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荒梁最重要的一篇推送

?
今天是我生日。
所以今天我说什么都是对的,包括这标题。
每到年底时,都会听到大家说,“今年过得好快啊”。但地球的运转节奏并没有变,所以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我们会觉得日子过得飞快。也许是生活工作的节奏太快了,总之,从前车马邮件都慢的时光,一去不返。
如果没记错,去年生日,应该是在北京京A酒吧跟同事们一起过的。京A啤酒有毒,每次去那喝酒都会喝多,要不就头疼。我自然忘不了那该死的double IPA,啊啊啊,神经啊!
?
而今年的生日,我计划应该是这么度过的:早上起来,吃昨晚买好的面包,然后打开电脑和音响,一边播着背景音乐,一边开始漫不经心地收拾明天出发去新西兰半个多月的行李,顺便寄个快递,或者收个快递。然后到了晚饭,会去我最喜欢的一家广东大排档,吃一顿醉鸡煲。
我从来没有将生日当成特别重要的日子,也没有费过心思去怎么庆祝。送我生日礼物的人最头疼这一点了,是因为能送出我特别喜欢的东西蛮难的。所以我有时候直接点单,让人买单,可能反而简单许多。不少时候,我单都懒得点。
可能……直接送钱还是蛮合适的,哈哈哈!
但每一位送我礼物的人,自然是感激的,废话。当然,还感激所有默默或者不默默关注着我的人。生日的意义对我,不在于礼物,而在于,它提醒着我去回顾和思考,这一年我过得如何。
?
从4月16日我独自开车从北京到上海开始,我的2017年就进入了任性的轨道。半只脚踏上了“旅行体验师”的角色,另外半只脚迈入“摄影师”的行当——两个行业对我来说都无比新鲜,背后也就意味着有很多的挑战和困难。而到了今天,仅仅只能说自己仍在起步阶段,还在积累自己的作品、名气、口碑……
我不是一个能爆红的人,不可能成为爆款,因为在这两个行当要爆款,需要一些亮眼的才华。我并不是这样的人才。我顶多……是一个有点审美、小有情趣的人而已,于是只能蜗牛一样慢慢爬着。
但感谢这一路上遇到的每一个人,擦身而过也好,点头之交也好,相扶相知也好,你们都是我今年最隆重的收获。许多跟我一同出行过,也有更多的人只在手机屏幕上默默相识,却都给予了我各种帮助和支持。
我不需要逐一点名了吧?你们懂的啊!
始终会觉得,人生最大悲剧不是没钱,而是没有朋友,不被人爱。你可以活得像一个国王,昂首挺胸,富丽堂皇,但没有朋友的爱、没有家人的爱、没有爱人的爱,那顶多是一个物质符号的傀儡,不外乎一种虚有其表的行尸走肉。
?
虽然自认为是个精神享受为主的怪咖,但要活下去还是基本任务啊。没有肉身的基础和坚韧,何来精神的享受?在不少的日夜里,不是没有焦虑过自己正在前行的道路未来是否可期,也会盯着银行的存款数字一筹莫展……我的性格和之前12年稳定的工作履历,让我成为一个不太懂得social和推广自己的人,这真的是说出来都难以置信,但这就是今年最大的感受之一。不把自己扔到坑里,都不知道自己什么个模样。
我可以学着如何去更好滴挣钱,更努力地干活,但是我猜想在很多层面上,我都无法改变那早已固定成形的内心。好的,坏的,它就在那,不离不弃。
我也无法估计在未来的时日里,是否能如愿实现自己的设想和模糊的目标。但那又如何呢?至少我曾尝试过别人不敢去尝试的事情。而唯有如此尝试后,我才能慢慢找到更为确切可靠的方向,将自己交给未知的旅途。
最后,此刻,要说:有你,真好。一生,即一程。
祝我永远22岁快乐吧。因为,永远都要那么“二”啊!

?
说说,我那么招人烦,你们为啥还那么爱我?今天你们随便说,我赦免你们!
/ 未 完 /
图文/荒梁 . 未经许可 严禁转载复制
?
往期精彩故事
比迪士尼和环球影城都小,乐高乐园之旅却让我爱恨交加
“中国辛德勒”和德国“白玫瑰”,两个原以为毫不相干的传奇,竟在此相会
再次浅谈旅行和街头摄影:如何拍陌生人
这座限定慕尼黑老城高度的圣母教堂,竟然可能是魔鬼出资修建的?
先不谈景点,就在慕尼黑城区里遛弯,你可否读出它的风情? | 德国札记-2
世界若有尽头,应是一首孤独的蓝色散文诗 | 出不了炉的冰岛游记预热稿
旅行 | 莫斯科VS斯德哥尔摩的地铁,谁家更美?
旅行 | 西安到成都七百多公里,高速11小时可达,为啥我们走了五天?
上邮轮前看看这篇拍人指南,晚上不愁没人来敲你门……
苹果手机用户可以用以下二维码打赏

你是我最好的生日礼物,相信你自己对我的意义哦,猪!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