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博取更多的时间

怎样博取更多的时间黎荔
时间,是世间最有价值的东西。现代性进程所带来的最本质的一个改变,是时间。
在农耕时代,也就是工业化之前的人类历史时期,人和时间的关系是符合自然之道的,就是日升日降,春夏秋冬,春种秋收,是一个圆形的循环的时间。人根据着这种圆形时间,非常从容、也非常安详地生活,因为他们知道,大自然的整个变化都是可以把握的,春后会有夏,夏后会有秋,秋后会有冬,人们可以非常淡泊地去面对时间的流失,并且不会去努力地超越时间,膨胀时间,试图最大化地利用时间。
而到了现代性之后,这个圆形的循环的时间,第一次被人类拉直了,也就是说今天我们面对的,都是一个直线的时间,它不再指向过去现在和未来,它只指向一个方向就是未来。时间第一次和未来的预期,直接挂钩和对等,于是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我们都有着一种预期,就是我们今天花出去的,每一分钟的时间,它在未来都要给我们,这每一分钟的,我们的时间花销的回报。我们就像一支弓箭那样奔向未来,我们不再拥有古典时期的圆形的循环时间,我们只拥有着不断地去榨取、最大化效用的时间。时间之箭只奔向未来。环顾四周,我们这个社会是高速飞奔的,大多数行业的中坚力量都无数加班,身心透支,一路狂奔,好像这样我们就能博取更多时间一样。
在时间的高效开发利用上,至今有一位无法超越的人类的神级人物,这位“跨界”的大神,他是画家,还是雕刻家、建筑师、音乐家、数学家、工程师、发明家、解剖学家、地质学家、制图师,植物学家和作家,他的名字是达?芬奇,除了他,还有什么人可以这么牛X?也许只有创造他的上帝可以媲美。一般人每天的睡眠时间是7到8小时,这对达?芬奇来说实在太奢侈了。于是他发明了一种将睡眠时间拆分、区隔的方法,每工作4小时睡15分钟,这样每天的睡眠时间累计也就是1.5小时,人类可以和上帝博弈,争取到更多时间工作。真的好想亲身试验以证实其有效性!但真心做不到,我不知道怎样强大的意志和身体管理力可以做到。据说前几年,意大利著名生理学家克拉胡迪奥?斯塔皮参照达?芬奇的方法,对一位航海运动员进行了长达两个月的类似睡眠试验。经测试,受试者的逻辑思维和记忆运算等能力均完好无损。实验说明达?芬奇睡眠法不仅能满足机体代偿功能的需要,而且还预示着利用人体生理潜力的广阔发展前景。但达?芬奇的时间管理法太过强悍了,恐怕不适用于一般人类个体。那么,什么才是最强大的时间利用法呢?
童鞋们别着急,且待我缓缓说出我自认为的一个答案。其实,我觉得时间也许是个幻觉,正如空间是幻觉一样。在无涯的时间旷野中,天然的东西可以漫不经心的继续天然下去,天然以外的东西则任由岁月侵蚀,直至荒芜。山上的一盘棋下完,手里的斧柯已经烂掉了。可仅仅是下了一盘棋啊。迟钝的地球翻个身也需要千百年,而这一翻身就形成了五大洲四大洋。我的一翻身,扬起又落下无数尘埃,假如一粒尘埃中有一个微观宇宙的话,那么这就是微观文明的又一次毁劫与重生。时间的尺度是不一样的,地球不能理解短暂的翻身会意味着什么,我们也无法理解那一瞬间对尘埃意味着什么。
我想起了博尔赫斯的小说《秘密的奇迹》:
行刑队站成一排。赫拉迪克背靠营房的墙壁站着,等待开枪。有人担心墙壁沾上血迹;便吩咐囚犯朝前跨出几步。赫拉迪克可笑地联想到摄影师吩咐对象摆好姿势的情景。一滴雨水沉重地落到他一侧太阳穴,顺着面颊徐徐淌下;军士长一声吆喝,发出最后的命令。
物质世界凝固了。
枪口朝赫拉迪克集中,但即将杀他的士兵们一动不动。军士长举起的手臂停滞在一个没有完成的姿势上。一只蜜蜂在后院地砖上的影子也固定不动。风像立正似的停住。赫拉迪克试图喊叫,发出声音,扭动一下手。他明白自己动弹不得。他听不到这个受遏制的世界的最轻微的声息。
小说里的主人公就这样在时间凝固的一刻起构思了一年的剧本,然后在剧本划上最后一个句号的时候被突然开始飞动的枪弹结束了生命。
我时常在恍惚中做了一个无比漫长的梦,可醒来时发现,时间只走过了10分钟,这种奇妙的经验肯定困扰了很多和我一样的人。许多青春片中,老男孩人已中年、半生浪荡、伤痕累累、悔不当初,可影片临近结束的时候,主人公突然醒来,发现经历的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梦。窗外阳光照在他的脸上,他还在高中的教室,趴在刚刚睡着了的课桌上,耳朵里回荡着夏日的蝉声如雨。爱因斯坦曾写过一篇名为《外在感受对时间膨胀之影响》的论文,发表于1938年出版的《热科学与技术学报》(第一卷第九期)。他所进行的实验主要是:一个男人与美女对坐一小时,会觉得似乎只过了一分钟,但如果让他坐在热火炉上一分钟,却会觉得似乎过了不止一小时,这就是相对论。结论:观察者的心理状态对时间的感知有很大的影响。这篇论文,我们这些不肖后人,每每看了都会觉得很欢乐,可是,20世纪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论证的,是多么严肃的学术问题呀!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