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顶炼臂的傻瓜

燃顶炼臂的傻瓜
月堂道昌禅师
【原文】
  月堂昌和尚曰:“昔大智禅师,虑末世比丘骄惰,特制规矩以防之,随其器能,各设攸司;主居丈室,众居通堂,列十局头首之严,肃如官府。居上者,提其大纲,在下者,理其众目;使上下相承,如身之使臂,臂之使指,莫不率从。是以前辈,遵承翼戴①,拳拳奉行者,以先圣之遗风未泯故也。”
翼戴:恭敬推戴。
【语译】
  月堂昌和尚在给舜和尚的书中说:“从前百丈怀海禅师考虑到去圣时遥,众生多骄奢懒惰,很难成就无上妙道,因此特立丛林规矩以作防范。根据各人的器量才能设立各种执事,主法的人居住方丈,一般人都住在通堂。在寺僧中设十局头首,即两堂、首座书记、藏主、知客、都管、监寺、副寺、维那、典座,职责严明,如同官府。主法者处上位,传持大纲法令,执事分理杂务,上下相承,如身体指挥手臂,手臂指挥手指,一环扣一环,这是百丈首创的。因此古德遵承百丈创立的规矩法度无不恭敬顶戴,拳拳服膺,身体力行,这都是由于先圣所遗留的风化还没有泯灭的缘故啊。”
【原文】
  “比见丛林衰替,学者贵通才①,贱守节,尚浮华,薄真素;日滋月浸,渐入浇漓。始则偷安一时,及玩习既久,谓其理之当然,不谓之非义,不谓之非理。在上者,惴惴②然畏其下;在下者,瞪瞪③然伺其上。平居则甘言屈体,以相媚悦;得间狼心诡计,以相屠狯④。成者为贤,败者为愚,不复问尊卑之序,是非之理。彼既为之,此则效之;下既言之,上则从之;前既行之,后则袭之。呜呼,非彦圣⑤之师乘愿力,积百年之功,其弊固,则莫能革矣。”(与舜和尚书)
通才:世欲才学。
惴惴:忧畏。
瞪瞪:斜视。
屠狯:算计。
彦圣:大菩萨。
【语译】
  “近来常见丛林道法衰落,学者祟尚才学,卑视节操义气,习惯于虚浮华饰,远离真实朴素,天长日久,逐渐演变成浇漓的风气。开始不过是上下偷安于一时,等时间再长,则认为理该如此,竟不知道如此行事非理非义。主法者苟利偷安,常怀忧闷,害怕下面的僧人检举揭发。一般僧人苟利违心,见机行事。闲暇无事时则卑颜屈体、阿谀奉承;见有机可乘,便设计谋害。如果事情成功了就称为贤者,事情失败了便被为愚者,竟不管一般的尊卑次序,是非曲折,前面有一人这样做,后面必有跟随的人。在下位的人胡言乱语,主法的人竟随声附和而不敢违背。前者作俑之,后者蹈袭之。唉,到了这般地步,如果不是乘愿再来的圣哲,积聚百年的功力根本无法革除积弊。”
【心解】
  月堂此番,道尽末法丛林,一切败行恶俗;然古今相仍,当世如彼,或恐更甚;别无良策,诚如所说,非大愿菩萨,百年之功,不足革其弊也。
【原文】
  月堂住净慈最久,或谓和尚行道经年,门下未闻有弟子,得不辜妙湛①乎月堂不对,他日再言之,月堂曰:“子不闻昔人种瓜,而爱甚者,盛夏之日方中而灌之,瓜不旋踵②而淤败,何也其爱之非不勤,然灌之不以时,适所以败之也。诸方老宿,提挈衲子,不观其道业内充,才器宏远,止欲速其为人③;逮审其道德则淫污,察其言行则乖戾,谓其公正则邪佞;得非爱之过其分乎是正犹日中之灌瓜也。予深恐识者笑,故不为也。”(北山记闻)
妙湛:即月堂本师,妙湛恩慧禅师。
旋踵:不久。
为人:为人师表。
【语译】
  妙湛即福州雪峰妙湛思慧禅师,浙江钱塘人,俗姓俞,得法于法云善本禅师,青原下十三世。月堂和尚住持净慈寺多年,有人说和尚行道这么长的时间,门下从未听说有付受弟子承绍宗旨,岂不辜负妙湛先师吗月堂当时没有回答。过了不长时间,又有人提及此事,月堂说:“你难道没有听说这从前有人种瓜,希望瓜快点长大,在酷暑时中午浇灌,这瓜不但没有长快,反而枯死了。为什么呢不能说这人不爱惜瓜,只是因为浇灌的时间不对,所以弄巧成拙。现在诸方长老提挈衲子也是这样,竟不看他道德福慧是否具足,又不顾他是否有才智、器度是否远大,仅要他赶快出世。等他出世后才发现他的道德污浊、言行不一、奸邪便佞、没有廉耻,这不是由过分溺爱造成的吗这就好比中午太阳正足时给瓜浇水。我害怕给有识之士留下笑柄,所以不做这种不负责任的付援。”
【心解】
  自来丛林主事者,多有以他方人才视为己出,而欲早沾名气,以显位尊;故常不择其贤才,见成名衲子,但笼络罗置,无所不用其极,故有月堂所言之事。
  殊不知佛法慧命,丛林风范早被这般丑类败行所坏。古人云,兴一利必有一弊。鸣呼,为奸人所乘,何止一弊百千万弊由此而生矣。此为古来有识者,痛心疾首者也。
【原文】
  月堂曰:“黄龙居积翠,因病三月不出。真净宵夜恳祷,以至燃顶炼臂,仰祈阴阳。黄龙闻之,责曰:‘生死固吾分也,尔参禅不达理若是。’真净从容对曰:‘丛林可无克文,不可无和尚。’识者谓真净敬师重法,其诚至此,他日必成大器。”(北山记闻)
【语译】
  月堂和尚说:“黄龙大师住持积翠寺时,患重病,卧床三月不起。真净克文为使师早日痊愈,午夜在三宝前诚恳祷祝,以至头顶燃香,臂上灼灯,用作供养,仰祈神力帮助救治。黄龙听说后斥责道:‘生死人人不可免,我能避免吗你是个参禅衲子,这样不懂道理。’真净克文从容地回答说:‘丛林里可以没有我真净克文,然而不能没有和尚。’识者说真净克文这样敬师重法,日后必成大器。”
【心解】
  真净为师为法,若不如此,即非真净。黄龙闻之,而不责备,亦非黄龙。古人风范,道义相从,心法互应,佛法慧命乃能长焰。苟非如此,则师道凌夷,法教败退,丛林危殆。
【原文】
  月堂曰:“黄太史鲁直尝言:黄龙南禅师器量深厚,不为事物所迁,平生无矫饰,门弟子有终身不见其喜怒者。虽走使致力之辈,一以诚待之。故能不动声气而起慈明之道,非苟然也。”(黄龙石刻)
【语译】
  月堂和尚说:“黄山谷居山曾经说:黄龙慧南大师器量深厚,不可测度,不为一切事务所转,一生作事没有矫诈修饰,入室弟子有终身不见大师喜怒哀乐的。即使是仆从力役,大师也以诚相待。所以他能不动声气地振兴慈明道法,这难道是偶然的吗”
【心解】
  黄龙而后,真净克文乃能绍继师风,起临济心法于末世,代代相传,自得天机,而成黄龙一系。
  禅本一家,法无二致,只缘人有南北,地有东西,宗风各异,故有五家七宗之分立,实乃因人时地制宜而有所不同,非禅实有五家七宗之别;后世妄分你我,巧立宗旨,同路成仇,一室操戈,断送宗门慧命,皆因不明法教宗旨之故。  [文/王绍璠,摘自《禅门论语——禅林宝训今解》(南宋)大慧杲、竹庵编著,王绍璠心解,林明珂今译]
我们的使命:◎打造百年常青的生命型企业,弘扬精蕴的中国文化,实现心的解放。我们的理念:◎归零达道、达道归零;经济文化、文化经济。
关注百丈文化动态,请订阅我们的公众微信号:baizhangwenhua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