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仙人掌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我们
仙人掌
2020-3-4
最柔软的内心
却有着最坚硬的盔甲
仙人掌
文字/香袭书卷
几年前,我在一处山路旁的房屋台阶上,遇见了一簇硕大的仙人掌,山路旁的房屋是高于山路很多的,它就那么从平台的围墙上垂了下来。招眼的是它开出了一大蓬黄色的花朵,花也是硕大的。
就那么无遮无拦地开着,开在山路旁的围墙上。当我惊喜地看见它们时,是有些惊艳的。从来没见过仙人掌能开出如此美丽的花,花朵黄的纯正,并且是喇叭形状的,对着大山和路人,尽情地诱惑着。
说诱惑,一点都不为过。我在多年后,记忆里一直保存着与它相遇时的画面。想想这么多年经历了多少美景和人事,可它就是活在记忆里,在我今天提笔时,依然生动鲜活。一定是有着诱惑力的,就像是在酒吧里到处流淌着的妖冶,而有人一脸素净地向你走来,你忘不掉那种冲击力下的不同。
那簇仙人掌,根深叶片肥厚。只是因为被山风吹过的颜色,没有那么葱绿,更多的带着一些浅黄色的斑点。我靠近它,仔细地看了看它的皮肤。这应该是有点像灶台前的女子的形象,始终有点灰头土脸,即便是开出了明黄色艳丽的花朵,依旧有着头上戴着的土布围巾。

小心翼翼找出报纸,在仙人掌的顶端,摘下一片叶子,包裹好,带回了家。我想把那抹明黄移植到自家的房屋下。任何有韵味的东西,都是需要时间和岁月的沉淀的。山路上的仙人掌,不知道过了多少年岁,才能长得那么丰裕。据说仙人掌开花,是需要很多年的。
带回来的小叶片,寻了一个最普通的花盆,随意扦插下去。其实,人是有偏见的。在山路上看见仙人掌惊艳于它的美丽,而回到了城市的灯光霓虹中,它就失去了色彩,回归到了它的灰头土脸。
有了偏见,当然这盆扦插的仙人掌,也占不了好的地理位置。只能委屈地呆在墙角。小小的叶片也不是长得特别快,就那么不急不缓地,在盆里一待就是三年。没有被善待的仙人掌,渐渐地更是不招人喜欢。有几次还想把它丢弃掉,终究因为它的安静,也就任由其呆在了墙角处。
嘿,这仙人掌还不服气地旺盛了起来。先是根茎粗了,接着叶片肥厚了,生出了许多枝丫,长出了自己的气势。即便是如此努力,仙人掌在我的视线中,依然是可有可无。权当把它当作无需管理的植物养着。

它不受待见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每当我去想要给它扶正或者摆弄一下,他就会伸出满身的刺来,扎在我的手上。那些刺,是密集的,细小的,却生疼的。无奈之下,也不再管它。
这仙人掌还来劲了,经过几年的扎根,愈加的茂盛起来。它就迎着阳光,在墙角的地方长出了一大蓬。虽是长势喜人,但还是归于庸常类,因为它没有开出我想要的美丽花朵。
我一直认为仙人掌是属于命硬的品种,不用过多的宠爱,就能活下去的植物,它也正是这样,从不要求。有时候伺弄别的花草,根本不理会它,甚至浇水也会故意把它遗漏。直到多年后的一天,它头顶上开出了两朵美丽的黄花。
那两朵黄花,和我记忆中山路上的黄花,是一模一样的,这时我才清晰地知道,记忆从未走远,是源于身边的这株仙人掌的不放弃。它在顽强地证明着自己,不让我失望。

我查了一下仙人掌的花语,是“坚强”。还有个关于它的故事:“仙人掌,外刚内柔之心。在造物之初,仙人掌是世界上最柔弱的东西,她娇嫩如水,稍一触碰便失去了生命。上帝不忍,在她的心上加上了一套盔甲,坚硬如铁,上面还带有伤人的钢刺。从此,再也没有人能看到仙人掌之心了,凡是接近她的生物都会鲜血淋漓。很久之后,有一位勇者要铲除这恶物,剑出刀落,仙人掌变成了两半,从中却是绿色的液体。原来,那是被封存的仙人掌之心,由于无人了解其中的寂寞,化成了滴滴泪珠。所以仙人掌的花语是坚强。”
没想到这冰冷的家伙,竟然有一颗柔软的心。这个原本能够抗击沙漠最严酷环境的植物,却生来柔软。想起了林清玄关于仙人掌在破裂之后可以自己粘合,并长出了比原来更美模样的故事。他在书中感叹道:“人不是瓷器,而是仙人掌,瓷器一破永破,仙人掌则在碎片中重生,因为仙人掌是有机的,有生命力的,永远在生长。”
人有时是很现实的,我看着仙人掌开出了美丽的花,把它搬起来换了个大盆,放在一个花架上,还择了迎光的位置给它。搬弄的过程中,仙人掌的叶片有的被碰落,随手拾起,丢在了盆子里,一年后,这些碎片真的生了根,又长成了健硕的仙人掌。
它就这样,用自己顽强的生命力,抢了家里花花草草的风头。有着自己个性的仙人掌,从此也走进了被注目的范围。我不知道在过去的几年里,仙人掌会不会暗自哭泣。我也不知道仙人掌在用力生长的时候,会不会感觉到孤独和委屈。我只知道,它终于长成了自己想要成为的样子,并得到了自己想要得到的尊重。

仙人掌
图片来源:网络
文字原创:香袭书卷
(ID:ZL523704792)
推荐阅读
散文:早春
散文:三月
春天不说话,默默地生长着
剪一段春光,可抵岁月长
散文:我爱过春天,爱过你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文章原创,感谢分享!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