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美昭陵】光明行

壮美昭陵◎西部文化艺术微刊
︱第835期︱
点击欣赏本文作者郑东升老师演奏
一九八六年春天。
在油菜花金黄的季节里,我怀着勉强的心情来县戏校当音乐教练。两年前,我在这里教过学生,但由于地方戏剧的落伍以及收入的不景气,使我对文艺事业产生了灰心与失望,于是辞职回家,准备另干一番事业,想做生意。
但是,同行人偏来打搅,戏校校长翩翩而至。他来了三次,最后一次来竟然说到:“你也得了想钱疯,要知道,埋没自己的才能是一种犯罪!地方戏再不振兴就完了,走吧,为了孩子们……”他滔滔不绝地理论了一大通,我还能说什么呢?于是跟这位“理论家”校长,又踏进了县戏校的大门。
所谓戏校的大门,只是用砖垒成的框和堵在两框中间的一块生锈了的铁皮。没有练功厅,练功是在露天的院子里进行的,雨天,学生们便都停在宿舍里练唱,或上一些理论课,院内没有照明设备,晚上,全凭县城的街灯采光。一看到这些破旧的景象,我实在后悔又来到这个烂脏地方!
突然,一阵悠扬的二胡声从那边灶房背后传来。优美的旋律在空中飘荡,春天的阳光一霎时显得多么灿烂辉煌,清新的空气里布满了柔和的乐音,柳丝伸长了脖颈,我听得入了神,完全被那曲中的感情融化了,顿时忘记了简陋的戏校生活以及那想发财的念头。
这曲调好熟悉啊,这不是瞎子阿炳的二胡名曲《光明行》吗!可谁又能拉得如此美妙动人呢?于是,同行人的好奇心驱使我顺着声音寻找这位拉二胡的人。
我一直走到灶房的墙背后,啊!我惊呆了,这不是盲娃吗,两年没见,竟成了人才!他是先天性白内障眼,父母连给孩子取名字的信心都没有了,和他一同玩耍的孩子们都叫他盲娃,于是,盲娃就成了他的名字……
我没有惊动他,因为每一个器乐演奏者的曲子被人打扰,他都会遗憾和难受的。我在欣赏他的演奏,当乐曲进行到后半部分时,他那眼晴好像看到了光明,看到了春天,看到了人间奇妙的颜色。他心情激动,脸上流露出喜悦的神情,而且他那孩童的心还是那么纯真、美好、自信。
我惊叹他两年来二胡技巧的突飞猛进:那娴熟的演奏,那弓法和指法巧妙的配合,那慢弓推拉的力度,音位和快速换弦都表现得如此恰到好处。我不敢相信这就是两年前的盲娃,随着旋律的跳跃、飞行,我眼前又浮现出两年前的情景。
那时我给戏校的学生们讲乐理课,训练乐队,每天,有一个衣衫不整的孩子在窗外徘徊,停留。几天后,我发现了这位男孩是一个盲童,他走路时用袖子遮挡眼睛,斜着身子,脚抬得很高,显然是怕人瞧见自己的不足。乐队训练时,他又在一旁呆听,听到一句好的旋律时,他独自默默地笑了,眨动着难以睁开的眼晴……
有一天,他的父母领着他来戏校要学二胡。父母是农民,他们央求道:“可怜这孩子吧,他只能听见声音,在家整天哼哼个不停,收下他学个乐器,将来能跟自乐班混活就行。”校长和教练表示同意。我也很同情这位盲童,但我还是按搞音乐的条件审察了他。
“你能唱个什么吗?”我问。
他很高兴一连唱了几首从收音机里听来的歌曲,并把我在乐理课上讲的统统背了出来,还把我们练乐的曲调齐齐儿哼唱了一遍。啊!他的乐感和记性这么好,但我却否定了他,拒绝收这位盲童。我内心嫌他不雅观,再者不能视谱,还有手形不好,他,学不了乐器!但其它教练却硬叫留下了,作为班外学生,并叫我亲自教他。
在最初的几天里,我发现他对音乐充满着新奇,对光明是多么渴望,他非常吃苦,几乎不知道休息,对于我布置的作业,都能出色的完成,很快,他的手形出乎意料地得到了纠正。正当他还在拉练习曲,练基本功时,我却离开了戏校,离开了盲娃。他流着泪向我告别,只说道:“郑老师,你走了,谁教我呀!”他转过身,不好意思地抹一把泪,然后又转向我,眨动着难以睁开的眼睛……
曲调突然结束在推弓的最强音上,我的回忆中断了。
“盲娃,你拉的真好!”我问。
“啊,郑老师,你来啦!”他耳朵特别好,一下子就听出了我的声音。他放下二胡,站起来,两手搓了搓,头摇了几搖,偏向一边,喜悦从内心一直荡漾到脸上。
“我走后,是谁教你的?”我又问。
“是东关小学的蔡建光老师,他还知道你。他上完课,抽空来戏校给我们讲乐理,并教我拉二胡。”我不由得脸上一阵阵发烧,蔡建光啊,我的好友,你是多么可敬,你发现了盲人的心,并培育了他,把他引向光明,而我是多么自私、虚荣、冷漠啊!
“郑老师,你来吧,学生们都盼望你能来!”盲娃急切地说。
“我一定来,像你蔡老师那样。”我感动的说,不知是作检讨,还是作保证。
“啊!”盲娃笑着朝空中合掌转圈圈——这是他最兴奋时唯一的姿势。
《光明行》这首二胡曲我不知拉了多少回,可今天总觉不如盲娃拉的好;也不知听过多少遍,唯独没有今天感受深。
“盲娃,把这首曲子再从头拉一遍。”我说。
“好!”盲娃一边答应,一边操起了胡琴。
阳光普照着大地,蝴蝶在空中飞舞,盲娃随着他的曲子在光明的世界里行走,我那卑污的心灵被乐音的清泉冲洗得干干净净,在这迷雾的早晨,我们师生合唱着一支《光明行》。
咸阳市扶贫小戏巡回演出结束,获得社会好评。

作者简介:郑东升,农民,1950年生。陕西省礼泉县骏马乡三郑村人,职业是种庄稼,务果树。热爱民族器乐,也热爱诗歌。
往期精彩链接

2018年平台浏览量上千的文章:
壮美昭陵西部文化艺术平台成员风采录
【壮美昭陵】回望军旅——兵之初心
【壮美昭陵】故乡的槐花饭
【壮美昭陵】礼泉的香格里拉
【壮美昭陵】槐花飘香
【壮美昭陵】打胡基
【壮美昭陵】千年古镇—石鼓赵村
【壮美昭陵】礼泉,一位残疾人最后的微信
【壮美昭陵】我的老师董信义
【壮美昭陵】悼果花
【壮美昭陵】父亲的手
【壮美昭陵】礼泉,一位残疾人最后的微信
《壮美昭陵》礼泉烙面//阎瑞生
三八妇女节// 赵晓萍
春节| 我家的团圆年//陈超
礼泉玉峰观//壮美昭陵
爷爷的棉袄,孙子的心//壮美昭陵
赵镇中学初七二届二班同学聚会
年的味道//壮美昭陵
壮美昭陵艺术平台2018年大拜年
《壮美昭陵》| 痛悼廉登峰老支书 //丁志俊
【壮美昭陵】一个村官的不凡人生
【壮美昭陵】游赏昭陵杏花林
【壮美昭陵】周莹迎诰封
【壮美昭陵】相约桃花 情定终生
父 亲 // 杨生博
【壮美昭陵】清明思亲
【壮美昭陵】我的列祖列宗们(上)
【壮美昭陵】我的列祖列宗们(中)
【壮美昭陵】我的列祖列宗们(下)
【壮美昭陵】我的外公
往期精彩回放:
醴泉地名探源//廉振孝
南寺最后一个和尚//张彦文
铁罗村的铁疙瘩/张彦文
“梁澄清同志追思会”在家乡礼泉县樱桃园召开
闲话唐昭陵||廉振孝
三策九招献赵镇//廉振孝
千年石鼓赵村镇 廉振孝
故乡的传奇//杨生博
两孔窑洞//陈永强
四支渠-壮美昭陵
又是故乡早春时//董志振
戊戌新年赋//安望
春节| 我家的团圆年//陈超
礼泉花开, 壮美昭陵领你看
董志振 我的父亲我叫大
礼泉九嵕山//刘美健
那年,邂逅红星永结缘 || 崔存文
怀念记忆深处的加重自行车//常佳
洪建武||五八年,礼泉菜园沟那场水灾
父亲//杨彩霞
赵镇后寨-我的家//周淑莹
大美礼泉旅游风光片
唐陵下,那片杏花林,我想你啦!
北望桃花陵
一个外乡人爱上了礼泉
爱上了礼泉女娃
陕西快书盛赞礼泉好旅游
人文礼泉风光
壮美昭陵   礼 泉 烙 面
来来来,咥一碗烙面//刘沛
烙 面
二月二,逛药王爷会
四月,陪你礼泉赏桃花
壮美昭陵大唐风 礼泉风光田园梦
张克俭||礼泉四大景
金秋礼泉 国庆中秋节我想回家
安望 礼泉苹果赋
欣赏礼泉湾里村旅游
【视频】礼泉槐花飘香
礼泉县2016年书画摄影展
尧都三宝——“甜梨瓜,大萝卜,鞭竿葱”

礼泉最优农特产在这里–礼泉味道
壮美昭陵西部文化艺术平台编委成员风采录
(点击分享)
壮美昭陵文化艺术平台投稿须知:

1、来稿需为原创首发,著作权归其本人,文责自负。
2、来稿如不许改动请加以说明,未说明即视为平台有修改之权利。
3、投稿邮箱:360701503@qq.com。
微 信:13468916590
文稿数字控制在300-1500之间,请直接粘贴在邮件正文处,可同时发送附件,附上作者简介(字数100之内)和常用微信号及作者生活照。
4、审核通过的稿件会在二周内回复,未回复即视为不予采用。
5,稿费来源于原创文章的赞赏。赞赏的40%返还作者;30%返还朗诵者;30%用于平台的维护。稿费于文章发布后两周内发放,10元及10元以下的赞赏用于平台的维护,不予发放。文章点击量少于500次的下次免于编发,10000次的予以奖励。
6、优质稿件将推荐至今日头条、腾讯、搜狐等。

本期编辑
编辑︱刘美健
审稿︱赵春晓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