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是螺旋的

宇宙是螺旋的
黎荔
说到螺旋形,我立刻想起了凡高的《星月夜》,他以螺旋形的笔触来运载奔涌不息的情感之流,用夸张的手法,生动地描绘了充满运动和变化的星空。整个画面被一股汹涌、动荡的蓝绿色激流所吞噬,旋转、躁动、卷曲的星云使夜空变得异常活跃,大地在颤抖,天空如旋涡、似火焰,树木绞扭,似乎要把自身连根拔起。凡高那种饱含自发性激情的有力笔触,粗犷,豪放,充满动势、紧张和强烈的节奏感,既非顺从于事物固有的肌理,也不倾向对象本身的动态,而是从大自然中抽取出来的心灵象征。他是怎么画出来的?1889年的凡高,精神第二次崩溃的凡高,难道真的用分裂和谵妄的意识,进入到了时空和宇宙的旋涡深处,揭示了在绘画形式和人类情感之间、在物质材料和终极真理之间可能存在着的直接联系性?

还有一个当代艺术家罗伯特?史密逊也展现过螺旋形,他做出的可不是架上艺术,而是以天地为舞台的大地艺术作品《螺旋防波堤》,完成于1970年。艺术家获得了犹它州(Utah)10英亩(4.05公顷)湖滨地带的20年的租用权,他雇用了承包人,租来了运土机,把6.5000吨的黑色玄武岩、石灰岩和泥土倒入盐湖红色的水中,形成了一个长1500英尺、宽15英尺的螺旋形的防波堤。这道防洪堤像是蛇一般缓慢地爬入粉红色的盐湖水中,非常优美。螺旋形的中心离岸边150英尺(46米)远。观众可以顺着堤坝走到尽头,在尽头什么也没有,艺术家并不是想让人看到什么,而是让人通过进入作品而接触自然,伫立在螺旋形防洪堤的尽头,那个一无所有的中心点,去静静地感悟一切。

周而复始,循环往复,螺旋形上升本身就是宇宙万物的发展规律。从宏观的角度,宇宙是螺旋的,是一个有着强大的向心力的漩涡,这个漩涡不断把周边各个事物卷到一起,形成一个极其丰富的、巨大的时空的存在。从微观的角度,我们的生命是一套自我复制系统。生命的神秘,就在于DNA这一对美丽双螺旋的丝带中。DNA双链的碱基是互补的,可以相互复制。将双链拆开之后,会发现它们之间的关系恰似胶片的正片与负片。以正片为模板,复制出新的负片,以负片为模板,复制出新的正片。如此一来,便有了两组新的DNA双螺旋。以正片或负片的形式写入螺旋状“胶片”的暗号,就是基因信息,生命就是这样一个不断绵延复制的螺旋体。

在我们拥有生命之前,是虚空,是静止。然后,父精母血,两妙相抟,玄关一窍,自虚无中生。一个点出现,创造力展开。降生之后,我们的生命在一呼一吸之间。呼出,膨胀的宇宙,吸入,收缩的宇宙。创造伊始,生命萌发,能量盘旋而出,生命从中心喷薄而出,形式由简单单一变得繁复多样。在“出生——生命——死亡”的普遍循环的巨大圆周中,最终,必将有一天,我们螺旋收缩回到中心集中的一点,出发点说到底也是我们的回归点。
从玄关一窍的角度,也许,在我们的生命构造中,最初的起点一直在发挥作用,一面推动事情的演变,一面又返回源头。静止的眼,始终居于环绕它的激荡螺旋的中心位置。不管螺旋增长得多么庞大,中心自始至终发挥着稳固的支撑作用,在漫漫一生中支持着我们的成长。从人类到宇宙,一切生命力螺旋的能量释放出来,稳固的中心都在支撑着整个矩阵,一如位于风暴中心的阵眼。笔直的树干支撑起参天大树,支持着所有外扩盘旋而出的枝叶。我们每个人的灵窍深处,神性也一直在向我们默默显示自身:它充溢浑圆的宇宙,独居中心的位置,而那里正是灵魂之所在。
“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宇宙是圆的,一个由元气演变而来的无可遏抑的螺旋运动。这个回环运动,并非同类东西的循环,而是螺旋式的演进,螺线的外扩和收缩都是无限的。正如河水蒸发出去,凝结成云,云再降成雨,回过头来滋养河流。然而,凝聚成雨水的云不再是河水,而雨也不再落在同样的河水上。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