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病后性情大变 有色眼镜下我变成爱钱的人

讲述人:姓名:覃希荛性别:女
年龄:38岁
记者潘璐
照顾病人任劳不任怨
天气最热的时候,老章虚弱的身体有点撑不住了。刚开始是吃不下饭,我想着这种天气,正常人也吃不下,更何况他是做过那么多次放化疗的癌症病人。
老章儿子和他视频,说他瘦得厉害,并带着埋怨的口气和我说:“阿姨,我爸这种身体,有不舒服的地方怎么能拖着呢,尽快去医院吧。”老章病了三年多,入院二十次,都是我照顾着,他儿子并没有因为父亲得癌症多回来几趟。
我问老章,能不能明天开他的车子去医院,我的车子空调不是很好,送去修理厂了。他不耐烦地说:“你就是想开好车,要开就开,干嘛扯理由。”
他的车三十多万,因为他生病很少开,停在停车场里很久了。我的车十多万,代步足矣,确实送修开不了,并不像他想的那样我是爱慕虚荣想开好车。可是和他吵有什么用,他能改变对我的印象吗?显然不能。
我真心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给他们父子留下了爱慕虚荣的坏印象。照顾他,谈不上任劳任怨,只能说尽心,无愧。
虽然他对我评价不怎么样,但第二天我还是带他去医院检查了。果不其然,他的肿瘤又进展了。只能换靶向药,如果再无效,就真的是走到绝路了。
要搁在三年前,我听到这个消息,肯定会哭死,现在听到却已经没啥感觉了。朋友都说,老章病三年,把我磨老了十岁。可只有我自己知道,人的身体累是一回事,心受煎熬,比什么都难受。他因为病痛心情不好,对我不再那么体贴,甚至对我呼来喝去,我都可以忍受。难以忍受的是,他觉得我一心盼着他死,好去改嫁,所以他要压榨我的剩余价值,不再把我当成他的妻子,而把我当成免费保姆。
心疼我过得太“紧”
遇到老章是五年前,我已经是33岁的剩女了。从偏远农村到镇上,从镇到县,从县到三线城市,然后慢慢混到一线城市,用了十年的时间。这对于任何人来说都不是一条简单的路,更何况我还是一个学历不高,长得不够美,也没有过硬谋生技能的小女子。靠着勤奋,靠着隐忍,我在大城市站稳了脚跟,却忽略了个人问题。
和老章相亲前,介绍人就说,对方比你大十五岁。你可别觉得人家年龄大哦,他是专业人士,不到五十岁,儿子也大了,名副其实钻石王老五,挑剔得很,所以离婚快十年了都没有找人。
见到老章,他待人接物的态度倒是符合成功专业人士的样子。也许是因为工作太操心,他样貌显老,个子也不高。我在心里打了退堂鼓。但因为他很善于掌控谈话的节奏,我和他还是聊了很久,聊得还不错。我说了很多自己的“奋斗史”,他听得认真,还时不时给我一个总结或者建议,反正都能说到我心坎里。
老章再次约我,我有点诧异,对于再次赴约有点犹豫。毕竟如果我答应第二次约会,就表示我愿意和他发展感情。再给他一次机会吧,也给自己机会。毕竟三十多岁的女人在择偶这事上选择权已经不多了。
那次,老章打动了我。因为他说了一句话。他说:“丫头,你过得太‘紧’了,这样过一年两年甚至十年都可以,如果年龄再大一点呢,这么紧着过日子,从没有享受过生活,会不会遗憾呢。”我把他这句话理解成了:“我可以照顾你,让你彻底放松。”呵呵,现在看来,多么美丽的误会。
甜蜜的日子很短暂
我和老章是约会一年后,对彼此有了充分了解才决定结婚的。他确实一直很宠我。比如说,总让我买贵一点的衣服和护肤品,说自己的老婆要带得出去。我其实靠自己双手过得还行,奢侈一点的东西买得起却不舍得买。我们度蜜月去欧洲,老章带着我去了不少奢侈品店,刷刷刷买了好几个包,还有精致的首饰和手表。用他的话说,要让年轻的我绽放,焕然一新。
因为有了老章的照顾,我工作不再那么拼,完成任务就回家,做饭洗衣照顾好老公才是生活目标。老章的儿子一直在国外读书,不出意外也会在那里定居,基本不会打扰到我的生活。
没想到这样平静幸福的日子会这么快就被打破。三年前的“五一”,我陪老章去参加了同学聚会。他很开心,喝了一点酒——因为胃不太好,他戒酒好几年了。
我们在回家路上,老章就说自己不舒服。离家还有一个路口的时候,他就忍不住吐在了车上。我一看,他居然吐的是血,大口大口不停地吐,吓得我马上调转车头去医院,还没到医院的时候,他就休克了。
检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老章是胃癌。医生说要动手术,结果打开一看,癌细胞比想象中扩散得严重,所以手术无法做又缝上了。幸好有靶向药可以吃,但医生表示,情况依旧不容乐观。
防备疑心成了生活主题
照顾一个末期癌症病人有多辛苦,我就不说了。诚然老章是有点钱,可以请人照顾,但很多事情还是需要我亲力亲为。
他得病第二个月的时候,有一天我看他没什么治疗项目不用去医院,于是就决定去公司点个卯。公司不是严格坐班制,收入主要是完成工作的绩效,但长期不去也是不行的。结果老章大发雷霆,说我对他照顾得不尽心,说他还没死我就给自己想后路了。我不和他吵,他越说越起劲,连护工都忍不住劝了他几句。
没有过几天,老章的儿子从国外赶回来了。见到我轻描淡写地说:“我爸爸要我回来补签几份文件。“
在老章动手术之前,他就把几乎所有财产都转给了儿子,并没有想到以后我的日子会怎么过。这次又有什么动作?居然是要把现在住的房子也转给儿子。如果他走了,我就必须从房子里搬出来。虽然我有自己的房子,但这样做未免太让人心寒。
心态崩了,就是我当时的心情。此后老章的一系列表现,更是磨掉我对他仅存的感情。他让我给他的治疗方案拿主意,我不说,他说看看你事不关己的样子。我说了,他说你盼着我早死吧。我多买了一点荤菜,他说你明知道我不能吃还买,我出家里的生活费,你就拿钱不当数了。我的亲戚要来看他,他没个好脸色,生怕我和我家人都在谋算他什么。
夫妻做到这个地步意思真不大。我提过离婚,他冷笑说:“你不怕人家戳你脊梁骨?”我说我不怕,他说:“我不同意,我就要你在我身边照顾我。”
《金锁记》里的曹七巧,闻得到金子的味道却碰不到金子,不过她嫁人本身就是为了钱,所以结局不好没什么可说。可我和老章在一起,并不是为了他的钱,所以当他戴着有色眼镜看我的时候,我才会一直这么难受吧。
李青说情
诚实面对真实的欲望
男人怜惜地说,你过得太“紧”了。这句话打动了女人,“紧”在方言里的意思是节俭,甚至到窘迫的程度,女人的理解是,和这个男人在一起以后就不用过得那么“紧”了。男人的收入不错,是有能力让女人在经济上过得更好的。
女人一再强调自己不是为了他的钱,男人重病之后把财产和房子转给儿子,女人的心结正在于此。如果她真的无所图,不会对此耿耿于怀。但这份耿耿于怀正是人之常情。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任劳任怨照顾病人,那简直可以当一个圣人了。
这一对夫妻都是怀揣私心的普通人,不用假装高尚,诚实面对真实的欲望再做抉择吧。自己无需愧疚,他人也无权苛责。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