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俊文:我是老人头【宝庆声音·文学】总第848期20191101第277期

主编心语:宝庆无名书生,业余不甘寂寞,秉笔直书,言为心声,歌为时事。誓以公民之情怀,担国家之责任,议时局之现象,写大义之文章。但求传播正能量。愿为社会发展、文明进步、民主正义,贡献片言只语。自创宝庆声音,为有志同道之人提供发声平台,敬祈关注支持!
作者简介
黄俊文,湖南省靖州县人,教师,高级职称,校长,县作协副主席,以写散文,诗歌自娱,多篇散文,诗歌发表。
我是老人头
文/黄俊文

又是一年一度的重阳节。
今天忽然刮起了风,气温降低了很多,天空中弥散着尘雾,骄纵的太阳也躲到云层里去了。
前几天,工会主席就给我说,老同志要求聚一聚,过一个热热闹闹的重阳节。为此,我有些犯愁。单位退休的老同志太多,人称“梁山水泊108将”。他们分居各地,不少人身体又不怎么样,每次碰面,就提很多建议和意见。这次,退休的李主席还提议成立“老同志协会”,说要丰富老年人生活,更方便给单位和领导提意见。有人建议:干脆给每个人发个红包了事。行政研究后,我说:就依老同志,聚一聚,交流感情,凝聚人心,单位就是要为老年人服好务。
我吃完早餐,就来到学校,操场上聚集了几十个老同志。见我来了,他们纷纷聚拢过来,七嘴八舌,问这问那。李主席一把拉住我的手说:你要支持我们老年人协会的工作呢!我说:一定,一定。唐老是我高中班主任黄老师的夫人,一件红白相间的长裙,很有气质。我赶忙走上前,轻轻扶住她,问道:“师母好,黄老师还好吧”师母马上说:“好,好,都好,黄老师说你送的家乡米酒真香”。哎,那个李老,还是那么帅,那么爱耍酷,竟然穿着一件白色短袖衬衣,在风中直打哆嗦。我连忙拨通她女儿的电话。不出几分钟,小李把衣服送来了。李老愣愣地看着我,眼神怪怪的,好像含着泪花。“卢老怎么没来?”我不解。工会主席忙解释说:他没加微信,电话也打不通。我心里闪过一丝不悦。
把老同志送上小车,我叫上办公室主任,开车直接前往卢老家里。卢老听我说明来意,像年轻人一样,高兴得手舞足蹈,钻进车,还紧紧地抱了我一下,想说什么,又哽咽了。
这次重阳节活动地点是飞山寨顶。这是我们精心挑选的。飞山是县城最高峰,也是家乡标志性山峰,政府通过招商引资,精心打造的4A景区。茂密的丛林,是散步闲聊的好去处,林中小鸟欢唱,蝉也不甘落后的赛着喉咙;偶尔还会窜出一个小松鼠,停在你前面,摆个造型,做个鬼脸;飘香的野果,馋的人口水直流,特别是板栗,毛茸茸的外壳里,包着金黄的肉仁,又翠又甜;逶迤的栈道,像一条红色绸带,飘荡在山间,忽隐忽现;古朴的建筑散落在群山之中 ,最吸引眼球的,当属山巅的朝圣台,相传,是飞山太公点将的地方,它像个巨人,矗立在那里,注视着前方,下面是万丈深渊。最热闹的肯定是寺庙,虔诚的信男善女络绎不绝。方广寺始建于五代十国时期,历史最悠久,寺前的银杏树,虽逾千年,依然枝繁叶茂,那重重叠叠的年轮,展示沧海桑田和岁月的足迹。近几年,兴建了几座寺庙,最宏伟的飞山大殿,朱红色漆油光发亮,殿前的雕龙柱子,配合着两尊石狮,宣示着佛山圣殿神圣不可侵犯。累了,进来喝口凉茶,翻翻经书,或抽签看看运气,特别惬意。
当我们快到山顶时,适逢几个老同志采摘了满兜的板栗,谈笑风生地走过来,还没等车停稳,她们就围在我车边:“今天的活动设计真好,地方选的太好了,你看,收获不小吧?”说着,递过一捧板栗。我下车来,一边听他们分享快乐,一边给他们剥开板栗壳,他们小心翼翼地接过来,吃着香脆可口的板栗,心里美滋滋的,笑声洒满小径。
为了把这次活动搞好,我们反复研究,多次征询意见,又深入实地查看现场,把行政和工会委员分成若干小组,生活、娱乐、服务、安全,都考虑得很周详。
我们来到一家农庄,大家早已派对好了,三个一群,四个一伙,打字牌,玩麻将,洗菜、帮厨、赏花、闲聊,热闹非凡。很多人是几年都没见面了,更别说在一起娱乐、畅谈。老人们都渴望聚一聚,互相了解一下相关情况,看看昔日的同事,是否又增添了白发和皱纹是否又有什么心事和忧愁?是否又学会了什么养身保健的秘诀可是,我以前怎么没想到这些呢?
我正自责着,储老大大咧咧的对我说:“头,愿意陪我们老太婆玩玩麻将吗?”“好啊,向您学习学习技术呗。”想不到年过古稀的储老,思维敏捷,动作麻利,抓子,吃碰,潇洒的很,毫不迟缓。正好,我坐她对面。有时,看她要吃,我需要碰的也不碰了。结果,她连胡好几盘。她笑得像开了花。“甘拜下风,果然厉害,”我伸出大拇指啧啧称赞:“我知道,头,是你故意让我高兴呗。”储老心如明镜。
“吴老不见了!”有人喊了一声。我吃了一惊,赶忙要小曾来玩麻将。吴老不喜欢说话,独处惯了,平时在家爱养花喂鸡。哦!她一定是赏花去了。我和主席沿着山路走了约10分钟,看见一个田坎上,全是金黄的菊花,微风吹过,卷起一波一波花浪,只见吴老从花海中,探出头来,手掰着花瓣,饶有兴致的嗅着,沉浸在花香里。我连忙拿出手机,把这美妙的风景,定格下来。当我把图片转给她时,她惊喜地直摇头:“这是我吗?也太年轻了吧?”
“开餐了,开餐了!”陶大姐系着围裙,俨然大厨,从厨房钻出来。她还不到六十,气质雍容华贵,但是炒的一手好菜,今天,是她一展厨艺的时候。清炖土鸡,红烧排骨,水煮鱼片,芙蓉蛋,仔姜鸭,油麦菜……十几个菜,依次摆开,新鲜油亮,色香味俱全。看到大家嘴馋的样子,听到大家啧啧的赞美声,她高兴得合不拢嘴,端菜、摆筷、倒水,忙的团团转,不见丝毫倦怠。
安排座位,苏老最懂,也最爱讲究。他是个老学究,对餐桌文化颇有研究,他早就根据个人喜好和性别搭配,把每个人的姓名写好,贴在桌上,大家纷纷围拢来,按桌坐好。他说,今天是重阳节,也是老人节,我是老人头,每桌都要坐一坐,不能偏心,也方便和大家交流。所以每桌都给我留了座位和碗筷。
我举起酒杯,恭恭敬敬地站起身来:“看到老前辈们这么开心,我特别高兴,以前,我们只求简单,没有考虑到大家的诉求和想法,今天,我自罚一杯。”接着一饮而尽。储老马上说:“怎么能怪你呢,单位有难处,我们理解,有你这样的头,我们欣慰。”大家七嘴八舌的说开了。我每到一桌,大家忙不迭地给我夹菜、斟酒,等到最后一桌,我早已记不清喝了几杯,碗里的菜吃完了又被加满,只觉得眼睛有些模糊,说话也有点语无伦次了,走路也飘忽了,酒早已被人换成白开水了,有人递来了热茶,有人递来了纸巾。我有点受宠若惊,更有点战战兢兢。但是,我心里十分清楚,不是因为我是单位的头,他们才如此和我贴近,而是我压根儿没把自己当头,诚心实意地把每个人装在心里,他们才如此亲近,如此热情。
是啊,俗话说得好:树老根多,人老话多。很多人嫌弃老人话多,意见多,其实,只要将心比心,误会是完全可以化解的。老爸多次提醒我:当头不容易,尤其是当老人头更难。
以前每逢重阳节,我都是在家陪父母。今年的重阳节,特别有意义。我明白了肩上的责任和义务。头,就是要勇于担当,身先士卒,时时处处为群众着想。我更学会了尊重和理解,头,就是要善于思考,积极沟通,每个人都有个性和爱好,都有苦衷和需求。当头,有压力,有风险,但也有快乐,有成就感。老人头也很有趣!
(编辑:喜哥)
图片由作者提供。
=========================
《宝庆声音》感谢您阅读!
欢迎投稿:欢迎扫描上面的二维码关注公众号“宝庆声音”。本刊欢迎正能量、高质量、有品有趣有味的各种体裁美文。您有得意之作也可向本刊赐稿(邮箱:0739lyx@163.com,邮件主题:专投宝庆声音),亦可添加主编微信(喜哥:13973929980)直接投稿,投稿须保证原创专投(或首发),10天后未见平台发布,请另投他处。著作权属于原创作者所有,文责自负,如发生版权纠纷,本刊概不承担任何责任!谢谢您的大力支持!
温馨提示:凡稿件在本刊编发推送后,作者既不积极转发又不带头赞赏,且一周内阅读量达不到200点的,谢绝再次投稿!!!投稿宝庆声音后又他投,导致编辑劳而无功,影响正常推送的,永不接稿!!!如有赞赏,推送当日(一般截止22:00)结账,超过20元部分按3:2分成以红包形式发给作者稿酬,赞赏20元(含)以下留作平台维持。
主编心语:宝庆无名书生,业余不甘寂寞,秉笔直书,言为心声,歌为时事。誓以公民之情怀,担国家之责任,议时局之现象,写大义之文章。但求传播正能量。愿为社会发展、文明进步、民主正义,贡献片言只语。自创宝庆声音,为有志同道之人提供发声平台,敬祈关注支持!
作者往期作品目录:
黄俊文:站在中国地图前(外一首)【宝庆声音·文学】总第847期20191031第276期
黄俊文:新诗五首【宝庆声音·文学】总第846期20191030第275期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