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