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本无忧,因雪白头;水本无愁,因风起皱。我和她的相遇,或是缘分,或是命运安排,但此生注定,我她两人共渡。那时,年少。我恨她。初中时,就像那首唱的那样,“谁还没有辜负几段昂贵的时光。”我所在的学校管理不是很好,老师也并非严师,而我又很不自觉,经常旷课,逃课,导致我的各科成绩一泻千里。起初,我也没放在心上,认为缺几节课,以后补上影响不大,间接性地血脉喷张,立志学习也会在最后取得不差的成绩,但那都是幻影,像泡沫一样缥缈,一触即破。
我还是继续“疯”下去,虽然我每天补课,但却丝毫没有进步。期末,我的成绩一落千丈,她觉得很不解,她告诉我,那个学校很好,严师多,如果我再这样下去,那就是我的“归属”,那时的一句,约定。我的心里飘飘然。可是后来,那些原先和我一起,在智力上甩我千里之外,在勤奋上又置我于万丈之远,我再也无法改变,那个约定,实现了。
那天,阴云布满硕大的天空,寒风凛冽。我和她骑车来到那个学校,一路上我们无言,任寒风将心中的话语吹散,飘零。她问了学校的概况,就想要把我送来。开始,我以为她只是打听一下,并没有决定之类的,可当我听到“好,就这样吧!”我的心在隐隐作痛,在滴血。我盯着办公室里众人的眼光,直接奔了出去,破门而出,“嘭”。时间在此刻凝结,寂寥无声。我再也没有畏惧她的任何言语,头也没回地骑车离去,逃离那个我讨厌的地方,讨厌的人。一路上的风很冷,比来的时候还冷。不知道她为什么要那样对我,那么残酷。心中那说不出的难过,再也隐藏不住,泪水冲垮了岸堤,再也不可收拾。长路漫漫,泪水相伴,泪痕划过脸颊,风一吹,生疼,可又会有谁懂?终究,是抵不过她的,我妥协了。我以为,我的结局不过如此。在那里,没有人再管我了,我可以自由自在的飞,不受拘束,可是,我错了。莫名地,我开始感到孤独,初来乍到的我,一个陌生的环境,一群陌生的人,让从未离家的我,感到从未有过的无助,我想家了。可是我仍旧恨她,如果不是她,我也不会沦落至此。她也知道我会想家,每个星期都会来看我,给我带一大包零食,我想,她只是心里愧疚,为了弥补我吧!那都是理所因当的。可是,我却迟迟未能明白,一个不善表达的人的心意······一年又一年,我对学校已经深知,她渐渐也不来看我了,但不知为什么,我开始怀念那段时光。我也不知道,想的到底是一包零食还是那送零食的人。
终于有一天,她突然来看我了,没有那熟悉的零食,只有一个恶讯,父亲出车祸了。霎时,我的世界塌了,眼前一片昏黑。一路奔赴到医院,除了父亲的病况,没有多余的话语。到了医院,父亲已无生命危险,只是躺在病床上,脸色黄瘦,眼角多了几针缝线,腿上覆满了晃眼的白石膏,看得我心痛,真的很痛,可我却不想在她面前哭,泪水迟迟在眼眶打转,像一潭死水被风撩起的涟漪。她却说:”没事的,一切都会好的,好好学习吧,不要紧的。”说着她走出了病房了,我看到了那个矮小的背影,在用手拭泪。那一刻,我开始真正懂得,那个人的心是如此纯粹,简单。此后,成熟。我爱她。从那以后,我才发现,她对我的爱,丝毫未减,只是用她自己的方式独自守候。只有我和她心知。每次回家,我们多会聆听彼此的心声,将我们之间的隔阂慢慢拉近。像朋友,像姐妹。是天长地久的渗透,是融入彼此生命的温暖,是留在血液中的懂得。她,就是我的母亲。那个带我走过数十载春秋,却毫无怨言;那个曾因家庭不和数次想过一走了之,却只因对我的不舍,而受尽种种委屈与不被理解;没有她,或许我还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没心没肺的小丫头,是她给了我生命,也赋予了我会爱的灵魂。龙应台说过”所谓父母子女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而我只想,转身,拥抱她!
投稿请发至
[email protected]
作者:景艺
编辑:侑晨YouChain
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后台授权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