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着脑袋下广州,博洛尼蔡明不是拼命是约会!

“我们不是拼命来的,博洛尼是来广州寻找我们的客户,和我们的客户赴一场约会。”——博洛尼CEO蔡明几天前,蔡明将自己的脑袋别在裤腰上下广州的图片刷爆朋友圈,人们竞相猜测:他是要去找人…

“我们不是拼命来的,博洛尼是来广州寻找我们的客户,和我们的客户赴一场约会。”
——博洛尼CEO蔡明
几天前,蔡明将自己的脑袋别在裤腰上下广州的图片刷爆朋友圈,人们竞相猜测:他是要去找人拼命么?
2018年12月13日,夜色朦胧,广州天河中央商务区核心——太古汇,蔡明单手拖着与自己有着同样轮廓与五官的人头,现身刚刚开业的博洛尼高端全屋定制广州旗舰店,来了一场赛博格式入场。面对人们的疑惑,他揭开了秘底:“博洛尼来广州不是要和谁拼命,我们相信广州的客户需要博洛尼,所以和客户约会来了。”
不过,蔡明南下广州,裤腰上别着的和手上托着的那只人头,并不是随便拿来玩儿的。以“头”为象征,博洛尼开启了三重战略,以创意为基点,展开全新的市场攻势,首当其冲要攻克的就是定制家具总部云集的广州。

一重战略:誓不回头

提头南下,透着一股誓不回头的孤勇,继续孤独,是博洛尼忠于内心的选择。
“博洛尼是孤独的,从诞生的第一天开始我们的定位就与众不同,每一次当我们的引领被别人追随,我们就会逃离,去下一座高山引领新的事物,所以我们永远是孤独的。” 站在大屏前,蔡明细数过去26年的自在孤独,平缓的语气中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骄傲。孤独,是博洛尼与中产阶级共有的相同气质。
2004年,跨界合作当代艺术家曾梵志、周春芽、方力钧,将艺术融入家居产品;2005年,全球首创家居体验馆——7间宅,开启全屋定制时代;2008年,借奥运之风,携手隈研吾等8个海外设计师“为中国设计”;2009年,出版《7姿16式》;2010年,与意大利设计师利帕里尼合作,挖掘中产阶级16种生活方式,自此,不卖家具,卖16种生活方式;2014年,中法文化年博洛尼艺术家居参展卢浮宫;2017年以人性定义空间,推出“6性50宅”;同年赞助了AAC艺术大赏,在故宫办展,开发故宫系列……
2018年,博洛尼来到了又下一座高山脚下。“我们需要一个贯穿全屋的设计风格的统领,我们寻找能够支撑博洛尼长期发展的可持续的创意风格的源泉,也是我们的创意理念的来源是什么?” 这,也是蔡明手上那颗人头的意义——赛博格。

二重战略:勇立潮头

提头南下,捧着人头走秀,蔡明有意无意与2018年GUCCI秋冬发布会撞车。
赛博格的核心是二元论消亡理论,它是一个酷的、既有未来、又有当下的可持续概念。当决定用赛博格的时候,蔡明徒然发现2018年GUCCI也用了赛博格,抱着自己的人头向GUCCI致敬,也让博洛尼立于时尚潮头。长着花的眼睛、拥有翅膀的小人,赛博格系列充满美感,意味深长。
不同于纪梵希的赛博格,也不同于GUCCI的赛博格,博洛尼的赛博格以更多细节思考人与未来。长着花的眼睛、拥有翅膀的小人……为众多欧洲大牌设计纹样的时尚纹样设计师Iracema Trevisan Carneiro亲自操刀,为博洛尼设计了融合自然与科技印花的赛博格系列,“加入了赛博格主义中跨界、自由、反叛、孤独、唯美的特质,讲述了人类生物进化的过程,让过去遇见未来。”时尚纹样设计师Iracema Trevisan Carneiro
时尚的背后,是内心的认可,博洛尼以赛博格主义,寻找有着同样气质的高端客群。

三重战略:从头再来

提头南下,3000平方米旗舰店落户广州天河核心商务区,不难猜出博洛尼的野心:在广州从头再来。在广州从头开始,一颗人头先寄存在这儿。
发布会上,蔡明亲自揭示下广州谜底,“来广州不是来找谁拼命的,是来寻找客户的,我们不会和某派、某亚、某配去竞争同样的客户,他们是3万到10万的刚需客户,我们是20万起步的高端客户,是新中产、新精英、新富豪,这些客户见识越来越广泛,有非常强的自我审美和自我认知。”等待已久的机会终于来了
开业前一日成交120万的客户,给了博洛尼极大的信心,这样的客户是存在的,在广州从头开始不无可能。在各大定制家居于大众市场激烈厮杀之际,却给高端市场留下空白,专注高端、演绎时尚、自在孤独的博洛尼,携赛博格主义重回广州有戏么?“有戏,广州的消费者已经不是以前的消费者,他们越来越理性,越来越注重生活品质,但高端定制市场看不到什么品牌,国外产品大多是成品,少数可以定制的又存在服务以及时间软肋,一直定位高端,注重审美的博洛尼回来恰好迎合他们的需求。”赛博格奇幻夜结束时,电梯里一位定制家居企业营销总监感慨,博洛尼等待已久的机会终于来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