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堂卮言第二期“镜子阶段”理论学习之一 ——刘忆非导读拉康《镜子阶段》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雪堂卮言第二期“镜子阶段”理论学习之一——刘忆非导读拉康《镜子阶段》
关于第二期“镜子阶段”的学习,缘起六月份组员李晓华的提议。当时晓华身怀六甲,每次不辞辛苦挺着孕味十足的肚子来参加小组学习。看她摸着肚皮说想好好学习镜子阶段,大家都一致赞同。我们都清楚《镜子阶段》对拉康来说意味着什么,那是拉康派精神分析呱呱坠地的之时;我们也明白“镜子阶段”对六到十八个月的孩子是另一次新生,所谓自我意识的拥有,这是人类独特之处也是悲哀之时,终其一生我们都在剥离这内在空无的想象欺骗之维;当然,除了晓华没有人知道镜像期对这位准妈妈意味着什么,为什么提这个议题。有趣的是,此刻当我们阅读、学习这篇文章,晓华的孩子已经萌萌哒降生了。我去看望过,萌萌她肉肉的脸颊,双瞳剪秋水,却时刻露出凝思疑惑的表情。她或许知道妈妈和妈妈的小伙伴们已经开始阅读她的疑惑和所有人的困惑:我们所照见的我们、他们,如此完整美丽的躯壳只是徒有其表吗?
忆非花了很多时间来收集此次学习的文本,从拉康的原典文章,到精神分析辞汇词条及拉康后来关于自我(ego)的思考和弗洛伊德《论自恋导论》,最后还囊括了吉布尔先生来中心讲学对《镜子阶段》的讨论五讲。2018年10月4日第一次导读由忆非开启,他对拉康那篇《镜子阶段作为“我”的功能之构成者》(李新雨翻译版,在此谢谢新雨兄提供的优秀文本)做了细致地梳理,下面就是他为领读所写的提纲精要,非常精彩,一字未改全文录入:
1
关于写作背景
①本文是1949年拉康参加第十六届国际精神分析大会上作的报告,这是“第二篇”《镜子阶段》,拉康曾在1936年的大会上阅读过另一篇关于镜子阶段的文章,但当时的发言被会议主席琼斯打断(由于会议所设置的发言时间有限,拉康的发言超时),且文稿已失传。
②在两篇《镜子阶段》期间的时间里,发生了下列事件:
A.拉康继续(自1933年起,至1939年)参加科耶夫关于黑格尔《精神现象学》的研讨班;
B.1939-41年间,拉康的三个孩子接连出生;
C.第二次世界大战(1939-1945),纳粹德国入略法国;
D.弗洛伊德离开维也纳,途经巴黎(拉康没有参加为弗洛伊德举办的小型聚会)去往英国,后去世;
E.拉康发表关于“逻辑时间”的文章;
F.拉康去往英国进行学术访问,与琼斯等人有交流,之后拉康出版了英国之行的报告;
G.拉康开始以精神分析家的身份工作;
“*我们无法确定这些年间发生的事件对本文的创作是否有着直接的影响,但也许它们以某种方式影响着其作者,故在此列举一二;
**“镜子阶段”常被看作拉康为精神分析理论做出的第一个贡献,但显然它不仅是“首先”或“开始”,许多事情在此之前已经发生。

关于题目
02
①“我”,对应法语Je而非moi或ego,在文中也有一个以“独特”方式使用过的翻译je-idéal(用于翻译弗洛伊德的术语“理想自我”Ideal Ich),该术语后来皆作moi ideal;
②副标题中的“精神分析经验”,联系于弗洛伊德的理论主张和拉康“回到弗洛伊德”的说法。
03
关于“反对一切源自‘我思’(cogito)的哲学”
①笛卡尔哲学是欧洲哲学重要的组成部分,也是促进了科学发展的重要哲学思想,弗洛伊德和拉康也都曾有“使精神分析成为一门(主体)科学”的类似表达,但为什么在此拉康强调反对笛卡尔哲学的核心——“我思”?
②弗洛伊德对于无意识的发现(特别是口误与过失行为的研究),以及精神分析临床实践的经验,把“我不思”(理性之外)提到了一个重要的位置;
③两者的不协调是具体表述上的,但是否完全对立?
引入心理学/哲学研究的观点(鲍德温、柯勒、瓦隆)
04
①“顿悟”的问题;
②镜像对于人类的“我”之构建的作用(鲍德温首先提出)。
05
“狂喜的扑腾”描述了一种生动的场景,但“镜子阶段”并非仅仅是这种场景式的现象,其本质也不依赖某个具体的展现方式而存在。“镜子阶段”是一种具有特定功能(对于人类的“我”来说是构成性的)的结构,而这种结构通常在幼儿/母亲/镜子/镜像/环境等具体元素的参与下得以具体呈现。
06
关于“……在一阵狂喜的扑腾中克服了此种倚靠的羁绊,以便把他的姿态悬置在一种多少有点倾斜的的姿态上,以便再现这一形象的某个瞬间的模样,从而将其固定下来”(李新雨译版),其中倾斜penchée一词(褚孝泉版也作“倾斜”译),法语亦有俯身、欠身、弯腰之意,芬克英译版将其作leaning-forward,以对应take in(法语原词ramener,李新雨译作“再现”,褚孝泉译作“保持”),芬克这个“有朝向”译法,似乎更符合后文所说的“动力”场景的感觉。中文译法,亦可再推敲斟酌。
07
关于“它不但揭示了……动力,而且揭示了……本体论结构”,以及“偏执狂的认识”
①强调了镜子阶段不仅是一种体现精神动力运作方式的具体现象,同时展现了人类(精神/现实)世界的结构;
②关于“偏执狂的认识/知识”,法文原注提及《写集》的另两篇文章,在那里讨论了人类取得(关于“我”的)知识的方式具有偏执狂式的精神运作特点。
08
值得玩味的几个词语,assumer,李新雨译作“承担”,注释提及有“升入天堂”之意;后文有prédestination(李新雨、褚孝泉都译作“注定”)和Imago(李新雨、褚孝泉都译作“意象”)。有趣之处在于,prédestination也用以指“灵魂预定说”,而Imago一词的“古老”也许正是在于圣经言及的“ 神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此处上帝的形象即Imago Dei。。。
然而,一个半小时的导读和讨论,在此戛然而止,大家均表示意犹未尽。忆非对文章的解读也远远没有结束,都期待他再次带来如此细腻深入的解读。不过他表示等一等,而我们也同样期待聆听其他组员精彩呈现。下一次白夏美女导读Evans词条:镜像、自我、碎裂身体、诱捕、攻击性和想象,翘首以盼中!
导读文本:雅克·拉康《镜子阶段作为“我”的功能之构成者——正如此功能是我们在精神分析经验中揭示出来的》
链接:拉康 / 镜子阶段作为“我”的功能之构成者
讨论现场
撰稿:刘忆非、贺辉
编辑:玄渊、何一
长按二维码关注
本公众号版权归“雪堂卮言精神分析杂志”及作者所有,任何组织和个人,在未征得我们同意的情况下不能转载我们的文章,感谢您一直以来对我们的关注。如需转载合作等其他事宜,请联系我们:xtzhypsych@126.com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