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金平退出国民党内初选的后续效应

潘锡堂
在党内初选确定名单前夕,台湾前“立法院长“王金平日前无预警地宣布退出国民党2020年初选,并且发了一篇耐人寻味的声明:一开始即提及“三山造势,九合一的热情”,最后又提到“做好准备,随时因应时势,接受党、接受人民、接受社会的召唤”。虽然王金平退出初选乃顺势而为,但此举不仅牵动党内郭台铭、韩国瑜“两强”初选实力的消长,也会影响最后的初选结果,同时更将牵动2020年大选蓝、绿、白的政治版图位移。
王金平既不参加初选,却又参加在冈山成立的“王金平之友会三山分会”造势活动,究竟他退出初选的声明透露的真正意向是什么?该项声明从去年“三山造势”谈起,目的就是要提醒党内同志:韩国瑜之所以能翻转高雄,王金平是有功的。去年若没有王金平出钱出力,透过农会、宫庙系统的拉抬,一无所有的韩国瑜有何能耐可以缔造“韩流”?
韩国瑜之所以能翻转高雄,王金平是有功的。
高雄从绿地变回蓝天,促使王金平起心动念想要更上一层楼。无怪乎,王金平最早曾说,他与韩国瑜“心意相通”——他赌的就是韩国瑜不具参选2020年的正当性,也根本不可能参选,以为去年“三山造势”时自己出钱出力,届时韩国瑜必会投桃报李,成为最坚强的助力。孰料后来当坐轿的韩国瑜被抬轿的“韩流”推着走,开始对大位起心动念时,对王金平而言,犹如一桶冰水当头淋下,顿时寒心不已。
此次党内初选,王金平对国民党中央为郭台铭、韩国瑜“开方便之门”迭有怨言,并说出“选举公报上会有我的名字”,让外界猜测他最后可能会退党自行参选。然而,以王金平之老谋深算,应该不会因这场初选挫折而轻言脱党。反之,他在退出初选的声明中不断强调自己爱党情深,要勤走基层,“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为国民党赢回执政而努力。至盼王金平说的“绝对不会让期待2020政党轮替的人民失望”这句话,是他真正的心声。
王金平今后势必成为各方拉拢争取的目标。
正因如此,王金平选择此时退出党内初选,既可免于初选结果给他带来的难堪,而且也能相对保持“自由之身”,使他后续的动作更为弹性务实。一般研判,王金平退出初选后有四种可能的后续发展:一是他真的知难而退,但这个可能性并不大。二是他的人马与资源将转而为党内其他参选人助力,而势必会影响初选结果。目前民调显示,韩国瑜、郭台铭“双雄”虽暂领先,但朱立伦在后紧追,王金平支持者的选票流动,既可能决定韩、郭何人将“独走”?也可能因为流向朱,而形成党内初选“三强对决”的局面。三是他未来可能会脱党投入2020年大选,虽很难胜选,却势将直接使得民进党获利,惟以王的政治性格研判脱党参选2020年的可能性并不高。四是他可能出任“副手”,王之于白、绿、蓝皆有无限的想象空间,除了与柯文哲有多次的互动,先前尚有人研判不排除有“蔡王配”的可能。若就党内而言,在韩、郭、朱3人中,王尚有与他们搭配之身份优势,即本省籍。按现今态势,王今后势必成为各方拉拢争取的目标。
客观而论,虽然王金平在县市地方的重要支持力量早已分成两股分别投向韩、郭,但王本人退出初选,影响效应更大。就郭阵营而言,只要能吸纳王的支持度,无论有几个百分点,都可增加“抗韩”的力量;对韩阵营而言,王的地方实力更要争取或接收,方能达到遍地开花的扩散效应。由此可见,在“两强”差距拉近下,王退出初选的选择空间更宽广。
总之,王金平不参加党内初选,他所拥有的“关键少数”选票的流动,将成为决定党内初选结果的关键因素,尤其对韩、郭“两强”相争之势力消长,深具相当重要的影响,这也将使得王金平的政治后路更加宽广。
(作者潘锡堂系台湾淡江大学中国大陆研究所教授、
海峡两岸学术文化交流协会副理事长)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版权,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转载请注明来源:东方财经杂志(ID:dfcj-bj)
长按识别二维码更多精彩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