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诗刊 | 李浴阳:清 影(散文二篇)

清 影(外一篇) 文 | 李浴阳    风起,雨至,这雨天然而直率,将种种烟尘凝聚、尘封,四散而逝,只留下世间精华。  风吹雨,雨带风,风雨之中淡淡的白和浓浓的绿在氤氲冷雾中闪烁奇…

清 影(外一篇)
文 | 李浴阳
  
  风起,雨至,这雨天然而直率,将种种烟尘凝聚、尘封,四散而逝,只留下世间精华。
  风吹雨,雨带风,风雨之中淡淡的白和浓浓的绿在氤氲冷雾中闪烁奇异的光。它的白,在雨的冲刷下更加明朗,通透,圣洁耀眼;它的绿,在风的劲吹下更加浓艳,鲜亮,清新怡人。
这是夹竹桃,既有竹的清影,又有桃的美丽花瓣。它没有在风雨中硬挺以显示倔强,也没有自暴自弃甘愿投降,它柔韧的枝条只是随风之韵律雨之节拍交错摇曳。它的洁白花朵只是义无反顾地绚烂绽放,部分落英的萎谢只是生命中止,但整棵树的灵魂继续美丽。
“不要等待风雨过去,要学会在暴风雨中翩翩起舞”。这不禁使我想起一个故事:孔子在吕梁瀑布见一男子径直走入水中,瞬间又重现百步之外,边走边唱,神行潇洒。孔子向他请教对付水流的秘诀,那男子笑道:我只是随旋涡进入,又随旋涡出来,我让自己适应水流,而不是让水流适应我。
这,是生活的大智慧。面对风雨不卑不亢,只当平常,或直接视为乐事。从容镇定的对待,让自己主动接受风雨,适应风雨,这比逃避和激烈反抗更有效。好,你要征服我,我没有你转你的力量,但我绝不会屈服,不滞留呆立等你来摧毁。我随你变化而变化,我在乐中抓住良机,你就没本事奈何我。
思绪回到现实,夹竹桃的倩影依旧绰约,雨更大了点,它的根基稳稳,毫无动摇,只有那浓绿枝叶和点点繁花舞得更欢快,簌簌作响。枝条细而坚韧,弹性十足,反而比看似坚硬的树枝更耐风吹雨打。满目的清脆依旧,安静的洁白依旧。虽有叶花与水光荡漾处随波流走,但它继续舞蹈的靓影,让人铭记。
那一抹圣洁的白化作我心灵深处最美的风景,那叶间滴落的雨声成为永远的清音;当一切在雨中暗淡时,唯有那清影,在我心中永恒!
我不会再幻想
  
  我,是一株不起眼的小野菊,与众花草生长在这寂静的山谷。
  当山谷迎来了万物复苏的春季,我看到迎春花姐姐绽开了笑颜,盛放的花瓣像金子般闪闪发光。她骄傲的挺立着,自豪着,展示着自己的美丽光华。我看看自己,还是灰扑扑的几片叶子。我幻想,幻想在来年春天开出她那样美丽的花朵,那时,我的光彩夺目,一定会令同伴们艳羡吧?
夏季来临,我依偎在大树下乘凉,听颇有见识的大树将故事:在山谷之外,有荷塘,有水波,有高洁清雅的莲花,她亭亭玉立,不蔓不枝……难道这荷花,比迎春花还美要?我幻想,幻想自己也能那样优雅的盛放。
秋风飘然莅临……百草萧条,鲜花凋零。我很迷惘,很哀伤,因为迎春花早已失去往日的风采,大树也不再告诉我荷花的情况。那些我曾经幻想过,向往过的一切,都随秋风飘零不见了。我看看自己,却惊喜的发现自己长大了,个子高了,叶子绿了,轻柔的舒展着。可我的花朵呢?我终究没有开出迎春花和睡莲呀!
没有了,没有了。我必须狠心告诉自己那些幻想没有用,那不过是一场梦。现在我要昂首面对秋霜,让萧瑟的秋风吹出我的芬芳。是呀,为什么要幻想着与他人一样?我何不开出独属于自己的花朵,展示我的坚强?
这天开始,我拒绝无用的幻想。我把根扎稳扎深,努力的向空中发展,伸开自己每一片普通的叶子,让秋风看到我的斗志昂扬。我经霜的枝叶正在发生改变,我向着高而远的青天歌唱。这是独属于我的旋律,我要让她散发出与众不同的清香!
又是一个平常的清晨,秋风撕扯着枯干的草叶,扬起一个落叶的旋涡。我醒了,似乎觉得有什么不一样。这是什么?是霞光吗?为什么我的绿叶间有一簇光亮?大树正在低头欣慰的看着我,身旁疲倦的几棵小草也露出惊讶的神情。我开花了!开出了独一无二的洁白精致的花朵,嫩黄的圆盘花蕊,银针般细密的花瓣,与迎春花和莲花,一点都不像,可我依然自豪!
最不起眼的山谷,也能盛放出常开不败的花。只要肯脚踏实地,抛开虚拟的幻想。
【作者简介】:
李浴阳,女,12岁,河南省平顶山市卫东区三六联校七年级学生。本文为学校段考考场作文。该生作文常被当做范文在全校传阅。
(请翻阅到最后的赞赏,给作者和我们一个鼓励!)
主 编:金龙阁
顾 问:汤集安
编 委:南小坡 杨宪文
责任编辑:龙天宇 水亦光
特约评论:朱 龙 张道友
主编微信:wdzgm519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长按二维码关注
当代诗刊 || 当代诗刊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