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人口加速流入的城市与区域值得关注(少数派报告)

2018年10月10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督察〈推动1亿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方案〉落实情况的通知》,2019年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通知,户籍制度改革力度再加大,城区常住人口100-300万的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500万的城市则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
研究人口变化之所以重要是因为需求归根结底是人的需求。人口与需求一般的关系是:一、社会发展的不同阶段需求的侧重点也有所不同,30岁的人群对应的最大需求是住房需求,40岁人群对应最大需求是子女的教育需求,进入老龄化社会后护理与医疗需求又会成为最大需求;二、人口迁移、或者说城市化对需求变化造成深刻影响,进而确立地域的经济发展优势。我们在行业研究中会关注行业天花板、在选股研究中通常要考量个案的营收体量,而这些需求变量背后与人口变化因素息息相关。相对来说,与城市化进程相关的产品与服务与人口与需求变化的关系更为紧密,并通过产业链上下游的传导作用影响到各行各业,因此,任何企业在经营中自上而下的销售布局也必须重视人口变化的影响。GDP水平是一个对销售布局具有参考意义的指标,简单将GDP分解为人口数量与人均GDP两个要素,人口数量显然与销售总量有关联;而人均GDP水平决定了人均收入水平,人均收入水平高低又决定当地产品或服务的价格水平,因此当地GDP水平可以揭示一个企业提供的产品或服务的潜在市场大小。总体上,当前人口红利正在消失中,存量的竞争格局优化主要依靠城市化。人口政策导向的本意是将人口引入二三线城市中,但城市化本身既需要资源禀赋,又是一个长期竞争结果。从上图数据可知,排名前十的城市无一例外都是一二线城市,北方的城市仅有西安、郑州两地。行政等级决定资源配置能力,资源聚集度,又会影响人口流动。截止2018年底,从省份人口流入状况来看,广东、浙江、安徽的人口增长趋势在全国范围内都有着很明显的优势,城市之间存在着“强者恒强,弱者恒弱”的马太效应,也有着巨大的虹吸效应。人口争夺的背后其实是各个城市综合实力的体现,人口迁移的主要考量,除了就业机会、薪酬水平以外,公共服务水平也是一个反映内功的因素,第三产业占比是一个可跟踪指标,一线城市中的第三产业占比均接近或超过60%,第三产业中最具有吸引力的当地的教育资源与医疗资源水平。
另一方面,中国从2000年进入老龄化社会(65岁以上人口占比7%),预计到2024年将进入深度老龄化社会(65岁以上人口占比14%)。细分来看,各地的老龄化程度还是有所差别的,中国老龄化程度最低的地区几乎都在地广人稀的西部地区,经济发达地区中排名靠前的为广东、福建两省,老龄化程度低意味着劳动力要素供给充沛、社会负担相对较低,从这项重要数据上看,广东已经大幅抛离在同一水平线上的主要竞争对手。综合来看,珠三角地区有望成为经济发展的未来之星,也应是企业销售布局的重点地区,从选股角度看,在该区域已经布局的上市企业管理层更具有前瞻性思维,标的公司更应引起我们关注。
少数派文章回顾:

落户新政夯实地产需求

“超级文件”为实体企业打开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社科院报告预警养老金“不够花”,提高配置权益比例或是一种选择

266年全球航海大周期启示录(中)

货币不会持续放松

奔驰完败在糟糕的危机管理

新玩法:股份换购ETF
2019年4月19日

提供私募基金行业精选咨询,聚焦高净值人群理财需求。
回避投资陷阱,帮助您成为一个高明的投资人。
长按二维码添加关注,欢迎您与我们联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