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适合自己的方糖,觉得苦就加一颗

找到适合自己的方糖,觉得苦就加一颗文/巫小诗
图/FUMI KOIKE
晚上十点,我独自拎着电脑包从图书馆走出来,边走路边舒展着筋骨。
微信响了,来消息的是一个熟悉的头像,问在吗,想聊聊,我说在的,然后她便打开了话匣子。
跟以往的每次一样,这次她也说了很多,总结下来依旧是那几点“有烦心事、周围人很讨厌、人生不公平、觉得自己一无是处……”
我在安慰人这件事上没有天赋,每次只会像老好人一样打着圆场:“别人说什么不要太在意啦……不公平只是偶尔的……”
发完这些话,觉得自己在她面前好像一台复读机,因为这些话完全可以去复制之前的聊天记录,并且可以沿用到下一次。
因为走夜路不方便时刻看手机,回消息没有非常及时,手机那头发送大段大段文字的她有点着急,问我“你很忙吗?都不回我。”
我只好停下脚步,原地给她回复,无意间地抬头,发现今晚有星星,夜色还挺美的。
安慰完了她之后,她问了问我的近况,得知我过得还可以,她回了两个字“真好”,这句“真好”使我陷入一种尴尬,这种尴尬更像是一种罪恶感。是的,跟诉苦型人格相处,我的一丁点幸福,都像是罪恶。
几句寒暄后结束了聊天,不知道多久之后她的头像又会出现在我的消息列表最前。
以前我的态度不是这样的,我曾很努力想让她开心起来,反复太多次后,我有点疲倦。
大概是我经常写一些比较积极乐观的文章的缘故,很多人喜欢来找我诉苦,有朋友也有陌生人。
微博私信和公众号的后台留言里,常有以“今天我很不爽……”为开头的消息,我知道倾诉者都是出于对我的信任,希望我能口吐莲花地治愈他。
可是,即便是树洞也会有疲倦的时候呀,树洞也想听点好消息和笑话解解闷。
一次聊天中,对方直接恭维道“你们这些写鸡汤的,最会鼓励人了”,我知道这是玩笑话,可心里感觉怪怪的。
被倾诉完,还往往能听到一句“我把你当好朋友才告诉你这些的”以显示被倾诉是一项殊荣,也不知道该不该高兴。
大概每个人的生活中都有几个这样的朋友吧,心眼不坏,但是定居在低气压里,其实没有遭遇多大的不幸,但是长期保持着不开心,他们能从各种小事里品读出这个世界对自己的恶意。
我们曾很努力地想让他们开心起来,可每次掏心掏肺的安慰都像是一支药效很短的镇定剂。
久而久之,很努力想让他们高兴起来的我们感到疲倦了,他们感觉不到我们的疲倦,视之为友情的疏远。
每个人都有苦涩的时候吧,非要讲出来干嘛呢,治愈不了自己,反倒传染了别人,对方本来是心情明媚的一天,因为你低气压的靠近而变得愁云笼罩。
其实,跟自己相处了这么多年,没有谁比自己更了解自己了,与其频繁诉苦,不如去掌握取悦自己的方式,找到适合自己的那块方糖,觉得苦的时候就给自己加一颗。
我没有太高雅的喜好,我喜欢好吃的,喜欢漂亮裙子,不爱运动但挺喜欢散步,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就出门溜溜自己,觉得做某件事辛苦的时候,就把吃顿好的和买条裙子作为完成这件事的自我嘉奖。
我不懂心理学也喝不惯鸡汤,我只知道,人得学会给自己找乐子。
这种乐子只能自己找,别人找起来太辛苦,还可能找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