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闲来滴茶

潮人嗜饮工夫茶,无论是寻常百姓家庭,还是坊间食肆商铺,甚至办公场所,必备茶具。沸水升腾,茶香扑鼻,是你在潮汕街道上所见所闻的常态。潮籍著名散文大师秦牧先生著有《敝乡茶事甲天下》美文,一口气讲了好几个潮人喝工夫茶之经典故事,最后连自己的故事也讲出来了:“有一次我们到汕头看戏,招待者在戏台前居然也用小泥炉以炭升火烧水,泡茶请我们喝。”由此也可知,潮人嗜茶风俗之盛。潮阳籍的泰国著名华文文学作家司马攻先生则在他的美文《明月水中来》里,把家中的一只由前辈从“唐山”(潮汕老家)带去泰国的紫砂壶“孟臣罐”,当作中华传统文化在泰国传承的文化符号来郑重而深情地描写和倾诉。

潮人嗜茶,是有数据可以证实的。曾经有记者对汕头市民进行调查,每个家庭月消费茶叶大约2斤,潮汕三市人口以1200万计,每个家庭约4人,月消费茶叶即600万斤。再乘以12个月就是7200万斤。这是个令外地人“惊呆了”的天文数字。(这还是前些年的数字,现在更多了)
由于嗜茶成瘾成俗,也产生了许多与“茶”有关的日常词语和俗语。最让外地人啧啧称奇的是潮人不把茶叶当“叶”,而是当“米”,把茶叶叫“茶米”。(虽然,有专家认为这个“米”与“虾米”“薄壳米”“红肉米”的“米”相同,只是指形状而已。但我仍然愿意坚持此俗词源的解释)与“茶米”之称相匹配的街头景象是——“茶铺加(ɡê1,家)过米铺”(茶铺比粮店多)。每一条街上都茶叶的专卖店,有的地方可以说栉比鳞次,而且规模不小、多数还装修雅致。常常在一起品茶的茶友叫“茶客”或者“老茶客”;品茶有一定水平的叫“茶脚”(ka1,咔1)或者“老茶脚”;更有甚者,称“老茶鬼” “茶仙”。
在潮汕大地,“吃茶去”不是禅语,而是普通老百姓相邀喝茶的招呼语,用潮汕话说就是“来食茶”,还有更加民俗化的“来滴茶”或者“来敲(咔3)茶”(我至今不知道喝茶为什么说是“敲茶”,希望贤者有以教我)。潮人喝茶,喜欢叫上两三朋友,一起品尝。尤其是得到好茶叶时,更要请平时一起喝茶的老茶友一起分享,所以便有了“茶三酒四踢跎二”的谚语。事业干得好,人有出色,潮汕话赞之曰:“有茶色!”讽刺人勤快而盲干、费力不讨好为“假力洗茶茶渣”。潮人也把工夫茶作为待客之俗,不仅仅是“寒夜客来茶当酒”,而且是一年四季的每一天均如此。就是酷暑30度以上,客人来了,也照样给您敬上用95度以上蟹目水泡好的热腾腾、香喷喷的工夫茶。民间谚语云:“客来主唔顾,不是好家厝。”所以,不管茶水厚薄浓淡,有客人光临,递茶敬客是一定要的,没有茶是万万不能的,此所谓“茶薄人情厚”!
潮人形容茶汤的浓度,清淡为“薄”,浓厚为“厚”。先师黄家教先生(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早在1988年就在《韩山师范学院学报》(第2期)上发表《潮汕方言“厚茶”考释》一文说,“潮州人喜欢喝茶,泡茶的工夫尤其讲究,故有‘工夫茶’之称。潮州方言称‘浓茶’为‘厚茶’,同此说法的还有福建的闽南各县以及闽中的永安。把‘浓茶’说成‘厚茶’,相对的‘淡茶’就说成‘薄茶’。用物体的厚度来描绘液体的浓度,这是古已有之的语言现象。按《说文解字》‘酷,酒厚味也。’酷从酉,酒厚味也,意即酒的味道甚浓。酷从极言酒的浓度扩伸到程度深的意境,‘酷爱’便是‘厚爱’非常疼爱。再看‘醲’字,《说文解字》‘醲,厚酒也。’仍以厚来描绘酒的浓度很足。……‘浓’与‘厚’可组合成为同义并列的‘浓厚’;‘淡’与‘薄’可组合成为同义并列的‘淡薄’。由此可见,‘厚’可以用来表示‘浓’。”
沿着黄家教老师指引的方向,对“薄”“厚”作“淡”“浓”解再做补证。
薄、潮汕话除了由跟普通话一致,指扁平物上下两面之间的距离小的义项之外,还指液体的浓度低,饮料的味道淡。如:“撮农药较(kah4,咔4)厚,个伊透薄(这些农药的浓度太高,把它兑稀一些)。”又:“茶较薄,着换茶米了(茶水太淡了,得换新茶叶了)。”“薄”从先秦到唐宋都有指液体浓度低、味道淡的意思。《庄子·胠箧》:“鲁酒薄而邯郸围。”汉·刘向《新序》卷四:“墙薄则亟坏,缯薄则亟裂,器薄则亟毁,酒薄则亟酸。”唐·杜甫《羌村三首》之三:“莫辞酒味薄,黍地无人耕。”宋·康誉之《昨夜录·杨氏三兄弟》:“酒味薄而醇,其香郁烈,人间所无。”《说文解字·酉部》:“醨,薄酒也。”《广韵》平声支韵:“醨,酒薄。”潮汕话除了酒、茶浓度低可以叫“薄”之外,其他如药液、咖啡、香烟的味道等亦如是,所指范围有所扩大。
厚,潮汕话除指扁平物上下两面之间的距离大(如:厚过阫墙)之外,还指:1、液体的浓度大,味浓;例如:“工夫茶较厚,别底块人无乜敢食(工夫茶太浓了,别地方的人多数喝不了)。”2、多,密度大;例如:“蠓过厚,有蠓熏抑无(蚊子太多了,有蚊香吗)?”3、深密。例如:“茶薄人情厚。”
厚,古代有指味道浓的义项,《韩非子·扬权》:“夫香美脆味,厚酒肥肉,甘口而病形。”《列子·杨朱》:“丰屋美服,厚味姣色”。《文选·七发》:“饮食则……腥醲肥厚。”李善注:“厚酒肥肉。”《说文·酉部》:“酷,酒味厚也。”《广韵》平声钟韵:“醲,厚酒。”事实上,今普通话在一些成语中,也保留了古汉语的说法,“深情厚谊”、“厚此薄彼”、“厚薄亲疏”等。

由此可见,“茶薄人情厚”的“薄”和“厚”是保留了古汉语的词义,是古雅之词,而非一般的乡谈俗语也。
【延伸阅读】
1、五月未食粽,破裘唔敢放
2、齿痛正知齿痛人
3、惨过等出外翁:一个关于侨批的故事
【说明】本文配图照片来自网络资料,第二、四张取自“潮州角落”民宅客栈。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