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次被证监会提及,金交所到底归谁监管?又如何监管?

作者:团结湖
研究方向:基金产品路演与商务演示;政信金融;资产配置;理财顾问知识体系;金融培训师PTT训练。

在12月1日举行的第三届(2018)新金融高峰论坛上,中国证监会打击非法证券期货活动局局长李至斌发言表示目前全国共有金融资产类交易场所70多家。网贷之家数据显示,目前仅传统网贷平台与金交所合作的规模累计约1000亿元-2000亿元,全部互金公司与金交所合作的累计规模将在万亿元以上。
如此大的存量规模,监管真空是万万不能的。那么,到底谁来监管金交所,又怎么监管?是我们理财顾问当下最关注的问题。就金交所遗留问题,
一大波监管已在路上
2018年9月13日,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在北京组织召开,联席会议召集人、证监会主席刘士余作了讲话。会议指出:

部分交易场所违法违规交易虽已关停,但风险处置工作任务依然繁重;部分交易场所存在的风险隐患亟待化解;违法违规交易活动滋生的条件仍然存在;交易场所过多过滥的现象尚未得到根本扭转;涉及交易场所的信访投诉数量依然不少。要始终保持高度警惕,严防交易场所违规问题死灰复燃。

其中尤其是金交所(金融资产交易中心等)脱离交易所本职功能,通过互联网平台向C端大众销售拆分后的小额金融产品,产品违约后风险呈几何倍数放大,至今对投资人仍影响甚大。会议还要求,联席会议成员单位、有关部门要积极采取措施,指导各地区的清理整顿和遗留问题化解工作。各地区要坚持底线思维,讲究方式方法,稳妥推进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和遗留问题处置工作,防范风险,确保不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切实维护社会稳定,彻底扭转“劣币驱逐良币”局面,推动交易场所走上健康发展的道路。
从一个私募基金从业者的视角观察,现在的金交行业所面临的问题与中国基金业协会的监管发展呈相似性。
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于2012年6月6日成立和《证券基金法》于2015年修订,这两大事项标志着私募基金行业从过去“无人监管”进入到“依法监管”、“自律监管”的轨道。尤其是基金业协会的成立,制定了一系列的行业自律规则,对不符合要求的私募机构以警告、黑名单、提高备案门槛、清退、定期进行巡查等方式来保证自律监管的落实。
反观地方金交所,其正经历这样的过程,从最开始的“监管缺位”到“省政府金融办监管”、“证监会协同监管”,逐渐细化监管政策并消灭三不管的灰色地带。
谁是第一监管人?地方政府金融办?
还是证券监督委员会?
对于这个问题,我们先把结论前置:省级政府金融办是金交所的第一监管人。接下来我们来看为什么这样说。
▎正向证明结论:省级政府金融办是第一监管人
根据《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国发〔2011〕38号)》的规定:

联席会议不代替国务院有关部门和省级人民政府的监管职责。对经国务院或国务院金融管理部门批准设立从事金融产品交易的交易场所,由国务院金融管理部门负责日常监管。其他交易场所均由省级人民政府按照属地管理原则负责监管。

▎反向证明结论:证监会表示省级政府金融办是第一监管人
反向证明材料的来源是中国证监会官网的一则《行政复议决定书》(吴XX),该决定可以明确告知大家省级政府金融办才是第一监管人。通过公开报道整合了解,投资者吴某因被东盟交易所123会员单位利用现货原油投资为名诈骗,已多次向证监会提交涉及南宁(中国-东盟)商品交易所涉嫌违规的信访投诉举报材料,吴某主观认定中国证监会为金交所的上级监管单位,故才向其提请行政复议。
而证监会已经受理该案,并依法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并通过国家信访信息系统向其作出答复,且已将相关材料转送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核查处理。(注:申请人吴某,被申请人是中国证监会)
从《行政复议决定书》中,证监会的回复可以归纳为以下几点:

1. 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以下简称联席会议)可以统筹协调、督促、指导省级人民政府开展各类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工作。联席会议办公室设在证监会,落实联席会议的有关决定,具有统筹协调、督促、指导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开展清理整顿工作的职责。但被申请人统筹协调、督促、指导的行为不代替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的主体监管职责。
2. 申请人提及的举报信被申请人已收悉,因申请人已多次向被申请人提交涉及南宁(中国-东盟)商品交易所涉嫌违规的信访投诉举报材料,被申请人前期已将相关材料转送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请其调查核实并妥善处理,重复材料不再转送。
3. 被申请人尚未收到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对南宁(中国-东盟)商品交易所查处结果的书面回复材料。建议申请人向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或其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工作机构咨询相关情况或申请信息公开。
4. 根据《信访条例》,联席会议办公室并非涉及地方各类交易场所信访事项有权处理的行政机关,申请人若认为有关政府和部门未履行监管职责,应针对有关政府和部门提起行政复议或诉讼。

如何监管金交所?
现阶段有哪些监管政策约束?
关于地方交易场所的监管法规主要包括《证券法》、《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国发〔2011〕38号)、《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实施意见》(国办发〔2012〕37号)、2018年11月《关于稳妥处置地方交易场所遗留问题和风险的意见》等。
最新的监管文件,可以参考2018年11月《关于稳妥处置地方交易场所遗留问题和风险的意见》,由于发文单位是「证监会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而不是地方政府的上级机关国务院,也就是说在效力上更多可以理解为一种建议。因为没有直接隶属关系,法律上同属规章,当证监会部门规章与地方政府规章两者有冲突时,需要上级机构裁判。
但是,在当下整体防范系统风险的大环境下,监管部门分业监管已经逐渐开始融合,所以本建议并不能忽略,很可能是未来监管政策走向,不可不察。
该文明确了金交所的禁止事项:

1. 不得非法从事中央金融部门监管的金融业务,涉及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业务许可事项的,应当取得业务牌照;
2. 未经批准,不得发行、销售(代理销售)、交易中央金融管理部门负责监管的金融产品;
3. 不得直接或间接向社会公众进行融资或销售金融产品,不得与互联网平台开展合作;
4. 不得为其他金融机构(或一般机构)相关产品提供规避投资范围、杠杆约束等监管要求的通道服务。

该文件还要求金交所立即停止超范围的交易类业务,并对债权类业务、资产管理类业务要求1-2年限期清理。
总结
笔者曾在《面对没了刚兑的固收产品,理财顾问该咋办?》文中总结过,今天整个行业宣告打破刚兑,明天可能是告别期限错配,后天是和理财资金池说再见,大后天是多层嵌套已死,面对当下的不确定性,越是复杂的环境,越是焦虑的情绪,就越需要有人提供专业的服务。
换个情景用在这里,在“打破刚兑”背景下,在金交中心备案产品,不代表完全没有风险,要避免一些投资机构利用金交中心背景,比如强大的股东背景,夸大产品宣传,造成投资者对产品产生绝对安全、保证兑付的幻觉。金交中心本职是提供备案管理平台,不是发行人,更不是管理人,也不是承销商。
最后,得感谢「尔玉」和「时贰闫」这两位金交所业务研究的先行者,本文写作前参考阅读了他们大量的文献。目前市场上,投资者了解金交所时所能参考的资料太少,希望此文能够帮助大家把正确的信息传递给投资人。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顾问云立场。

往期文章推荐
「蚂蚁金服、恒大等巨头都关注,金交所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说刚性兑付是固收行业的隐形枷锁?」
「面对没了刚兑的固收产品,理财顾问该咋办?」▼ 点击阅读原文,还有700多篇原创文章带你飞!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