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富豪榜里的中国崛起:雷军黄峥跻身全球前三;刘强东财富腰斩

在全球范围,影响榜单的是科技股暴跌。放眼中国,则是制造业的衰败和地产的逆势增长。这两个领域引发了2018年寒冬,也蕴藏着2019年的新机遇。


财经天下周刊(ID:cjtxzk)

文|牛耕
编辑|明萱




过去的一年对全球亿万富豪无疑是个寒冬。


根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全球前500富豪的资产总和缩水4510亿美元,相比前一年增加了1万亿美元。在2019年关键词里,贸易摩擦首当其冲,这个世界仍让人忧虑重重。


尽管如此,财富聚集程度仍让人瞠目结舌:总额超过47000亿美元(32.41万亿元),相当于4.3个苹果公司市值。在全球各地上市的中国公司总市值,也不过是这一数字的1.5倍。这榜单内的500人,手握世界经济命脉。其中中国富豪占39席,低于美国的171席排在第二位,德国占35席,俄罗斯占25席,单独统计的中国香港地区则占19席。


在这份亿万富豪榜上,杰夫贝索斯以259亿美元财富增长位居第一,他创立的亚马逊在占有美国零售49%份额的同时,云服务AWS份额则达到51.8%。排名第二的是中国人雷军,他的企业小米在2018年完成了有史以来募资额最大的IPO,手机出货量全球第4。第三则是饱受争议的拼多多创始人黄峥,他的社交电商企业拼多多在2018年上市,首日黄峥身价超过刘强东。此外在财富净增前30中,360集团创始人周鸿祎、比特大陆CEO詹克团同样榜上有名。


2018年损失最惨痛的人,则要数马克扎克伯格。他的社交平台Facebook涉嫌将超过5000万名用户数据泄露给一家数据分析公司,被多国政府竞相质询成了他一年的主基调。2018年5月,GDPR(通用数据保护条例)正式实施,划开了互联网世界逆全球化的新时代。而扎克伯格被质询的表情,成为年度最大梗。


在这份榜单中,中国“二马”同样位居末尾: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的财富下跌97.7亿美元,腾讯创始人马化腾的财富下跌87.1亿美元。马云在9月宣布,将于一年后辞任集团董事局主席。马化腾则是因为腾讯的主营业务游戏在3月遭遇了版号审批“关闸”,无法上线新游戏,直到12月才重新开启。


在全球范围,影响榜单的是科技股暴跌。放眼中国,则是制造业的衰败和地产的逆势增长。这两个领域引发了2018年寒冬,也蕴藏着2019年的新机遇。




雷军夺榜眼,背后是制造业路线之争


榜单上最出风头的莫过雷军。榜单上,他以85.8亿美元的财富增长,排在世界首富贝索斯之后,位列第二。在2018年7月,这家创办八年的手机公司在香港上市,完成历史上募资额最大的IPO。上市首日小米估值达到3800亿港元(近3200亿元)。这直接将雷军拉进了世界前100富豪,财富总值119亿美元。


小米以生产价廉物美的智能手机著称,与饱受非议的苹果形成鲜明反照。根据IDC统计,2018年Q3,小米的手机出货量居全球第4,位于苹果和OPPO之间。而智能穿戴设备上,小米则在2018年Q3保持第一,达到690万件。这些设备被视为通往未来的入口。


雷军被关注的另一个原因,在于“10亿元赌约”即将到期。2013年12月,在央视“中国经济年度人物”颁奖礼上,雷军和董明珠约下“5年内谁营收高”的10亿元赌注。如今5年过去,小米的2018年前三季度营收为1304.94亿元,是格力同期营收的87.76%,似乎已经失败。但双方都在极力模糊这一事件的结果。




雷军与董明珠之争,原本是互联网与制造业之争,但随小米模式的转变,已变成两种制造业路线的区别。董明珠强调,“格力模式更重”,并非小米那样的贴牌公司。但小米凭借生态链模式,发展了超过100家合作,生产的物品从空调到智能手环无所不包。而在物联网时代,这些智能设备被视作抢占客厅新阵地的先锋。小米的联合创始人刘德说过:“物联网比智能手机或移动互联网更重要,这个生态圈是我们与未来的赌注,在十年内,人们将看到小米会改变整个中国市场。”


而董明珠为代表的传统制造业,则在2018年遭遇寒冬:中美贸易摩擦导致关税高筑,大量公司将制造工厂迁往东南亚。在2018年9月,东南亚五国(印度尼西亚、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的制造业生产指数首次逼近中国。此外在新年伊始,中国制造业PMI降至49.7,跌破荣苦线。




有制造业人士表示:董明珠象征着往日利润丰厚的制造业。小米的新模式压低了供应商的利润,虽然量大但并不受他们喜欢。除了董明珠和雷军,整个中国科技企业也在和更重的制造业联手。


云栖大会上,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重提“新制造”,他表示:“国家不会因为你是制造业就保护你,而是要因为你是先进的制造业,有先进的思想。”而阿里经过一番摸索,已脱离个案阶段,发展出赋能制造业的平台化模式。华为在10月的全连接大会上,也给出了用AI和云赋能传统企业的解决方案。以往以游戏支撑营收的腾讯,则在版号审批关闸后,提出要转型“产业互联网”,并将服务企业的云业务提升到事业群级别。


可以说,人们对雷军与董明珠争议的关注,也是对“中国制造业路线”的押注。也正因此,雷军资产增值世界第二的成绩格外耀眼。在一年寒冬过后,科技公司都在将模式做重,而雷军无疑给出了一个榜样。




地产成造富之地,2018年调控密集


富豪榜上另一个亮眼的词汇。世界上最富有的500人里,主营地产的有44人,仅次于科技领域的63人。而这44人仅有9人财富有净增长,龙湖地产的吴亚军、香港世茂集团许荣茂、龙光地产的纪海鹏领跑增长。净财富值中,恒大集团的许家印以322亿美元资产领跑地产大佬,高居全世界第23。


可以说,中国地产是亿万富豪的发家之地:44人里中国人独占15席,其中大陆6席,香港9席。这6位中国大陆富豪按净资产排名,分别是:许家印322亿美元,杨惠妍182亿美元,王健林176亿美元,吴亚军8亿美元,纪海鹏5亿美元,蔡奎(吴亚军前夫)4.82亿美元。


但这些地产大佬,在2018年可谓过得心惊胆战:年底发布的《改革开放杰出贡献100人》、《改革开放40周年百名杰出民营企业家》两份榜单,被视为哪些行业、企业受政治认可的“晴雨表”。而两份榜单上,仅恒大集团的许家印、卓尔控股的阎志勉强亮相。中国楼市也被称为政策市,这样的官方表态并不能让他们乐观。




在2018年,房价继续上涨达到了居民难以忍受的程度。有“任大炮”之称的原华远集团董事长任志强称,2018年Q1,全国平均房价涨幅达到历史上最高,投资增速却是2008年以来最低。


在2018年,全国各地的房地产调控也达到438次,创下历史记录。其主基调是中央限涨,强调“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并向地方政府层层落实。2018年3月,北京首先将首套房首付比例从30%上调到40%,二套房上调到60%,并将房贷利率最低上浮10%,拉开了全国调控的序幕。


但在被政策封死的一二线城市之外,三四线城市又成为涨价主力军。西安、成都、武汉、长沙纷纷推出引进人才优惠政策,吸引高质量人才落户。但以天津为例,落户天津集体户口后如两年不买房,又不符合合租房落户条件,很可能被清理户口。一时间“吸引人才实为卖房”的论调甚嚣尘上。


鼓动三四线城市房价上涨的,还有棚改货币化政策。据业内测算,2018年全国范围内,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达到60%。简单地说,这是一种“拆你房子,然后发钱给你买新房”的手段,取代实物安置后极大里创造出新需求,支撑起地方房价。2018年6月,棚改货币化终于被叫停,国开行作为发出贷款的主要银行叫停了审批权,改为以实物安置为主。


然而人们通常认为,上涨的房价与宽松的货币政策相伴相生,故有“房地产绑架了经济”的说法。11月,合肥一个高端楼盘降价6000元,随即被合肥市房产局调研,被解读为“房价不许涨也不许跌”。业内人士认为,官方希望房价维持在横盘状态,直到被货币稀释。


年底,政策再次出现松动的迹象。12月,山东菏泽住建局取消了实行一年的住房“限售令”,其发文称,本市不少获得棚改货币化补偿的市民,因不能过户而买不到存量房。


在2019年到来之际,全国住建部终于为新年政策定调: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房住不炒”将继续坚持,并有密集政策发布,如取消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的“国有”限制,加大一二线城市的公租房供应等。“房价何时会降”这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仍被许多人认为在2019年会迎来转机。


在彭博亿万富豪榜上,香港就是前车之鉴:19位富豪上榜,房地产独占9席,科技领域却无一人。有人称,“香港千禧年后再无新事”,高房价遏制了创新动力,资本被坐地收租的房企、能源和金融公司牢牢把控。无人机巨头大疆的诞生,也被视为深圳创业环境优于香港的例证。而今年,华为将大约8000人搬离深圳,搬到东莞的松山湖,任正非坦言“深圳房地产太多了”。而大疆第一任董事长李泽湘的机器人产业园,也选择落户于此。如何平衡房地产与实业,也成为中国亟待解决的难题。


—End—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部分图片素材源自视觉中国
回复:



加入财天组织


点击图片即可阅读


77位商业精英坦诚回顾一年得失 | 网络版自助获取
互联网第一股被摘牌,股价仅剩一毛五,创始人反目欲掏空资产
他是中国保健品教父,产品刚出厂就被抢光,30年前一天能赚500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