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现在,过去再不来

从前现在,过去再不来黎荔
《一生所爱》是由唐书琛作词、卢冠廷作曲并演唱的歌曲,最早于周星驰经典电影《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片尾出现。卢冠廷用粤语吟唱的这首经典情歌,款款柔情中带着苦涩与悠扬,配合着电影中那伤感的离别桥段,让人深深感受到“人生就是遗憾组成”,沉浸于永失所爱的哀伤和无奈。人生如戏,戏如人生。1994年,至今二十多年前,周星驰正是人生黄金年纪,盛名之下,拍摄《大话西游》时,他扮演孙悟空,与朱茵扮演的紫霞仙子有一段恋情,但他不能明白自己的心意,年少轻狂,不懂得珍惜,最终失去了这份情感。当时,人戏合一的朱茵,表演非常到位,眉梢眼角尽是风情,望向星爷的眼眸闪着光,清纯而又痴情。《大话西游》这部电影,是周星驰与朱茵情感的转折点,他们三年地下情以分手告终。朱茵情伤深重消沉三年,而星爷则爱无能,无朋友,孤独至今。个中原因,除了当事人,外人恐怕难以知晓。谁知道《大话西游》中朱茵的那些戏份,是“剧情如此”还是“有感而发”?拍摄的进度和她的感情变奏,时间顺序到底是怎样的呢?在流下那一滴眼泪之前,是否真的发生过什么?初登场时的紫霞,芦苇荡里撑开一支竹篙,明艳灵动,幻想“我的心上人是个盖世英雄”,天真笃定。但到了后来,眼角眉梢全都是哀怨、愤恨、不解、不舍。真不知那些时刻,究竟是紫霞还是朱茵?究竟是戏还是真实人生?
当《大话西游》的结局出现时,斩断情丝的齐天大圣深藏起恍然若失的惆怅,身影渐行渐远消失于天际间,缓缓响起的,就是这一首悲伤的歌曲——卢冠廷的《一生所爱》。从前现在过去了再不来  红红落叶长埋尘土内  开始终结总是没变改  天边的你飘泊白云外  苦海翻起爱恨  在世间难逃避命运  相亲竟不可接近  或我应该相信是缘分  情人别后永远再不来(消散的情缘)  无言独坐放眼尘世外(愿来日再续)  鲜花虽会凋谢(只愿)但会再开(为你)  一生所爱隐约(守候)在白云外(期待)  苦海翻起爱恨  在世间难逃避命运  相亲竟不可接近  或我应该相信是缘分
一个转身,至尊宝终究成为了紫霞的路人,也成为了整个世界的路人。面对城头男女,孙悟空附身夕阳武士,给出无数人热泪纵横、内心中期盼的最后答案。附身后的孙悟空发自内心肺腑给了紫霞一个深深长吻,这一吻穿越地老天荒,不再相信自欺欺人的一万年,他语气坚决地说出了那三个字。先前拒不让步的夕阳武士,终于拥抱着爱人幸福陶醉。人群转身远去的孙悟空,了却尘缘心事,消失在大漠黄沙尽头。后来的后来,西游路终是周星驰一辈子过不去的坎,从大话西游系列到降魔伏妖,他重演了一遍又一遍,是最爱还是最痛谁又知道呢?这些折腾来折腾去的西游系列里,所有的挚爱都在失去,所有的真爱都不能重来,分明都烙印着《大话西游》的影子。那些失去的白晶晶、失去的紫霞、失去的段小姐,都以相同的方式被辜负、被错过。就连主题曲,周星驰也怀旧,在2013年的《西游降魔篇》里,还是选十几年前的这首《一生所爱》,将粤语歌词重填国语。“开始终结总是,没变改”这一句,变作“从前直到现在,爱还在”。回首当年,周星驰也曾说过追悔莫及,说过重新选择,但世间并没有“如果”。所以,《大话西游》结束了吗?没有。那份惆怅还在生长,那本真经也还没取到。它戏里戏外留下的爱情命题依旧被讨论、被延续着。二十多年前,谁能猜到呢——一出戏被掺进了人生,演成了自己的故事。至尊宝看似有很多次选择:选择爱谁,白晶晶还是紫霞?选择是谁,至尊宝还是齐天大圣?选择做什么,杀唐三藏还是继续取经?但结果呢?他没得选。所有东西都是命中注定的。救白晶晶,不过是让他有理由穿越到500年前,遇见初恋紫霞。救紫霞,不过是让他主动戴上金箍,接受束缚和宿命。这也是片尾曲《一生所爱》最后押的那一句,“在世间难逃避命运,相亲竟不可接近,或我应该相信是缘分”。
命运框定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在成长中收获所得,也伴随着失去,猜得中前头,也猜不着结局。世界有太多难以回避的枷锁,有观音也有牛魔王。置身此间,心里的一滴泪其实无足轻重。自由除了洒脱还意味着责任,爱情时而幸福也终归有痛苦,凡此种种,我们别无选择。青春挥霍过后,曾经的莽撞少年开始懂得:盖世英雄和一生所爱都是敢做敢恨的“少年游”,理想的阴影下,才暗藏生活的本质。无所谓好与坏,但求直面真实。哪怕认识真实,要戴上金刚圈,埋藏惶惑与伤痛,也终究避无可避。在《大话西游》影片结尾,周星驰以一句诙谐的“他好像一条狗哎”把自己置身事外,冷冷清清地疯疯颠颠,撕心裂肺地逗比搞笑。要到很多年后,人们才会发现,周星驰总喜欢用喜剧的方式拍悲剧。他的无厘头,其实是笑着流泪,以玩世不恭对抗残酷。有人说,这是周星驰自己在做龙套演员时,有导演或演员对自己说过的侮辱话,他把这句话放在自己的电影里,作为对过往艰辛的一个纪念。我觉得,这是周星驰对于自身成长的思考。当一个男人不断成熟,入世渐深,在滚滚红尘历练,丢掉了原本纯真的自己,在所谓的修成正果的道路上,不但将少年爱情作为牺牲品,还带上了金紧禁三个箍儿,违心奉仰,欺心苟安,摇尾乞食,夹尾做人,夜深人静时审视自我,觉得自己真的好像一条狗啊!狗样的人生,这话本身是对自己的一种讽刺。某些话,错过了当初的年纪,就失去了开口说出的勇气,就像某些人错过了相爱的年纪,就没有了再次拥抱的权利。原谅走过的那些曲折吧!原来留下的都是真的。也许什么都没有忘,只是有些事只适合收藏,不能说,也不能想,却又不能放。岁月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行,偷走了青丝,却留下了心里的一滴泪。失去一生所爱的痛苦永远在那里,即使永恒地回望,也无法修复伤口。只能从此后,秋云春水,千山暮雪,各自珍重!然后烟花熄灭了夜空沉寂了那只是一场偶遇的烟火越变幻越寂寞在很深很深的夜里到很深很深回忆的那口井轻抚那泛着森然绿苔的井壁看看还能打捞起些什么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