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的船

少年的船黎荔
我出生在一座山环水绕的小城,打小时候有记忆起,向窗外望去,越过开满杜鹃花的溪谷,远处水面上总能看到船来船往、穿梭繁忙。从随便哪一条街道出发,往低坡处走走,最后,总会来到河滩边。一叠石阶斜落到水面,把我的赤脚引进波光粼粼中,从脚上传导过来的沁凉,从上游到下游,所有的桨,所有的桥,所有的鱼虾都共享。河滩边,常有倒扣过来的斑驳旧船,破旧的网,被长久地弃置在那里。窃窃私语又绵绵不休的波浪,时间那无法抗拒的入骨侵袭,已深刻地写进每一个锈迹斑斑的柴油引擎,每一块色泽深暗凹凸起伏的船木。

少年时一直想有一艘船,我一个人的船。开到没有人,没有纷扰的世界的角落,再也没有人会指指点点,再也不用活得畏畏缩缩,像鱼从陆地进入了水里,像幼鸟在空中展开翅膀,不用去记得走了多久,不要去计算旅途多长,只需悠悠然地与船儿为伴,在鸟鸣中醒来,在水声中入睡,风中顺流而下,直到河的尽头,海的开端。在两岸的柳坡、田野之中,小船曲曲折折地前进,沿途有我从来没见过的风景,重叠翻飞的白色水鸟,一座又一座姿态各异的桥,五彩斑斓的山坡野花。奔流的河水澄清又明净,水里面的云天又深又空,繁茂墨绿的水草在江水里缓缓地游曳。航船向前俯冲的身躯上,交织着磨旧的帆索,长浪使它们轻柔地漂摇着。在船上的时光总会如河水般地流逝,俯身就能触到的浮萍与仰头就能看到的桥梁,都会缓慢而坚定地消逝在身后,或许只有这身下的船舱才是最真实的梦乡。我会看着每天都美得不一样的晚霞,看不开心的往事淹没在潮水的喧嚣里,看一条鱼从水中忽然泼剌跳起,一眼认出了我,和我打一个美丽的招呼。

这种儿时记忆太深刻了,以至在干旱无船的北方生活了那么多年,对我来说,从喧闹的人群中剥离出来的,寂寞的独处,如果用一幅画面来形容它的话,那么,那场景就如江流中的船,静谧中透着轻微的波动,水面上云群低沉缠绕。
少年的衬衫像一张白帆,可是,我已错过了远方的船。橹停了,桨丢了,时光匆匆而去,如湍急的流水,翻滚的波浪,谁再来给我唱一首船歌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