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专硕自洽规培的心路历程+肺癌与horner综合征

一、一位医学专硕自洽规培的心路历程
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专硕是出离愤怒和失望透顶,专硕的性质如「波粒二象性」般徘徊于各大利益层,却总是被人遗忘在角落。曾经的香饽饽,令人羡慕的四证合一,只有上了贼船的人,才能懂得背后的心酸和愤懑。
很奇怪诶,生活已经如此艰难,医生内部还分崩离析额,阶层泾渭分明。虽然常常吐槽「世一大(副部级)的附属省top1医院」的护士是最有地位的。君未曾见「医生休息室有饮水机,而护士休息室没有」,「某栋新楼投入使用时,护理直接将医生休息室瓜分完」,「某优秀医师规培科室的护理不抽血、不测血糖、不拉ECG、在这转科得高呼“qilu欠我一个住院护士规范化培训证书”」,但仍很羡慕护理内部的抱团和敢于争取。毕竟大部分熬过来的上级医生,可不过为了那多如牛毛的韭菜专硕跟护士闹矛盾。某科室在科室守门任务的排班居然是分给医生(可能在她们眼里,规培生不算医生)的,你敢信?护理是员工领一份工资的,专硕是什么?学不到东西,倒交钱也就算了,你护理不想干的守门的活,就排给他们。就这,科主任还默认???科里的那些上级大夫也不为下面的人说句公道话,你们当年当住院医师就要抽血,就要被护理颐指气使,自己可算熬过来了所以就可以忘记了吗?当然,谈及此事,并不是想要挑起护理和临床的斗争,只是希望那些高高在上的主任、教授、学者、专家,能够对自己的后辈多一份同理心罢了。前人所受之苦,乃在于为后人铺路使其不必困于己所跋涉之艰,而不是再遇见事情的时候轻飘飘一句:“我们当年也是这么过来的,现在的年轻人就是不行”。
不好意思,无数的历史证明,江山就是代有才人出,更别提现在的科技和信息发展了,之所以感觉不行,可能是这个指挥棒得了帕金森综合症。虽然规培不值得,但是木已成舟,且侧畔千帆过,虽心为病树,不求万木之春,只求临床躺学
1.如何把规培变为自己进步的手段
复制几十份入院有什么用
整一百份病例有什么用
会下信息建设先进单位的医院系统的医嘱有什么用
不仅没有什么用,还会破坏自己的心情
患上强迫症,特别在意且纠结一些小细节
整天想着检查单要打出来,会诊居然需要每次都打电话问
入院的心率改了没?授权委托签了吗?
连自己读不读博都不知道,连自己将来在哪里继续行尸走肉般当个工具人都不知道,与其熟悉天坑医院的系统,不如练习打字的速度来的实际,医院系统千千万,但打字速度是临床工作效率的绝对通行证,接病号写入院亦如是。规培无法改变,临床的繁琐亦无法改变,但是绝对要找到/挖掘这些繁琐背后的硬实力【绝对通行证】。
人是作为目的而不是手段的活着,把规培变成我想「(填入自己的目的)」的手段,而我自己永远永远不能成为别人的手段。
上图拿写入院和下医嘱举个例子,我们要在乎那种「不依赖于医院系统而存在的绝对通行证」能力的锻炼。并且一旦我们去思考且领悟了到底是那种能力,我们还能应用在生活中刻意地愉快加强这种能力(如下图)。
另外,特别想温馨提示大家,虽然规培都是在龙头医院,知情同意什么签的很随意。但是,请用战略性的眼光看看自己工作的未来,首先工作不一定在三甲,没这么大的话语权。其次,等我们工作的时候,「面对的患者的教育水平」是空前的高。以后你所面对的的患者绝对绝对绝对是非常重视自己的权利,知情同意书就更加重要了,请不要在现在养成这种坏习惯,这坑人的医院,损我钱财,毁我青春,废我热情,耗我精力,还留下一堆坏习惯。
2.个人觉得最重要的能力是-珍惜自己的困惑?,以此不断修正「思维程序」
??个人看法,可能偏激,如有不同,以你为准
我觉得查房是学不到东西的,很难有(基本无)教授能够站在你的角度和高度,掏心窝给你讲一些对你切实有帮助的东西,这种我愿称之为是临床的智慧,是需要总结和思考的东西。而不是啪啪一大堆「百度一下,pubmed一下能查到的东西」。所以我真的困惑,查房的时候,好多人拿着笔和本子在疯狂记录。这些记住个名词,下来自己查一下不都有吗???
「迄今为止,我人生唯一一次的感动是来自于产科的李允光老师,当然我没告诉过他,他也可能记不得我了。当时实习的我,还是有热情的,还是没有一心奔向临床躺学的。主动要去跟着他去产科门诊看看,他手把手教我摸胎位,拉着我的手,告诉我你摸,这里是屁股,这里是头,这里是脚,听胎心要放在哪里才更加容易,害,要不是俺进产房看顺产被吓傻了(不婚不育,为地球减负从我做起),我一定选产科!但是不辱使命,我的两位室友都义无反顾奔向了产科,为这份魄力?,牛啊!」
所以怎样才能真正学到东西?
个人觉得是开始珍惜自己每一次因临床实践而产生的困惑?,不要感觉有负担,很多人可能会抱怨,我太忙了,我太累了,我回到宿舍就只想躺着刷剧。这非常合理且正确,请不要怀疑自己,更加不要有负罪感。那我们就不要解决疑惑,我们只把它们写出来,具体化,就像下图这样,你不要着急解决它们,它们本身的存在就已经是思考的结果,就已经足够证明你在用脑子思考了?。毕竟大部分都是行尸走肉,都是别人临床思维的践行者(跑腿打杂)。
但是坚持记录困惑,还能产生困惑,还有好奇心啊,总有一天会去翻一翻课本,解决一些简单的定义问题。解决的次数多了,慢慢的你会有自己的「工具」和「思维程序」。就像程序员一次一次修改代码找bug一样,也会慢慢收集很多对自己有用的网站、app等等,并且建立一套流程,建立自己的思维程序,最后可以做到 输入「(自己的困惑)」就可以经过这套解决困惑的流程得到「(结果)」。比如在我的推文中腰穿小技巧(点击可跳转),迄今我总共也只做过5个腰穿,在做第3个的时候写的这篇推文,后面做了两个完全验证了我的想法,然后我就不做了,再做只是数量上的差别,没有什么意义了(非神内及血液专业)。重要的是,经过这套「发现腰穿的问题-在哪查资料-思考逻辑合理性-怎么得结论」的处理流程中,我已经掌握了所有的简单操作的套路。(比如啊,如果我将来去呼吸科工作,需要自己做胸穿,我只需要把这套流程走一遍,我觉得我的胸穿也不会做得差)。所以重要的是,我们都需要建立起自己的处理困惑的思维程序。不要有负担,能解决的困惑只是小部分,先写下来!不然思维就僵硬了,活脱脱工具人,只是去践行上级的想法。
二、肺癌与horner综合征(又解决了一个)
之所以想到这个问题,是因为我管了一位小细胞肺癌放化疗后出现肌无力综合症的患者,就去看了看内科学,无意看到这个关于horner综合症的部分,以我现在写公众号的经历告诉我这种有明显体征的典型病例,大家肯定很爱看,作为呼吸专业在神内转科我怎么可以错过这个话题。
The classic triad in Horner syndrome is unilateral ptosis, miosis, and anhidrosis, but the ptosis (slight narrowing of the ocular fissure) and miosis (smaller pupil on the affected side) are far more com- monly recognized than anhidrosis (lack of perspiration on the forehead or face). Horner syndrome is not likely to cause any functional visual disturbance but is of great importance clincally as a “red flag” warning that the oculosympathetic pathway has been interrupted.Horner syndrome =单侧ptosis上睑下垂+miosis瞳孔缩小+anhidrosis无汗
再看看实际的病例
查了几个cases发现其实这个肺尖的占位也很有特点,都是靠纵隔的。看了看解剖,嗯是符合解剖上神经节及脊椎旁边的个基础的。
但是这个位置-靠纵隔的肺尖,其实胸片很容易被锁骨和肋骨所掩盖和忽视
确实也有这样被忽视的case报道【3】
出院时候幸好审查了,进一步做CT才发现
此外,个人觉得锁骨上窝淋巴结的触诊也很重要。
【1】Martin, T. J. (2018). Horner Syndrome: A Clinical Review. ACS Chemical Neuroscience, 9(2), 177–186. https://doi.org/10.1021/acschemneuro.7b00405
【2】Hellman, J. B., & Lin, L. K. (2019). Right eyelid droop. European Journal of Internal Medicine, 60(July 2018), e7–e8. https://doi.org/10.1016/j.ejim.2018.07.004
【3】Shanmugathas, N., Rajwani, K. M., & Dev, S. (2019). Pancoast tumour presenting as shoulder pain with Horner’s syndrome. BMJ Case Reports, 12(1), 2018–2020. https://doi.org/10.1136/bcr-2018-227873
(哟,有进步哦,俺知道添加参考文献格式了)
天,写的脖子都僵硬了,感谢你的阅读??
点个赞吧,这是目前唯一互动的方式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