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刊专讯】名家点评:和顺诗歌研讨会

名家点评:和顺诗歌研讨会新诗刊2018.08.16八月十六?周四名●家周所同韩玉光崔万福、张二棍诗现场点评歌周所同老师点评和顺诗人作品○申有科的三首诗,重点说说第一首《村史》:村史…

名家点评:和顺诗歌研讨会

诗刊
2018.08.16
八月十六?周四
名●家
周所同
韩玉光
崔万福、张二棍

现场
点评

周所同老师点评和顺诗人作品
○申有科的三首诗,重点说说第一首《村史》:
村史
北坡的村落和南山的坟地
中间只隔着一条小河
从侧面看
像一本翻开的书页
每年的特定时刻
风会把一些名字翻过来
而后
在石碑上定居下来
时间久了
他们俨然成了旧时的村落
如果合上书页
这些名字
就是一部完整的村史
这首诗第一段很好,“北坡的村落和南山的坟地/中间只隔着一条小河/从侧面看/像一本翻开的书页”,语言很朴素、很自然,看上去功力深厚一下子就写出来了,虽然简单几句话,交待的几句话,但写得很扎实,意思交待得很清楚,而且很有意味。
但是第二段就有了问题了。“每年的特定时刻/风会把一些名字翻过来/而后/在石碑上定居下来”,你写的时候可能还很得意,其实是有毛病的一段。诗的意思首先要准确。第一句“每年的特定时刻”表述不准确,一个不大的村庄,不一定每年,还在特定的时刻要死人,这句话我感觉不准确,应该改为“总有一些时刻”,这样就准确了。按说你写了这么多年,这些语言自己应该很好地处理。第二句 “风会把一些名字翻过来”,比较模糊。“翻过来”,你是在和前面的“书页”对应,应该有更好的话,意思是风会把人“书页”(树叶?)一样吹下来呀,这里稍稍有点形象的这个意思,不要“把名字翻过来”,“把名字翻过来”不一定是死。“而后/在石碑上定居下来”,“定居”两个字我感觉也是有点生硬,这个地方应该用个什么词,我也想不好,应该有很好的词。“实在找不到合适的词,不如直接说出来。”(韩玉光语)
后面就好了,第三段,“时间久了/他们俨然成了旧时的村落”,这里“旧时的村落”换成“另外一个村落”或者“新的村落”,感觉要好一些。
第四段,“如果合上书页/这些名字/就是一部完整的村史”,从意义上也是没错的,但最后归结到这里,我总觉得不应该从村子到村子这个点上,应该想得再远一点,对人的生生死死呀、生命的意义呀这些方面,应该再写的深邃一点,“这个地方没有形成悬崖效果,假如你没有那么大的控制力,形不成悬崖效果,没有吊拔、落差,也应该有一种递进,纵深的发展或者横向延伸的发展 。”(张二棍语)
对,就是这个意思。有时间的话,给你改两句,整首诗的意义会给你提升一下。从开始“像翻开的书页”到最后“一部村史”,给人一种原地踏步的感觉,这里应该看到人一代一代生生灭灭,一个村庄成了又一个村庄,人生的感触,完全可以借这个东西再上升一下。“对,他们也有婚丧嫁娶、悲欢离合等等。”(张二棍语)总之,这个地方还应该写得更漂亮,我相信,以你的能力完全能达到。申有科你也算个鬼才,还是很有才气,才气很厉害,你就是在局部地方处理得不够好,某一首诗总是有某几个句子或某个段落处理得不够好。其实一首好诗处理好的话,一个字甚至一个标点都不能动。
○宋海波的三首诗,重点说第二首《夏雨》:
夏 雨
云层向地面挤压
站在房屋顶上就够着了天
人们都钻进了桑拿房
尽情忍受着火烧火燎的熏蒸
我的心快要堵到嗓子上了 终于
一股狂风伴着一股黑暗
给我打开了淋浴
岂止一个爽 能形容
豁然开朗的感觉
我想 世间万物都能一起共鸣
痛快 舒服 美妙
又一股凉风刮过来
云开了
露出蓝底白花的苍穹
我真想裸身在山脚下走一遭
夏天的雨,一般来得急去得也急,那种暴雨式的情况居多吧。
“云层向地面挤压/站在房屋顶上就够着了天”,这两句我觉得还可以,另外还有两句“云开了/露出蓝底白花的苍穹”,这些语言很漂亮。我觉得,“夏雨”总是要突出一个下雨的特点。你这里“人们都钻进了桑拿房/尽情忍受着火烧火燎的熏蒸/我的心快要堵到嗓子上了 终于/一股狂风伴着一股黑暗/给我打开了淋浴”,写下雨之前的过程,自己那种闷热、像进了桑拿房一样的,火烧火燎,这些东西速度太慢,过程性的因素太多。一开始“云层向地面挤压/站在房屋顶上就够着了天”,然后你就直接把那种突然的倾盆大雨,那种滂沱的、摧枯拉朽的、不管不顾的、像瀑布河流般的下雨的那种气势写出来。
第二段再写情。你不能光写景,景的背后一定要有一点深意才对。人们说,情景交融,情,至少第一个层面要把对下雨的渴望那种情感的东西,尤其像我们这苦寒之地,下雨庄稼就能丰收,作为一个普通人,对闷热的驱赶呀,那种摧枯拉朽的气势呀,都是一种力量,下雨是力量的一种代表,那种扫荡的人们快意的代表,总是要给它赋予点意义,否则的话,意思不大。包括第二段,“岂止一个爽 能形容/豁然开朗的的感觉/我想 世间万物都能一起共鸣/痛快 舒服 美妙”,这些东西都意思不大。第三段云雨散后露出蓝底白花的的苍穹,这个时候,你第二段写得那种开朗的感觉就都有了。
要想救活这首诗,至少能达到可读的程度,第一段写下雨前的感觉,站在房顶能摸到天、摸到闪电的那种感觉,大胆地想象,突然之间,大雨来临,万事万物跳进深远的那种感觉写出来,就好了。当云开雾散,露出蓝底白花的苍穹时,这实际上是写你自己内心的感受。
一句话,写诗还是不得要领。不知道从哪儿入手,不知从哪儿慢慢地向前推进。
○李忠义的三首诗,重点说第一首《两尊佛》:
两尊佛
善缘寺
藏隐于深山老林
似乎想摆脱与红尘的纠缠
用清静闭合人间的苍桑
没想到
庙内弥勒佛的一笑
软化了善男信女的双膝
一声阿弥陀佛
倾倒多少焚香叩拜的痴迷
佛祖笑天下可笑之人
叹曰:在家敬父母 何必远烧香
只要心中装有父母两尊佛
自身便是寺
这首诗最好的两句是最后的两句,“只要心中装有父母两尊佛/自身便是寺”。这首诗有这两句就很好了,这首诗我就给它留下最后两句,也不失为一首诗。把语言再调整一下,“只要心中装着父母/就像装着两尊佛/自身就是寺”,这首诗就完整了,现在不是有这种截句呀,三两句就一首诗。前面写的那些,你到任何一个寺庙,五郎庙、五台山、中国四大佛教圣地,都可以看到善男信女奉香叩拜,那种司空见惯的东西,没有任何表现力。你的核心就是最后这两句,能推出这两句就算成功。诗有多种多样,有时候就需要直接说出来,直接说出来的这种东西很有哲学的意味。其实这里仔细深想,里面装着很多东西。佛教传到中国几千年,佛也是让人们向善的,它只不过采用一种因果轮回的那么一种关系惩恶扬善,实际上,它成为中国文化的一个主要的组成部分,你诗中的中心意思就是这个意思。这首诗就这么改一下。我简单地给你这么说,你要去想想为什么自己的诗里会出现那么多无用的东西,那些铺排开要写的一些过程,其实这两句直接出来就可以,“只要心中装着父母/父母就是佛/自身就是寺”,不要“两尊佛”了。
“可以从这两句往后再延伸,前面的都是无效的,诗歌是从点到点,它不是点、线、面,它和散文、小说是不一样的,它就是从点到点,充分形成一种空间,不需要时间、地点,主谓宾。”(张二棍语)
○邓兰锁的三首诗,说说第一首《站在初冬的窗口——与友人夜登九龙坛》:
站在初冬的窗口
——与友人夜登九龙坛
站在初冬的窗口
携秋的余威——萧杀
驱车登临 故乡山城
森林公园九龙坛 峰顶一派静寂
俯视县城夜幕 宛如天街盛景
一盏盏眨着眼睛的灯火
悬挂着串串苦辣酸甜的尘封
一束束飘忽游移的光柱
述说着变化万千的烟云
一排排整洁 辉煌的街灯
演绎着似水流年的沧桑
光和影 梦与幻
交织成一副众生芸芸的画卷
站在初冬的窗口
和龙坛为伍 静静分享片刻的致远
九龙坛的矜持 令人仰视
远眺山峦苍茫 近观松涛阵阵
话语的意境由此展开
一栋房住着一个兴衰沉浮
一座楼连着几家欢喜 几家忧
一条街通着许多阴晴圆缺
美与丑 虚和实
浓缩为一首跌宕起伏的歌
站在初冬的窗口
挥手秋的脚步
跪迎冬的冰封
雪 久违的圣洁
到来或许会淹没些许的烦躁和不安
你这个诗,“站在初冬的窗口——与友人夜登九龙坛”,九龙坛是咱们这里森林公园的一个地理吧?好像上一次来和顺也给你当面说过诗吧,我记得有印象。你这个诗,怎么说呢?“站在初冬的窗口”,这里写了好多“站在初冬的窗口”,看到那些东西,从头至尾都是“站在初冬的窗口”,写萧瑟,你这里思维就混乱,第一句“站在初冬的窗口”,第三句就“驱车登临”,按说站在初冬的窗口,我们是从初冬的窗口向外望,第二句“携秋的余威——肃杀”,初冬又是携带着秋的余威,勉强吧,然后第三句“驱车登临”,显然你已经不在窗口了,你想想这个顺序。“按他这副标题说吧,前两句就没意义,夜登临,直接就写登临。”(韩玉光语)对对,“站在初冬的窗口——与友人夜登九龙坛”这个标题就混乱,不准确,窗口一般都是屋子才有窗口啊,你住在宾馆也好,你自己的家也好,与友人夜登,这两句是矛盾的。我知道你写这首诗是有背景的,比如驱车夜登过,站在初冬的窗口回想起来了,从这些地方就看出你表述上的混乱和不清楚,所以,这里写的一些东西,九龙坛的景也罢,你自己的感受也罢,这些东西都是无效的,还是不得要领。我记得上次给你说过这个意思。
我建议你以后写诗,诗本来就是抓住一点不及其余,不管你是写景也好,写人也好,写一种情绪和思想也好,一首短诗里,尽量给它确立一个点,或者说找到一个点,这个点可能是一个形象,也可能是一种语言节奏,总之你要找找到这个点,反复围绕这个点来写。最好这个点能成为一个形象,或者语言节奏。不能思绪没理顺就动笔写,这样写多少还是原地踏步。比如说最开始喜欢写诗,那咱们就写一点类似于描写风景的,比如一朵花开了,你能把它比喻成什么,大胆地比喻,拣那个最新鲜、别人没用过的东西你去比喻它,去形容它。这样慢慢慢慢地练,给自己养成一种创作的好习惯,就围住这个东西写,不要枝蔓太多,就会好一点。
○杨树的三首诗,说说第一首《一年过半》:
一年过半
立秋之后
诸事趋于圆满
此时
恰是一年之中的午后
阳光饱满
绿意葱茏
就连蝉鸣都洋溢着快乐
我还是我
站在中年的时光里慢慢变老
一只蜘蛛从墙角爬出来
就在刚刚
它精心编织的一张
用来扑捉飞虫的网
被一只飞鸟冒失地撕破
噢!这多像我们的日子
多像我们憧憬的日子
多像憧憬的日子里的无奈和失落
你这个《一年过半》,前面这些句子不是很好,这首诗也是后边写得比较好。“一只蜘蛛从墙角爬出来/就在刚刚/它精心编织的一张/用来扑捉飞虫的网/被一只飞鸟冒失地撕破/噢!这多么像我们的日子/多像我们憧憬的日子/多像憧憬的日子里的无奈和失落”,看到蛛网被飞鸟撞破以后啊,实际上每个人都有那种美好的憧憬的东西,但是总是被一些意外的东西突然打碎。后头这写得好,甚至我觉得这首诗从“一只蜘蛛从墙角爬出来”开始到后面就好,其中“它精心编织的一张/用来扑捉飞虫的网”去掉“用来扑捉飞虫”几个字,直接写“它精心编织的一张网”就成,前面“立秋之后”到“站在中年的时光里慢慢变老”之间那些东西,一点用也没有。一个诗人首先要学会把没用的东西、多余的东西把它去掉。
○赵晓琳的两首诗,说说第一首《关于你的故事》:
关于你的故事
这场雨缠绵难舍
从早到晚滴答不休
在静谧的夜里
你的影子穿过风雨
带着丝丝凉意
悄然而来
所有的情绪
只在一杯酒里释放
静静的听雨
静静的对望
只有心与心在另一个空间对话
从前,过去,现在,未来
我不问
你不说
只是这夜 这雨
需要一首老歌
你的故事都在歌里
这好像是一首爱情诗吧,这种诗是最不好说的,从语言上根本挑不出毛病来,意思交待得很清楚,“从早到晚滴答不休”显然是在一个雨夜,在一块儿“静静的喝酒/静静的对望/只有心与心在另一个空间对话/从前 过去 现在 未来/我不问/你不说/只是这夜 这雨/需要一首老歌/你的故事都在歌里”,这个东西从语言上挑不出一点毛病,说得也很完整,但是感觉这种场景也好,语言表达方式也好,没有给我传递出很新鲜很独特的那种东西来,就是显得很平淡。
二棍,你看你们那个灯灯,她就会写这种东西。
“晓琳的诗歌没有“我”,你看她写的东西,没有细节,没有一个细节,不停地转换情绪,自己情绪不稳定,都是空的,情绪转换的太紧,你看《写给五月》这首,‘安慰躁动的石碑’‘叹息’‘沉默’‘灵魂’这些词语压不住啊,没有一个细节,压不住。一点细节没有的东西,唱歌去了,没有毛病就是最大的毛病。”(张二棍语)
这首诗能不能这样改,我看时间地点不变,还是在那儿喝酒也好,喝咖啡也好,咱也不要具体说在哪一个地方,这都无关,不是最主要的,你哪怕开始就直接说,“你不说/我不问/而雨一直下”,就这三句。你要是还有些意犹未尽的话,下面还可以再弄点细节,二棍说的细节。“而雨一直下”,这个“雨”也是暗含意味的,然后第二段“你不怎么/我不怎么……”来上这么三两段,可能这个诗就成了。这是给你打开一个思路,你要学会把那种最好的东西保留下来,把那些没用的东西统统去掉。
“我思故我在,写诗是我在故我思,先得‘我在’,才能‘我思’,你不在,思考那些东西没用,你给读者传达不了。”(张二棍语)
“你不说,我不问”这种语言很好了,把男女之间那种小小的戒备也好,羞涩也好,就是那种很微妙的感觉写出来了,自然就不言而喻。或者说“你不看我,我看你”,总而言之,我是给你找一种类似句式的东西,再推上那么几段,把人物的情感更饱满一点更充沛一点,光有这三句,还是显得稍单薄了一点。
我试着给你改一改:“你不说/我不问/而雨一直下//你不问/我不说/风一直在吹//我们无言/我们沉默/雪一直白了鬓发”
这些人很有基础,内心也很有诗意。
○武恩利的两首诗,说说第二首《车过平原》:
车过平原
穿过夹道的村庄
土地,这刚刚剪过毛的绵羊
在车窗外奔跑
带起的风声哐当直响
偶尔看见几个滞留的秸垛
带着几分怀想站在场上
等待一辆接送的车子
把它们送到另一个陌生的地方
明天,就会有人来这里耕田
用汗水继续淘金
一片梵高的向日葵,低垂沉重的头颅
等待明天的太阳
这个人的语言就稳当了,他那个表述很清楚。《车过平原》这首诗,你们可以向他转达我的建议,“等待明天的太阳”改为“代替明天的太阳” 意思上可能会更好一些。
(韩玉光补充:去了也行。)
○张瑞锋的三首诗,说说《留守》这首诗:
留守
这些,留守在农村的老人
啃着贫瘠的黄土背着孤独的白日
犁不乏,祖辈攥在手里的农活
把富贵的梦种养在地里
他们是不会把一亩薄田闲置或荒芜
这是庄户人汗滴裹身的,三分家当
旧年的辘轳不再那么光彩亮人,纠结
多少儿女与井绳解不开的七分命运
在奔走的日子里,用夸父遗失的扁担
挑起,被时岁散落在井底的半碗月色
关于农村娃,其实是我们国家一个很大的问题,这是全社会关注的一个问题,我们学会就有一个关注关于留守群体的这么一个活动——我们与你在一起。我们每年有一个主题,第一年就是关注,第二年就是发现他们的想往,好像今年是最后一年,把他们内心那种明亮的东西,尽量地表达出来,等等。你这个《留守》,语言表述的还不是很过关,似乎也能给人说清楚,“这些,留守在农村的老人/啃着贫瘠的黄土背着孤独的白日”,这些语言好像似是而非,你说它不准确吧,它也好像还有那么点意思在里头;你说它准确吧,又有点隔。“啃着贫瘠的黄土”,你仔细推敲语言,牛啃着什么东西或者说羊啃着什么东西可以,老人啃着黄土,我知道你的意思是说人们面朝黄土背朝天很辛苦的那种意思,其实你这里用力过度了。我虽然这些年在农村待的不多,但咱们从小就在农村长大,见过农村老人。你诗中留守在农村的老人,不要放在啃着贫瘠的黄土,这个东西空洞概念,太宽泛。这些留守在农村的老人,一般都是靠在农村的土墙地下,你把这种形象写出来,他没有什么依靠,就能依靠一面土墙,你这样去想,实际上这土墙后面就有了暗示的东西在,你一说到贫瘠的黄土,那种暗示的意味都没有了,而且显得造作的那种东西就出来了。农村的那些老人一般都喜欢靠在自家门前的土墙,跟前哪怕是有一只孤独的小狗也好,一只猫也好,或者几只鸡也好,你把这种生活的很熟悉的场景写出来,天上的云是白的,地上的什么是什么,就是村里头空空荡荡,除了风吹过来吹过去以外,好像看不到人影的那种感觉。你把空空荡荡、坚守孤独、只能和石头说话的那种感觉,写出来,就行了。没有人和他说话,总要有一些很纠结的东西,很抓人的东西,很鲜明的东西,传染人的一些东西,形象的一些东西出来了,这个诗才写得像诗。我就只能给你说些这。你后面写的什么辘轳啊、夸父遗失的扁担啊,都是些不着边际的东西。其实你从农村出来的人,非常熟悉农村的生活,你仔细观察,实际上也用不着怎么观察,农村的老人就是靠在门前的土墙上,你写他的孤独也好,写他的无望也好,写他对亲人的思念也好,通过他身边的物和事,用很细小的细节的东西写出来,也许就是好诗。我讲完了。你们三个说说。我说了一首诗,最好你们再说说另一首诗,这样可以多说说。
韩玉光老师点评和顺诗人作品
○我觉得宋海波这三首诗,
春 雨
一串串晶莹的玉珠悄悄落下
生怕惊醒了梦中的万物
但是他们干涸的嘴唇
终于滋润了
压在垅壕的种子
也在尽情地吸允着
漫长的寒意里
等到了出头之日
虽然我的灵感到了末梢
然而 在这鸟语花香的日子里
我要抓紧时间收藏
润物无声的珍品
夏 雨
云层向地面挤压
站在房屋顶上就够着了天
人们都钻进了桑拿房
尽情忍受着火烧火燎的熏蒸
我的心快要堵到嗓子上了 终于
一股狂风伴着一股黑暗
给我打开了淋浴
岂止一个爽 能形容
豁然开朗的感觉
我想 世间万物都能一起共鸣
痛快 舒服 美妙
又一股凉风刮过来
云开了
露出蓝底白花的苍穹
我真想裸身在山脚下走一遭
月 魂
今夜的苍穹 是你
摘取了美丽 魅力的皇冠
独占鳌头
你 一百五十载的素颜
只有吴刚 玉兔相伴
让我浮想联翩
今夜 掀开朦胧的面纱
总算目睹了你的真容
是缱绻 还是婵娟
一坛桂花陈酿
窖藏百年 千年
斟满相思 举觞
与谁同醉
你选择了《春雨》《夏雨》《月魂》,首先从题目上看,就比较空,看你的题目,就不知道你想写啥,不准确,没有能切到一个点上。再看你的三首诗,咱不说细节性的毛病,就说大致的毛病,这是一个旁观者写作,很多人开始写作时就是旁观者写作,好像把这事情放在这儿,你就评头论足,与你何干?这样的旁观者写作没意义。写作,不管任何文章,实际上是自我与万物的一种相互关系,你要找到一个点,链接这个东西,打通了,找到相互的一个共同的点,找到这个点就好了,万物也进来了,你也不出去了,万物一体。你这个诗,是把世界放在一边,你站在一边评头论足,不及物写作。不及物写作实际上是不及自我的一种写作,根本是不及物,这些物与你一点关系也没有。银行有好多钱,但与你没有关系,这个没有意义。反复说银行有多少钱有啥意义,我是关心你有多少钱。你这三首诗,也就是你的方向问题,都没有写你,你在哪儿呀?看不到。不认识自我的时候,认识世界是困难的,没有参照,你是大与小,高与矮,然后世界过来,就有个相互的打量。光说世界如何如何,实际上是没参照物,没找到切入点,没有点,就不发光。你与世界这扇门是关闭的。我也不知道你从哪大量世界,总有你的方向你的办法,但这种办法不是最佳选择,不是以自我作为一种参照。人的一生是认识自我的,认识万物也是认识自我,以万物为参照,这种东西互为参照的时候,你缺少了自我。具体到你的语言如何如何,那么,肯定诗写作的人,首先是有自己的语言基础的,如果我不认识自我,也不会造句,不会分段,不会修辞,那我也不写。诗写作的人,肯定都有一定的基础,扎实不扎实是另一回事。你既然愿意写诗,肯定内心还是有诗站在一块儿,但站的时候,位置不是很对。把这个问题解决了,你的诗有新的改变。
○李忠义也是有这个倾向,开始写的顺,随便一个事情如何如何,松树,就是长青呀挺立呀,好像单纯的咏物。
两尊佛
善缘寺
藏隐于深山老林
似乎想摆脱与红尘的纠缠
用清静闭合人间的苍桑
没想到
庙内弥勒佛的一笑
软化了善男信女的双膝
一声阿弥陀佛
倾倒多少焚香叩拜的痴迷
佛祖笑天下可笑之人
叹曰:在家敬父母 何必远烧香
只要心中装有父母两尊佛
自身便是寺
云龙山
走进云龙山
我便被
迎面扑来的清爽撞晕
清新的空气在我行走的路口静坐
满山翠绿任由山风挑逗
我找不到一种语言
来表达此时游走于双目中的景致
游离的目光
停滞于石勒避暑的赵王台
恍惚中历史的烟尘
在西溪灵井的泉水里
荡起片片涟漪
佛光寺香火缭绕
虔诚的心倾听晨钟暮鼓的耳语
萌发跳出三界的冲动
九龙柱擎天托日
彩云追月的喘息
穿过黄狮脑每一个毛孔
折叠梳理山魂水精的脉络
耳边总会萦绕一种
拂不去的亘古回归
姑岩庙
庙宇不大
聚拢东西南北的灵气
让匍匐的香客
把绝壁上的小径跪拜成通途
临风登顶
脚尖再抬高一寸
就要碰落桂树上的无花果
隐约还会听到老君炉炼丹的声音
极目俯瞰
冀州的起伏尽管装入心兜
屏住呼吸在这断崖的巅顶上
你会被抽象的景致醉倒
随想象的节拍纵身跃下
化作一朵莲花托起卧佛的金身
《两尊佛》前两段,自己是一个旁观者,自己没有进入本身,也没有进入词语,也没有进入物,你和物和词语没有形成一种紧张或者不紧张的一种关系。刚才周老师说的,你在最后有一个发现,最后两句:“只要心中装着父母……”这两句以前的事情都白描述了,与诗没关系,你这两句话也不是前面这些东西带出来的。如果我为了到山顶走了一条路,这条路还是有必要的。你这儿这些东西都没有关系,那么这些东西就是多余的东西。
《云龙上》也是这个问题。本身写得挺好的。一开始“走进云龙山”,我认为你就进入了,但第二句又觉得不进了,“我便被/迎面扑来的清爽撞晕”,这句话就不对,“迎面扑来的清爽”,“清爽”是个形容词,把你撞晕了,不是个这,你应该是“走进云龙山,迎面扑来什么什么”,你把你认为清爽的事物,要把它列出来,客观呈现,你是用“清爽”一下就概括了,一开始就撞晕了,在没有好的心情了,你倒撞晕了,还写啥,后面就不存在了。选择词的时候,一定要过滤,有些词可用,有些词不可用。这儿需要表达一个东西,同时出现五个词,你要看哪个更准确,更生动,更能有穿透性,这儿是需要选择的,而不是你想到一个词就放下。比如进了超市,要买香皂,同时有五个牌子的,你要选择。
你这三首诗中,最后一首《姑岩庙》我认为最好。第一句“庙宇不大”,这个节奏感就来了。但第二句“聚拢东西南北的灵气”,你又把它限制了,“东西南北”后面多了个“的”字,又加了个“灵气”,你就把它限制了,你要表达的东西就不是宽泛性的,你局限了它。你改成“庙宇不大/依然有东南西北”,一下就打开了。下面就有个对应的关系,汉语诗歌讲究对照。“让匍匐的香客/把绝壁上的小径跪拜成通途”,这两句与前面两句语感上错开了,“香客很低,但依然可以攀上绝壁”,与“庙宇不大”就形成有效的对照关系,读起来前后就有关照。
第二段首句“临风登顶”改为“登顶临风”好一些,“脚尖再抬高一寸/就要碰落桂树上的无花果”,“就要”还带商量的语气,改为“就能”,就是肯定句,这就表现出一种对世界有效的把握来了。“脚尖再抬高一寸/就能碰落桂树上的无花果”。但是下面你来了句“老君炉炼丹的声音”,这些都没有关系,它没有打开的可能性。再下来一句“极目俯瞰”,与“脚尖再抬高一寸”要再对照一下,视线再宽阔一下,你就能看到人生的起伏、命运的起伏,地理的东西,不如打开自我的一种东西,生活的、人生的、命运的,它没有起伏。这样前后两段就形成一种有效的对照,语感上、节奏上都好,马上把自我的一种东西人生的一种东西带进来了,自我的东西说到底就是世界观、生活观。
最后一段“屏住呼吸在这断崖的颠顶上”一句,“屏住呼吸”后面加个逗号,就有了一种形象性的画面感的东西。你若连起来,就形成一种不形象的东西,节奏上也拖沓了,再一个不形象了。“你会被抽象的景致醉倒”一句,你说的有点抽象了,究竟啥醉倒了,一定要准确、具体、客观,不要弄这些抽象的景致,你不要给它一种判断,你把它呈现,呈现出来就好。“桃花潭水深千尺”,这就是呈现,如果加一个抽象的词,他李白的这首诗也坏了。后面“随想象的节拍”,这个东西还是不准确的空洞的表述。你这6个字是很准确的,各自有各自的意思,汉语词汇嘛,但是你把他连起来我就不知道是啥东西了。“随想象的节拍”究竟是个啥?你知道,我们不知道。你有话想说,但没有倒出来,我们还是一头雾水。所以这个东西不行。所以好像你这首诗最后一段不需要,如果你把那两个对照的东西打出来,一直到命运人生起伏那里,戛然而止,也很好。这个可以,你打磨一下,这是个好诗。
写诗一定要进入自我性,一定要考虑到一些技术层面的东西,语言艺术总得有技术,人们拒绝技术。一说艺术,首先是技术,技术不过关就谈不上艺术。什么境界,境界,不写我也有境界,问题是你形成诗了,形成诗还是以诗的境界来呈现。你境界很高,但是你写得很糟糕,把你的境界也抹杀了。语言技术不过关就没有境界。不要拒绝技术,人们现在谈到技术就谈虎色变,好像沾上技术就是麻烦。你不敢没有技术,一定要有技术。技术从哪来?阅读。一定要多阅读。看了很多人的诗,就是与当代诗歌有点距离,这里出现了一个问题,就是阅读上有了问题。包括赵晓琳那个诗,阅读上有了问题了。你那样的诗应该在十六七岁时写,我看你写的显然不是十六七岁写的,就是阅读上有了问题了,就是你不阅读当代的诗歌,二棍的诗你就没好好阅读,所以回去阅读二棍的诗,有效地进入当代写作。就像你们女人的发型,坐在家里不看外面有什么发型,还是四十年前那个发型,那个不行,一定要看大家干啥,穿衣服也是,一定要有时代性,唐朝就是唐朝,宋代就是宋代,21世纪就是21世纪。好多人比如我就是喜欢徐志摩、戴望舒,这个可以,但是你一定要把他那个精髓学到,语言是变的,还是要用当下的语言。你老喜欢前40年舒婷的诗,这个没错,你要找到她的精髓核心,把精髓领会了,语言要用当下的语言来呈现。否则,根本没有发表的机会,去参赛,是第一次被淘汰的对象。大家现在开的汽车,你赶的牛车,交警就要干预你,这个不行。必须有当代性、时代性、有效性。
○邓兰锁,你最大的问题,第一个,你想说的东西不清晰,写一首诗肯定是有个东西急于说出,特别想说出,这个时候你才写。你肯定你也有,但是你给人的感觉是你没有,你无话可说,你凑下些话。问题出在哪里了?你在伪装,我要写诗了,拉起架来了。有的人平时说话很流利,但往台上一坐,心就混乱,逻辑就不分明,就不会说了,吓住了,你要做一个“我是发言者”,这个时候就不行了,你忘了你真实的本意,你就是表达自我,你弄这么多词汇来干啥,词典里更多,买上一本放在这儿,没用。必须是变成自我的语言,而且是为我服务的语言。我就想说,我中午想吃一个过油肉,那么你赶紧说就是了,你反而今天天气好,提了十句还没有提到,我就不知道我倒走了,你中午吃不上。直奔主题,看了好多人的,没有一个直接进入主题的。本该第一句就来了,你总要绕,兜圈子。这个兜圈子是无效的,要直接进入,有啥说啥,第一句就来了,进入现场的一种写作。
你这三首,如果要保留一首改出来,第二首《山杏树之恋》,题目还是有来历的,还是有能打开的地方, 但是你没有打开。
山杏树之恋
一蔟一蔟的山杏树
何时远走了他乡
就像已经谢顶的头发
无法忆起早退的档期
在庙泥底 仅存的三五株 稀稀拉拉
也已满脸沧桑 风蚀残年
那树与树之间住着往日的伙伴和我的童年
藏着涩涩的无知 苦苦的惊讶
那时我们很傻 很傻
可当我们不再懵懂时
心 徒然生出许多的杏酸
“一簇一簇的山杏树/何时远走了他乡”,第一句没啥,第二句就不太对劲了,杏树远走他乡,不准确,不知道你想说啥,这就没意义了。再一个,“满脸沧桑”呀、“风烛残年”呀,习惯性的、人们用的不想用的词,这些陈词一定要拒绝,如果你能把陈词弄出新东西来那是更好的,但在正常情况下先拒绝陈词吧!大家用得不想用的词,你看着眼疼的词,尽量不要让他出现。你一写下就赶紧删掉。实在没有词了找词去。一写陈词,人们就不想读,谁也不想读。要给人们一种新新的撞击、冲击。
第一是你无用的句子太多,与主题无关,你直接进嘛。比如你爱上一个人,就说“我爱你”,直接说就行了,她接受不接受是她的事,你在那儿说上半天,一年过去,她也不知道你要说啥,三年过去也不知道你喜欢上她,有可能别人就把她抢走了,你坐失良机。你呢是坐等别人抢你的诗。你这个东西或许有诗意,但你不直接写,我豁然开朗了,我写下了,写得挺好,你再写也来不及了,你再写就是模仿我抄袭我,你失去良机了,你绕得太远了。一个包子,吃了三天没看见馅儿,这个没意义。
○杨树的诗,《一年过半》这首,
一年过半
立秋之后
诸事趋于圆满
此时
恰是一年之中的午后
阳光饱满
绿意葱茏
就连蝉鸣都洋溢着快乐
我还是我
站在中年的时光里慢慢变老
一只蜘蛛从墙角爬出来
就在刚刚
它精心编织的一张
用来扑捉飞虫的网
被一只飞鸟冒失地撕破
噢!这多像我们的日子
多像我们憧憬的日子
多像憧憬的日子里的无奈和失落
也是一开始要弄个前奏, 这个前奏可以去掉。直接“我还是我”,前面都是多余话,而且是你刻意写出来的,当时也不一定有这些东西。你还是想说“我还是我”,不需要你“站在中年的时光里慢慢变老”,这个“站”字就无效,坐下也变老了,“在中年的时光里慢慢变老”就行了,给别人也要留下余地,不一定站着才能变老,坐着、躺着同样也变老。所以这个不准确。“一只蜘蛛从墙角爬出来/就在刚刚”,“就在刚刚”这个是口语,有些东西还要变成书面语,“他精心编织的一张网/被一只突然飞来的鸟撕破”,这首诗呈现到这儿就可以了,至于你想说啥,也别人想去吧。后面“噢!这多像我们的日子/多像我们憧憬的日子/多像憧憬的日子里的无奈和失落”三句都没意义,反而把你那些东西消了,局限了。不要有这些东西,还有前面那个“站”字,限制了读者的阅读空间了。少则多,多则惑。
《风景在心中》这首,
风景在心中
用我虔诚
把风从风景里邀出来
绘一幅丹青给我
画我远去的童年
童年里淡蓝色的清澈
清澈中鱼儿的快乐
画我低矮的石头屋子
屋顶上婀娜的炊烟
炊烟里生长着的糊锅香
画我小脚的祖母
画她粗糙的手纹
手纹里温柔的抚摸
画父母额头上的汗水
画他们脚下的黄土
黄土的厚重和辽阔
最后画一只振翅高飞的小鸟
画一位少年懵懵懂懂的爱情
画一条远去的山路
题目就给人模棱两可的感觉,模糊,不知道想说啥,不如改成《内心的风景》听起来比较顺口。“用我虔诚/把风从风景里邀出来/绘一幅丹青给我”,这就没意义,“画我远去的童年/童年里淡蓝色的清澈/清澈中鱼儿的快乐”,你这样运用紧张的手法一直用下去也好,但是不能太多,最多三段你就要顶到一个绝路上去,把语言、把人生顶到一个绝路上去,突然就完了。不然你就平铺直叙了,三段一样样的,一个高度,一个长度,那有什么意义?“包括排比也一样,手法可以用,”(张二棍语),这种东西最难,实际上你走向一条险路了。这种东西看似最简单,实际要求最高,必须逼到绝路上去。“包括比喻也一样,连续两个比喻,从一种事物转向另一种事物,你如果比喻不好,就退回去了。”(张二棍语)用就要用好,不然就不用了。兵器用不好,自己伤了。
《乘凉》这首,
乘凉
夏蝉怨声载道
蒲扇摇头叹息
燥热的天地之间
每一处阴凉都塞满渴望
那年
我还是躲在
你身影后面乘凉的孩子
在空旷的田野
你转过头来问我
热吗?
我说
不!
父亲
我说“不”的时候
我分明看到
你滚烫的汗水
刚好点燃你矜持的眼泪
像这种题目就不要起。“前五行就不要。”(张二棍语)这些铺垫没用,直接进入,开始就“那年如何如何”直接就有种语调,叙事的语调。“最后再点明,给读者形成一种断崖式的感觉,谁都知道,夏天才乘凉,而且你这个铺垫没铺好。题目起得太大,你就从细节开始。”(张二棍语)对,题目就要进入,第一句就要进入,不要浪费。“给读者形成一种阅读欲望。”(张二棍语)“包括比喻也一样,诗歌要迅速进入。”(张二棍语)
○赵晓琳的诗,
关于你的故事
这场雨缠绵难舍
从早到晚滴答不休
在静谧的夜里
你的影子穿过风雨
带着丝丝凉意
悄然而来
所有的情绪
只在一杯酒里释放
静静的听雨
静静的对望
只有心与心在另一个空间对话
从前,过去,现在,未来
我不问
你不说
只是这夜 这雨
需要一首老歌
你的故事都在歌里
一开始不错,诗歌的隐喻性很强,语言基本也通顺,但远离了当下的写作,说明很多年不阅读当下诗,一个人的阅读从你的写作能看出来,说明你停留在你上学时的记忆中,你对诗歌的理解就是上学时的理解,这些东西你上学时就能写下,但是你毕业已经二十多年了,你还在写这种诗,这二十年是空白,没有对诗歌进一步地热爱,获得一种新的写作能力,就是说你还是拥有旧日的写作能力,对世界的判断还是过去的。比如你20岁坐了禁闭,50岁出来,中间30年就是空白,你对世界的判断还停留在30年前。你对当下的东西、与时俱进的东西都不知道,你的理解停留在20年前,没参与。所以介入很关键,日常介入一种词语,介入一种诗歌,你能不能随口说出30到50个当代诗人的名字来,30篇到50篇经典作品的题目来,而且能随口说出其中的好的句子来?能不能?我觉得你不能,你距当下的诗歌有点距离,浪费了你的才情了。你这里能看出你的女性情感来,而且表达上也很细腻,如果你能把这种东西,与当下有一种有效的对接,坐上动车走,再不坐牛车了,那你就快了,你从和顺到太原半小时就去了,你去北京也很快。但你这个情况,还得10年20年,时间是有限的,有效地缩短这个距离,做更多的诗,更有效的诗。所以回去赶紧阅读当下的诗,找出5个诗人的诗来,进行有效的阅读,反复阅读,一首诗读上10遍20遍,哪怕100遍,读一首和100首一样。有的人读的很多,但写的时候还是写自己的。读别人的,写自己的,这个不对。一定读别人的写自己的,得有个相互关照。你这个简单,回去拿两本书读就是了,马上就有改变。
○张瑞锋的诗,你主要存在的问题是想给这个世界留个言。《闲说》这首,
闲说
不以七夕的一瓢水
来陈说旧年的银河
我只说一粒小米掉进
红尘里,养活
多少红口白牙的浪女骚男
那塌陷的鹊桥,被
虚荣的狗尾巴草淹没
忠贞,荒芜成乌鸦嘴里
一块风流的抹布
可怜的老牛啊
你只是头脑简单
四肢发达的畜生
能驮得起人间虚妄的烟火吗
“可怜的老牛啊/你只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畜生”,实际上这是好东西,但是你如果整个全是这种东西的话,也进入不及自我的写作,但如果是“我就是那头老牛”,这就不一样了,物我之间要有一种关照,照镜子一样,万物都是一面镜子,你从万物这面镜子中能看清自己,一粒尘埃、一粒沙子、一片云、一朵花、一只蝴蝶,如果你把它们当成镜子,能看清自己,大象无形,盲人摸象,实际上是无形的,但是你通过一个盲人反复摸,你写了1万首诗,那么就从1万首诗里拼凑出一个张瑞峰来,如果一首诗写出一个张瑞锋来,第一里布从心,第二也不可能。每一首诗里有一点点自我,整体看对你有个印象。有的人看了他一本诗,也不知这个人究竟叫个啥,也不知他是哪人,多大了,是男是女,父母在哪,结婚没有,有儿子没有,对这个人心无所知,就像看到很多人写的的简介,男女也不知道,都是无形的。人活着是认识自己,那么写作肯定是写自己,写啥都是写自己。比如这次牛郎织女爱情诗大赛,你写牛郎如何如何,织女如何如何,这样写诗没意义,你得成为牛郎织女,这样写就有种关照了,如果松树长青、挺拔,那就没意义,谁看?中国人谁不知道牛郎织女的故事?所以你在重复一个故事是无效的。而且你仅只是议论一番,诗还是不喜欢议论,如果光空洞地抒情,爱是如何如何,天马行空,也无用,必须把自己踏踏实实放进去。一米七高了,120斤重了,这些东西都放进去,你跟妻子是如何相识的,如何相爱的,如何生活的,能这样写出来,你这首诗肯定不会被淘汰。一定要写自己。
崔万福老师点评和顺诗人作品
○申有科的诗,刚刚周所同老师点评了他的第一首《村史》,可能作者把他放在第一首时,可能都觉得是不错的诗。而我看好有科最后这首《写给影子》。
写给影子
一直被你牵着,我的足踝连着你的足踝。
从甲地到乙地,从酒厮的饭局到悱恻的卧榻。
你见证整个过程,从不用省略号行文。
而世界阳光充沛,诱惑从指间流淌。
车水马龙之间,我们紧握缰绳,
怕一松手找不回自己。
我知道我们的去向是明确的,
在同归于尽的沿途,有几次,
我差点弯下身去,和你一同爬行。
你总是用沉默拒绝我,
光线照在我的背面,多想让肉体从此透明,
好让一半的阳光看透我
然后把你打动。
这首诗上下承接得都不错,与玉光日久天长在一起学习探讨诗歌,(得到不少东西)我发现后面这句“好让一半的阳光看透我”,我个人认为不如“照耀我”或者“照射我”。因为既然写给影子的话,我们设身处地能够有一半的阳光照耀我们就不错了,人往往在现实当中和困境当中总觉得想要全部,而有科的这首影子,这是我个人感受出来的,我第一次看他这首诗,我觉得有一半的东西给我们就不错了。而恰恰我的影子其实还是我,只不过是在阳光当中起作用呢,在这个困境中,我与影子,无非是阳光照射出来才能显出影子,不照射的话,我还是我,他是实体,有影子的时候是一半,没有影子的时候是全部。就说明有光就能驱逐寒,哪怕就一半光线,那就够了。当影子出现时,我就空了,而实在得时候,影子就虚了,所以说能够写出这个影子时,光线也就出现了。
○宋海波的这三首诗(前面贴了),从标题看,平一点,我和玉光长期学习过,没有找到我时,以小我而代大我。总体承接方面都不错,但标题上比较空,标题上还需要再提升一下。我简单说这么些。
○李忠义的诗,前面周所同老师说了《两尊佛》,这首诗的后面两句确实好。这个诗有这两句就够了,前面的用玉光的话说可以删去了。总体上你里面的架构和分行都是不错的,画面感也很强。看好的话,就是说要选的话,我喜欢后面这首《姑岩庙》,直接开门见山“庙宇不大”,直接说,要不然在抒情过程中直接叙事,说出来就好了,不要过分繁杂的东西。当然里面要是过于简单化,不突出细节方面的东西,对整体的诗还是有损的。
○邓兰锁的诗,最后一首《庙泥底 一棵椿树的乌托邦》,
庙泥底 一棵椿树的乌托邦
以挺拔的姿态
把故乡 庙泥底 东湾的模糊点亮
神态安详 目光淡定
一片茂密的槐林成就了椿树的国度和疆域
清风 鸟语 明月花香
虔诚地做着忠贞的子民和随从
太阳在时间的引诱下
发现了蚂蚁 蚯蚓 蝴蝶劳作的诗行
童年的欢愉也粘贴在这个缤纷的页码上
欲望伸出贪婪的锋利
椿树和王朝顷刻堕入在悲悯的泥土间
浓浓的异味成了另一个世界的标本
最后一段“欲望伸出贪婪的锋利/椿树和王朝顷刻堕入在悲悯的泥土间/浓浓的异味成了另一个世界的标本”,最后一句“浓浓的异味成了另一个世界的标本”,“浓浓的异味”是啥意思,看了半天不知道,让人们不解,又把人们带入另一个空间,把这几个字删掉,直截了当。
○杨树这个诗,个人还是应该再提升一下。在架构、标题上再提升一下。后面这首《乘凉》,
乘凉
夏蝉怨声载道
蒲扇摇头叹息
燥热的天地之间
每一处阴凉都塞满渴望
那年
我还是躲在
你身影后面乘凉的孩子
在空旷的田野
你转过头来问我
热吗?
我说
不!
父亲
我说“不”的时候
我分明看到
你滚烫的汗水
刚好点燃你矜持的眼泪
前面这个语句转换还得再斟酌,其它东西挺好。
○赵晓玲的诗,我们常说,语言朴素是好的。能用最朴素的语言写出来的诗歌是最好的诗歌。但我们往往用不好,在叙事的过程当中,前面已经说了,《关于你的故事》这首诗,还不如直接的写“你”“我”,关于你,其实还是有我的,虽然没点出来,画面里已经放进去了。“静静的听雨/静静的对望/只有心与心在另一个空间对话/从前,过去,现在,未来/我不问/你不说/只是这夜 这雨/需要一首老歌/你的故事都在歌里”,加一个“也”字,“我不问/你也不说”,这样连接起来的语言比之前的要好一些,带一个语句转换,我个人这么认为,直接叙事,我不说,你也不问,好像两个人默默地看着,在一个特殊的环境中,这种氛围需要细节,情诗需要细节,心灵当中的那些默契、心灵当中的那些细节,这样呈现出来,比你这种语句转换好一点。这就是所谓的细节,你不问,我不说,或者说风一直在吹。这个夜里,这个故事咋能在老歌里带出来,就又能提升一下。
张瑞锋的诗,我比较看好《留守》这首诗,留守这个题材选得但是第一句话“这些”,按玉光的意见,就是节拍慢了。废话。直接写“留守在农村的老人背靠土墙”,这个意境里,可能他在向往一种东西。背靠土墙,无依无靠,只是靠着一截土墙而已,这样直接交待,下一步再用一种含情深层的细节的运转去转换,呈现出这首诗,就很不错。最后两句“在奔走的日子里,用夸父遗失的扁担/挑起,被时岁散落在井底的半碗月色”,“遗失”改“用过”要好一些,从逻辑上看,遗失了的扁担,无法挑起,用过说明它还存在。
张二棍老师点评和顺诗人作品
前面几位老师说得挺好的,我就不一一说了。说一下大家普遍存在的问题。
●一些物理性的词汇要避免。像申有科的《喉结》里的“直达胡须底部”“在目光对接的时候”,这些不柔软的词汇,没有弹性的词汇,有科也读外诗,翻译的问题导致许多译过来的东西,可能大家觉得这就是诗歌语言,其实翻译者他可能不是诗人,所以我们就学到一些渣滓,像这些词汇要避免。
●再一个,大家普遍存在一个细节的无效性。细节不够细,看似也写树,也写山,也写风,但很快写一下马上又走了,写另一个东西去了。就比如武恩利这个《车过平原》,村庄啊,绵羊啊,车窗啊,风啊,耕田啊,淘金啊,不停的换,没有形成一个镜头感、画面感,写了一个东西,马上又写另一个东西,其实象就是我们所说的意象、意象,象跟象之间是有关系的,它这个毫无关系,毫无逻辑,象跟象之间没有粘连,它的意就没有。意象、意象,象是为意服务的,当你的象不停地换的时候,意就形不成。每一个象都是推动另一个象,上一个象是为下一个象服务。我们写一个东西,是为了引出下一个东西出来的,它不是凭空出来的,就凭空又走的,它都是有关系的,用这些象能组成一个意,这是我们要做的。就是画面感。现代诗歌,我们为什么要“去抒情性”,目的就是要形成一种画面,为什么要呈现,我们不去表现了,赵晓琳的诗歌,她全是表现,全是心中的那种幻境,她没有写到现实中这些细节,没有一点,这是一个问题。
●再一个就是结构。我们的结构,包括分段,毫无逻辑,也没有说下一段为上一段服务。
●还有就是词汇量。写诗必须要词汇量大,不能就像海波兄这个,“痛快啊,舒服啊,美妙啊,爽啊,”这些词汇堆在一块儿,堆在一小节里,这么短的诗,这么多情绪词汇,谁去理解?没有一个有耐心的。诗歌就是一个点的东西,就是说痛快你把这个痛快通过几个细节把它弄出来,不要又舒服有美妙又痛快又爽又豁然开朗,所有这些东西叠加到一起,你是疯子啦,对不对,没人理解。包括“斟满相思”啊,“与谁同醉”啊,这些词汇都一样。
也就这么多吧,问题都是无效性。画面不停地抖动,词汇没有柔韧度,结构比较单一。把这些问题解决好久足够了。我们主要就是细节。因为你现在写诗不能逼迫读者,只能去引诱读者。写诗就是设陷阱,一步一步把读者引诱到首先他要愿意读,我们写下一些东西,再有惊天的发现,不读去那就跟你无关了,这个诗就失败了。首先你要从语言上解决,引诱他愿意去读,最后读出什么来,我们下一步要解决的问题。就像有科的“直达胡须底部”,这就不是诗歌语言,“在目光对接的时刻”这些物理化的词汇一定要避免,还有一些情绪词汇。现在很多人写诗,结尾就喜欢用一个“温暖的什么”这些词汇,那是很失败的,偷懒。情绪要专一,画面,所有的诗歌问题都是一样的,象与象之间没有任何关系,都是乱象。就是这些问题,别的也没什么说的了。写东西,说也说不了,说了也不可能有进步的,还是阅读。
俊力记录整理
2018年8月19日至21日
附录:和顺诗人诗稿
●武恩利诗歌二首
老 码 头
横江与率水在这里相遇
臭厥鱼和小河鱼在这里相遇
旱路水路的脚客在这里相遇
商贾墨客在这里相遇
两江交汇,三省通衢
南来北往客,汇集在这块风水宝地
店铺、客栈,挑着门帘
等待性情之人落座
一掷千金,对月举杯
打尖的,住店的
游玩的,卖力气的
来者都是客,不分贫贱富贵
应酬自如的老码头
懂得如何把一条揽绳攥在手里
车过平原
穿过夹道的村庄
土地,这刚刚剪过毛的绵羊
在车窗外奔跑
带起的风声哐当直响
偶尔看见几个滞留的秸垛
带着几分怀想站在场上
等待一辆接送的车子
把它们送到另一个陌生的地方
明天,就会有人来这里耕田
用汗水继续淘金
一片梵高的向日葵,低垂沉重的头颅
等待明天的太阳
●李忠义诗歌三首
两尊佛
善缘寺
藏隐于深山老林
似乎想摆脱与红尘的纠缠
用清静闭合人间的苍桑
没想到
庙内弥勒佛的一笑
软化了善男信女的双膝
一声阿弥陀佛
倾倒多少焚香叩拜的痴迷
佛祖笑天下可笑之人
叹曰:在家敬父母 何必远烧香
只要心中装有父母两尊佛
自身便是寺
云龙山
走进云龙山
我便被
迎面扑来的清爽撞晕
清新的空气在我行走的路口静坐
满山翠绿任由山风挑逗
我找不到一种语言
来表达此时游走于双目中的景致
游离的目光
停滞于石勒避暑的赵王台
恍惚中历史的烟尘
在西溪灵井的泉水里
荡起片片涟漪
佛光寺香火缭绕
虔诚的心倾听晨钟暮鼓的耳语
萌发跳出三界的冲动
九龙柱擎天托日
彩云追月的喘息
穿过黄狮脑每一个毛孔
折叠梳理山魂水精的脉络
耳边总会萦绕一种
拂不去的亘古回归
姑岩庙
庙宇不大
聚拢东西南北的灵气
让匍匐的香客
把绝壁上的小径跪拜成通途
临风登顶
脚尖再抬高一寸
就要碰落桂树上的无花果
隐约还会听到老君炉炼丹的声音
极目俯瞰
冀州的起伏尽管装入心兜
屏住呼吸在这断崖的巅顶上
你会被抽象的景致醉倒
随想象的节拍纵身跃下
化作一朵莲花托起卧佛的金身
●张瑞锋诗歌三首
留守
这些,留守在农村的老人
啃着贫瘠的黄土背着孤独的白日
犁不乏,祖辈攥在手里的农活
把富贵的梦种养在地里
他们是不会把一亩薄田闲置或荒芜
这是庄户人汗滴裹身的,三分家当
旧年的辘轳不再那么光彩亮人,纠结
多少儿女与井绳解不开的七分命运
在奔走的日子里,用夸父遗失的扁担
挑起,被时岁散落在井底的半碗月色
闲说
不以七夕的一瓢水
来陈说旧年的银河
我只说一粒小米掉进
红尘里,养活
多少红口白牙的浪女骚男
那塌陷的鹊桥,被
虚荣的狗尾巴草淹没
忠贞,荒芜成乌鸦嘴里
一块风流的抹布
可怜的老牛啊
你只是头脑简单
四肢发达的畜生
能驮得起人间虚妄的烟火吗
爱在蓝天
今天,备好
一杯酒践行的老酒
在雨里
在千思万缕的思绪里
在那嫣然的笑容里
卑微的爱,就像
漫天飘渺的无根之水
云开雾散,莫过
头顶那片深邃的蓝天
蓝的厚道,蓝的清澈
蓝的可让十万滴眼泪
盛开,一束铿锵的玫瑰
●赵晓琳诗歌二首
关于你的故事
这场雨缠绵难舍
从早到晚滴答不休
在静谧的夜里
你的影子穿过风雨
带着丝丝凉意
悄然而来
所有的情绪
只在一杯酒里释放
静静的听雨
静静的对望
只有心与心在另一个空间对话
从前,过去,现在,未来
我不问
你不说
只是这夜 这雨
需要一首老歌
你的故事都在歌里
写给五月
从远古飘来的汨罗江
雾化成无数支流
一个赤足的灵魂
总会在这五月觉醒
带着一身湿漉漉的疲倦
抖开撒在阳光下
那首古老的歌谣
便余音袅袅
酒里的雄黄早已替换
勾兑的空气
弥漫着一种甜腻
粘牙的米团子
无法安慰躁动的石碑
只能叹息一声
就此沉默
佛音从遥远处传来
已经风干的灵魂
踏浪而来
随风而去
●申有科诗歌三首
村史
北坡的村落和南山的坟地
中间只隔着一条小河
从侧面看
像一本翻开的书页
每年的特定时刻
风会把一些名字翻过来
而后
在石碑上定居下来
时间久了
他们俨然成了旧时的村落
如果合上书页
这些名字
就是一部完整的村史
喉结
我抱着他,那时候他还很小
他的小手停留在我的喉结上
一小块凸起的部分,就让他爱不释手
他反复研读,试图替我解开这个结
我没有说话,沉默是两个男人的共同语言
在第二征兆没有出现之前
我不忍打断他稚嫩的童音
让真实停留得更久些
他长了青春痘,紫红色的那种
下面直达胡须底部,他隐忍不发
在目光对接的时候,他的喉结蠕动了几下
分明已经到了一个说谎的年龄
和儿子一样,每一次蠕动
我们都会咽下最沉重的那部分
不说破
才是喉结最大的秘密
写给影子
一直被你牵着,我的足踝连着你的足踝。
从甲地到乙地,从酒厮的饭局到悱恻的卧榻。
你见证整个过程,从不用省略号行文。
而世界阳光充沛,诱惑从指间流淌。
车水马龙之间,我们紧握缰绳,
怕一松手找不回自己。
我知道我们的去向是明确的,
在同归于尽的沿途,有几次,
我差点弯下身去,和你一同爬行。
你总是用沉默拒绝我,
光线照在我的背面,多想让肉体从此透明,
好让一半的阳光看透我
然后把你打动。
●邓兰锁诗歌三首
站在初冬的窗口
——与友人夜登九龙坛

站在初冬的窗口
携秋的余威——萧杀
驱车登临 故乡山城
森林公园九龙坛 峰顶一派静寂
俯视县城夜幕 宛如天街盛景
一盏盏眨着眼睛的灯火
悬挂着串串苦辣酸甜的尘封
一束束飘忽游移的光柱
述说着变化万千的烟云
一排排整洁 辉煌的街灯
演绎着似水流年的沧桑
光和影 梦与幻
交织成一副众生芸芸的画卷
站在初冬的窗口
和龙坛为伍 静静分享片刻的致远
九龙坛的矜持 令人仰视
远眺山峦苍茫 近观松涛阵阵
话语的意境由此展开
一栋房住着一个兴衰沉浮
一座楼连着几家欢喜 几家忧
一条街通着许多阴晴圆缺
美与丑 虚和实
浓缩为一首跌宕起伏的歌
站在初冬的窗口
挥手秋的脚步
跪迎冬的冰封
雪 久违的圣洁
到来或许会淹没些许的烦躁和不安
山杏树之恋
一蔟一蔟的山杏树
何时远走了他乡
就像已经谢顶的头发
无法忆起早退的档期
在庙泥底 仅存的三五株 稀稀拉拉
也已满脸沧桑 风蚀残年
那树与树之间住着往日的伙伴和我的童年
藏着涩涩的无知 苦苦的惊讶
那时我们很傻 很傻
可当我们不再懵懂时
心 徒然生出许多的杏酸
庙泥底 一棵椿树的乌托邦
以挺拔的姿态
把故乡 庙泥底 东湾的模糊点亮
神态安详 目光淡定
一片茂密的槐林成就了椿树的国度和疆域
清风 鸟语 明月花香
虔诚地做着忠贞的子民和随从
太阳在时间的引诱下
发现了蚂蚁 蚯蚓 蝴蝶劳作的诗行
童年的欢愉也粘贴在这个缤纷的页码上
欲望伸出贪婪的锋利
椿树和王朝顷刻堕入在悲悯的泥土间
浓浓的异味成了另一个世界的标本
●宋海波诗歌三首
春 雨
一串串晶莹的玉珠悄悄落下
生怕惊醒了梦中的万物
但是他们干涸的嘴唇
终于滋润了
压在垅壕的种子
也在尽情地吸允着
漫长的寒意里
等到了出头之日
虽然我的灵感到了末梢
然而 在这鸟语花香的日子里
我要抓紧时间收藏
润物无声的珍品
夏 雨

云层向地面挤压
站在房屋顶上就够着了天
人们都钻进了桑拿房
尽情忍受着火烧火燎的熏蒸
我的心快要堵到嗓子上了 终于
一股狂风伴着一股黑暗
给我打开了淋浴
岂止一个爽 能形容
豁然开朗的感觉
我想 世间万物都能一起共鸣
痛快 舒服 美妙
又一股凉风刮过来
云开了
露出蓝底白花的苍穹
我真想裸身在山脚下走一遭
月 魂
今夜的苍穹 是你
摘取了美丽 魅力的皇冠
独占鳌头
你 一百五十载的素颜
只有吴刚 玉兔相伴
让我浮想联翩
今夜 掀开朦胧的面纱
总算目睹了你的真容
是缱绻 还是婵娟
一坛桂花陈酿
窖藏百年 千年
斟满相思 举觞
与谁同醉
●杨树诗歌三首
一年过半
立秋之后
诸事趋于圆满
此时
恰是一年之中的午后
阳光饱满
绿意葱茏
就连蝉鸣都洋溢着快乐
我还是我
站在中年的时光里慢慢变老
一只蜘蛛从墙角爬出来
就在刚刚
它精心编织的一张
用来扑捉飞虫的网
被一只飞鸟冒失地撕破
噢!这多像我们的日子
多像我们憧憬的日子
多像憧憬的日子里的无奈和失落
风景在心中
用我虔诚
把风从风景里邀出来
绘一幅丹青给我
画我远去的童年
童年里淡蓝色的清澈
清澈中鱼儿的快乐
画我低矮的石头屋子
屋顶上婀娜的炊烟
炊烟里生长着的糊锅香
画我小脚的祖母
画她粗糙的手纹
手纹里温柔的抚摸
画父母额头上的汗水
画他们脚下的黄土
黄土的厚重和辽阔
最后画一只振翅高飞的小鸟
画一位少年懵懵懂懂的爱情
画一条远去的山路
山路上一位游子在漂泊
乘凉
夏蝉怨声载道
蒲扇摇头叹息
燥热的天地之间
每一处阴凉都塞满渴望
那年
我还是躲在
你身影后面乘凉的孩子
在空旷的田野
你转过头来问我
热吗?
我说
不!
父亲
我说“不”的时候
我分明看到
你滚烫的汗水
刚好点燃你矜持的眼泪
(全文完 )
扶持新人成长 关注名家作品
关于投稿

上刊模式
读者支持
人气上刊
积极奉献
点赞上刊
编辑部选稿
微刊优选
评委推荐
优质上刊
新诗刊纸刊微刊同步展示
目前100000+人已关注加入我们
新诗刊平台收稿:新诗 古体 散文诗 散文 杂文 随笔
主编邮箱:[email protected]
收稿提示:没有在其他公众号发过的优秀诗歌及文章
本期编辑:苏 苏 邮箱:[email protected]
特别提醒
投稿时,作品不少于8首,照片不少于3张,附带个人简介。须知:来稿在平台推出(无稿费),纸刊选稿在平台。入选后有样刊薄酬。刊物邮箱:[email protected]
编辑 | 苏苏
阅读,让一切有所不同
欢 迎 关 注
新诗刊
新诗刊合作联系微信号:sxszxsk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