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美昭陵】洪建武/我爷的“财东梦 ”

`
壮美昭陵文化艺术平台
| 文学 |书画|摄影|朗诵|音乐|
|第 1231期|

我爷的“财东梦 ”
文/洪建武
我爷是清末人,命苦。三岁父亲就死了,瞎子母亲辛辛苦苦把他拉扯到十岁也撒手去了,我爷清楚的记得,我爷他妈是饿死的.死时拉着他的手说:”穷娃,啥时你才能成个财东人,把白蒸馍凉面尽饱吃?”后来我爷长大了,给财东人拉长工,打短工,看到人家财东人吃的白蒸馍凉面,穿的绫罗绸缎,住的砖瓦房,心里那个眼红啊!就没法说,自己给人拉了一辈子长工,田无一分,房无一间,住在村里的古庙里,吃了上顿没下顿,夏天好过,天当被,地当床,一条短裤过个夏。冬天就受罪了,腰里紧个麻绳,光膀子穿着老套子褂褂冻得直打颤,这日子确实没过头,有人说我爷的穷根扎到东海去了,他朝思暮想着成为不愁吃穿的财东人。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某日晚,他在庙里麦秸铺上睡着了。朦胧中有个鹤发童颜的老头拉起他说:“穷娃跟我走,过财东日子去 。”走到一处庄园,说:进去吧!这就是你的家,我爷抬头一看,大红门上钉着碗口大的门钉,两边贴着对联,左为:食粟之人勿忘稼樯之苦,右为:得意书生且记鲁境之难,门楣上有横 额,上书:“耕读传家”,进得门去,适有邻村刘姓寡妇捧来香茶饮之,尔后,膳至,乃为黄灿灿小米稀饭及一盘酸黄菜和白面蒸馍,还有一大老碗“黏窝面”,我爷狼吞虎咽一扫而光,打着饱嗝,拍拍肚皮在院子里转悠,观赏着他这个财东人的屋里,这里前有楼房,后有厅房,中间是个四合院,他想楼房和厅房应该是“挂蘸的”,后院还应有牛棚,走着看着,我爷心花怒放,一边手舞足蹈,一边喊着:“我是财东!”突然一失足,头上重重的一击,剧痛,睜眼一看,原来是关老爷供桌上的一只烂碗掉下来把他砸醒了,我爷没觉得疼,他只是后悔和惋惜那个梦没能继续.
以后的日子里,我爷仍旧过着拉长工的日子,每年龙口夺食的五黄六月,我爷站在村口大塚上四下一望,唐王陵以南,泔河两岸,金黄的麦浪翻滚,甘肃麦客成群结队来赵镇赶场,财东掌柜的领着一行一行的麦客去麦田,那翻滚着金色浪花的麦田,那遍地的麦捆,那装的像山一样的拉麦车……没有我爷的一捆一粒,我爷只有看的份儿 ,我爷心里总想着“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四九年解放了 ,爷当家作了主人,政治上翻了身,扬眉吐气了,可是我爷还是穷得叮当响,土改时评成份我爷评为贫农,爷很是不平,不服气,可喜的是没有了“财东”,因为大财东评为了地主,中财东评成了富农,小财东评成了中农,我爷想不通,为这事问过政府的“工作”(干部),为啥不把我评成中农,“工作”给他讲原因,说:“你不够条件。”他忿忿然,说“工作”有偏心,虽然我爷心态不平衡,但是也没办法啊!为这事我爷睡不好觉,吃不香饭,他想来想去想了个办法,把大儿子取名“中农”,二儿子取名“富农”,等有了三儿就取名”地主”,这不都成了“财东了吗!
遗憾的是,没等到三儿(地主)出生,我爷却要归天了。据说我爷在弥留之际曾仰天长叹“老天不公啊!” 这只是个传说,也是很老的事,那一代人都已作古,然而,先辈们的理念和执着,确实让我们这些后人刮目相看。
日有春夏秋冬
月有阴晴圆缺
人有兴衰成败
万物新陈代谢
时也勢也命也……
(请勿对号入座)
作者简介
洪建武,陕西省咸阳市礼泉县昭陵镇菜园村人。原中学语文教师,现已退休,喜爱文化艺术。
编辑︱赵晓萍 审稿︱赵春晓
签约作家洪建武文学作品选
上下移动可分享转发往期精彩文章
【壮美昭陵】洪建武/年之味一
【壮美昭陵】洪建武/年之味二
【壮美昭陵】洪建武/年之味三
【壮美昭陵】洪建武/春寒去海南
【壮美昭陵】唐陵下菜园村庙会//洪建武
【壮美昭陵】十三爷//洪建武
【壮美昭陵】十三爷//洪建武
艰难的日子//洪建武
洪建武||五八年,礼泉菜园沟那场水灾
【壮美昭陵】穆瓜驴//洪建武
洪建武//童年如歌
廊桥怀古//洪建武
知青黄志安//洪建武
追忆|洪建武:过去的那些事(下)
追忆洪建武:过去的那些事(上)
《壮美昭陵》原创文化艺术微刊
投稿邮箱:360701503@qq.com
微信:13468916590
(作品附作者简介+照片)
文中图片未经说明均来自网络
作品要求原创,未经网络平台发表
长按识别关注二维码
点击下面蓝字“阅读原文”平台作品一览无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